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月30日星期五

魏京生:中国怎样才能走出经济困境

李嘉诚
最近关于中国经济正在快速走下坡路的评论越来越多。中国官方的报道比较保守,这是报喜不报忧的传统。即便如此,他也承认经济在下滑,去年的增长率被承认比预期的还要低。这就是说,尽管采取了各种统计方法上的花招;尽管听上去还是增长什么的。其实已经进入了经济危机,或者说接近了崩溃。 

学者们必须列举一大堆数字,否则别人说你不专业。但这种习惯的前提是错误的:数字本身就一定是准确的吗?难道数字不能是有意制造出来的吗?特别是对那些利用中共发布的数据的学者来说,用数据说话基本上就是撒谎,或者说在帮助共产党欺骗。不能把他们当真。 

所以我更重视直观的感觉,这种感觉往往更准确。最近回国的人带回来的感觉,就是物价突然贵得让人不敢买东西了。对比工资总额并没有突然发生高额的增长,结论就是人们的消费总量下降了。 

外贸增长率很低,预计不可能有大幅度的改变。内需也在大幅度下降,之后生产也会大幅度下降。经济进入恶性循环,失业率上升;需求进一步下降,这就是经济危机。 

面对这样的局面,习近平是如何应对的呢。首先,要加强对最有经济活力的香港的管制,特别是政治管制。压缩香港经济圈的活力,迫使香港的企业外逃。最机灵的李嘉诚已经脱身了,先离开大陆,再离开香港。一叶知秋,形势一目了然。 

其次是王顾左右而言他。习近平大谈马列主义辩证法,讲规矩讲纪律。既要人们循规蹈矩;又要人们适应诡辩。学习毛泽东时代的大忽悠,让人们忘记当前的困难,阶级斗争加不怕苦不怕死。一党专政就度过了难关。 

问题是中国人还没有傻到准备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从反腐败开始,一路走向二次文革的中国梦,也就是他们几个人意淫而已。不会真的感动人民,解决不了问题。就是毛泽东复活,也不会傻到用同样的方法两次骗人。 

怎样走出经济困境呢?首先是要端正态度,老老实实的解决问题。解决什么问题呢?这就要对比一下和别人之间的差距,找出可能改变的变数。最近有一组很有趣的排名可供参考。经济自由度的排名,香港世界第一;中国第一百三十九名。评比不包括政治。 

在其他条件相同或相似的情况下,香港经济明显好于大陆,香港经济圈也明显好于大陆其他地方。结论出来了,恰恰是评比不包括的政治,决定了香港的优势。或者说是广义的政治,包括司法、人权和各项自由,决定了香港的优势。这才是变数而不是常数。 

邓小平的改革是什么?就是在变数上做文章,恢复了一小部分市场经济,再加上江泽民骗到手的国际自由贸易。这才产生了所谓后三十年的经济繁荣。但是现在明显是走到了头,没有余地而且暴露了半吊子改革的恶果。 

现在怎样走出困境呢?弱智的智囊们可能有各种各样花里胡哨的措施,包括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等等。都是不老实的小聪明,也只能是不成功的试验。结果不仅仅是害了劳苦大众,也会害了共产党自己。

老老实实走出困境的唯一方法,就是把半吊子改革走到底,这就是一场革命。把只改经济不改政治这个半吊子,变成经济政治一起改革。也就是整个社会体制的改革,或者说就是革命。 

每一个成功的社会,都有一整套环环相扣的制度。缺少每一环都无法正常运作。就像人是一个整体一样,哪一个器官坏了都不健康。幻想更换一个器官就能恢复健康,自古至今都只是个理想,不是现实。 

人不能整个更换,社会制度可以,换了就能恢复健康。这不是幻想而是人类历史所证明了的真理。邓小平不读书不看报,所以他不相信真理,以为只改一半就可以像换个肾一样变成好人了。结果是新旧排斥,新病产生,乱病缠身,奄奄一息了。 

现在又来了个庸医,说是新旧可以融合,只差意识形态。像毛泽东当年那样成功的作法驱魔,思想整顿一番。把人们的头脑修整得一致了,不再受什么什么敌对势力的干扰了。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最近有香港的亲共媒体献策:既然争普选的运动是美帝插手造成的,何不把美帝的那只手铲除。把那个叫做黎智英的黑手斩断,香港问题不就解决了吗。据说这还是改革派李源潮的新思维,具体说法叫做好戏还在后头。听起来确实有点儿吓人。 

从习近平最近的动作来看,李源潮可能还真代表了习近平和中共。抓捕异议人士,压制媒体自由,违法运用双规,收缩市场经济。一直到在香港斩断美帝的黑手。这不像是零星的偶然失误,而是一整套连贯的思维。这个新思维就是把半吊子改革逐步取消,而不是向整体改革前进。 

有些天真的毛左幻想这是在走回头路,可以回到毛泽东时代的平均主义。这可是大错特错了。历史不可能走回头路,看上去像是回头路,实际上是走向新的深渊。如果真的还能成功维持一党专政,那将是比毛泽东还要毛泽东的暴政。是资本主义的罪恶和共产主义暴政的完美结合,大家会喜欢这样的杂种吗?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