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月7日星期三

未普:令计划不能公布的罪行

(原题:令计划不能公布的罪才是弥天大罪)

前排左为令计划(2013年3月北京中国政协会议)
很长时间以来,令计划就已成为笼中的病老虎,只等锦衣卫拿下问罪。现在官方公布令家罪行,只是逐一证实网络上"遥遥领先的预言"——也就是官方曾经要封杀的所谓谣言全部所言不假而已。

和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一样,令计划案情脉络越丰富,细节越生动,戏剧性越跌宕,其政治内涵就越深刻。当初拿下薄熙来时,那可不是一只病老虎,当时薄熙来正炙手可热,重庆模式和红歌响遍大江南北,而且薄熙来十八大入常委已经板上钉钉。所以当薄王案发时,全党愕然,中央不得不把薄家的刑事重罪曝光,并要求全党全军紧密团结在党中央周围。等到薄熙来阵营瓦解后,党中央就发愁了,薄罪证太多,更糟糕的是论贪腐糜烂虽骇人听闻,却与其他高官只有程度差别,要公布出来大家都受不了。怎样去发落薄熙来?从辽宁到重庆,他和手上人命不止一条,要罗列出来他杀了和逼死了多少人,断然不行。杀掉一个英国人,用官方文告语汇来说已经"极大损害了党和国家的声誉",更不要说血债累累了。所以最后就以受贿、贪污和滥用职权这三宗罪来定案。

后面的周永康虽然贵为十七大政治局常委,却没有红色血统,中央对他就没有那么客气了,他被列出的罪名共有七宗。而出身农民家庭的徐才厚已经癌症晚期,更是一只死老虎。令计划的血统也不算高贵,等到他被移交司法办理时,罪名决不会轻。然而无论如何,他们真正的罪名都会永远隐藏在党的机密档案里,这些罪状不是个人贪腐或者家族贪污,不是所谓的"通奸",不是滥用职权,不是泄露党和国家机密,而是"颠覆"。说起来这个罪名从来都只用在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身上,但真正颠覆国家政权和危害国家安全的,都是这个政权核心里面的人。

试问陈希同、陈良宇是因为贪腐坐牢的吗?他们真正的罪名都没有说出来,就是"对抗中央"。这二陈对抗中央,只是阳奉阴违而已。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的"新四人帮",却是真正的颠覆。记得在王立军闯馆之后,《纽约时报》的评论敏锐点出,薄熙来的要害是"挑战既定的权力交接秩序"。而令计划儿子2013年3月出事,《纽约时报》就形容为"一场改变了中国政治格局的法拉利车祸"。

"新四人帮"当中,薄熙来和周永康的勾结早就有端倪,薄熙来在庭审时就已经有所披露,后来被官方从庭审直击报道的微博上删除。现在周永康自己都落网了,也不需要再遮掩了。徐才厚对钱财的贪婪远远大于对政治的图谋,但他和周永康关系非同寻常。至于令计划,就现在所知,他是在儿子车祸后才和周永康达成政治交易的。当时中纪委已经对周永康展开秘密调查,掌控执法系统的周永康不可能不知道,他掩盖这场车祸提出的条件是,要求令计划出手阻止调查,作为回报,他支持令计划进入政治局常委。

两人达成协议,令计划就利用中办权力,把原定在2013年6月底的党内摸底"海选"提前到5月,把各省市、中央部委以及军队的高官召集到北京,投票决定未来十八大常委的候选人。结果令计划得票居第三位。他通过胡锦涛把未来政治局常委名额初定为11人,就是为了保证自己入选。结果这次诡异的海选被各方势力联手否定了,理由是海选突然提前,并没有咨询过党内老同志的意见。常委11人方案也被否决,胡锦涛从此失去了对十八大人事的发言权。


这场充满戏剧性的政治运作,才是不折不扣的"颠覆国家政权"!这样的罪名能公诸于世吗?其情节能让普通民众知道吗?当然不能。于是当局参照薄熙来模式,把政治罪道德化、刑事化,比如贪污受贿,滥用职权、和"多位女性发生和保持不正当关系"的"通奸罪"之类。他们手上沾满鲜血的反人类罪,以及谋反的弥天大罪,统统都隐形了。这就是打上专制烙印的中国政治。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