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月9日星期五

林启:高官無不虎,下吏莫非蠅

图:張秀萍、楊曉波

河北:高官無不虎,下吏莫非蠅

  據媒體報道河北省委常委、組織部部長梁濱正在接受中紀委調查,而他的倒台據信主要與二○○八年以前在山西任職期間的問題有關。山西官場前段時間出現大動盪,多位副省級官員落馬──連帶影響了已到外地任職的官員,包括中宣部前副部長申維辰以及梁濱。中國其它省、直轄市、自治區官場並不比山西「乾淨」,然而清除腐敗「動靜」遠不如山西大。就梁濱任組織部長的河北而言,官場可說是「高官無不虎,下吏莫非蠅」。

  秦皇島市北戴河區供水總公司總經理馬超群(科級官員)家中能搜出現金約一點二億元、黃金三十七公斤,這樣的官員(或為科級,或為處級,或為廳級),在河北比比皆是。也正是在這樣的「腐敗省」,才會出現像劉宏那樣的副廳級檢察官──曾被評為「感動河北年度人物」、「全國優秀偵查員」並曾辦過河北省國稅局原局長李真、石家莊市原市長張二辰等大案,死後卻被揭出有四個老婆、過億家產──真可說是腐敗分子查辦腐敗分子。

  儘管中央巡視組已經巡視過一輪,河北省老虎、蒼蠅被「打中」者仍屈指可數。可見,這種巡視制度難以對各省(包括河北)眾多貪官們真正形成震懾作用。除個別「運氣」不佳或過於「囂張」者外──比如馬超群,其它大小官員、老虎蒼蠅是「錢照撈,妞照嫖」、「官照升,血照舔」。

  實際上,如果中共真想反腐,完全可以考慮向各省派出特別工作組,先對省級、廳局級官員分批審查(類似於「雙規」,但可不稱為「雙規」);而後在各省組織多個特別工作組,對縣處級以及科級官員分批審查,必能大有收穫。經過審查,沒有問題的官員可以重新回到原工作崗位,有問題的官員或免職,或交由司法機關處理。民眾一般認為當前官員很少有清白的,估計這種分批審查做法很難被採納。

  習近平、王岐山此次反腐連「運動」,儘管「風聲」似有些「緊」,實際效果較為有限。至於所謂「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將與以往的「三講」、「先進性教育活動」等一樣,淪為「走過場」而已。用不了幾年,官場又會恢復常態──也許是「火山爆發」前的常態。

  山西:邊腐邊升與邊姦邊升

  近期山西官場又有兩位女地方官員倒下,她們是晉中市委原副書記張秀萍、高平市原市長楊曉波,這兩人還被中紀委通報「與他人通姦」,但卻未具體說與何人通姦。張秀萍仕途與山西原紀委書記金道銘有「交集」,兩人在省紀委常委共事數年。她的「落馬」應屬於「金老虎」案件的「餘震」。其實,中共官場到處「男盜女娼」,紀委也不會例外──習近平曾強調「打鐵還需自身硬」,然而紀委的實際情況卻是「反腐還需自身腐」。

  楊曉波一直在山西省晉城市(高平市為其下屬縣級市)工作,或可稱為「土豪官員」。她曾在當地組織部、團市委工作,這兩個部門在當前官場屬於多出官員(確切說來是多出貪官)的衙門。楊曉波據稱與多名上下級長期保持情人關係,可謂「官場蕩婦」。與上級長期保持情人關係可以理解,這是出於升職的需要,但與下級也長期保持情人關係就有些意思──不過此前也有典型被曝光,那就是深圳市羅湖公安分局原局長安惠君,她在貪腐之餘,還接受下屬男警員「性賄賂」。

  張、楊兩位女官員不僅「邊腐邊升」,還「邊姦邊升」。兩人搞的不僅有權錢交易,還有權色交易。她們在中共的女幹部中肯定不屬於特例,而應屬於通例──與「日後提拔」、「床上培養」有關。她們也屬於兩面人:一面是黨婦幹,一面是蕩婦。

  中共女官員們升職,主要與特定男官員的「升職器」有關:官格格們(比如李鵬女兒李小琳)升職,與父親的「升職器」有關──「龍生龍,鳳生鳳」;官太太們(比如雲南原省委書記白恩培妻子、當過賓館服務員後升為正廳級幹部的張慧清)升職,與丈夫的「升職器」有關──「老虎配老虎」,「蒼蠅配蒼蠅」;官情婦們(比如揚州前市委書記季建業的情婦、曾任該市發改委副主任的周冰)升職,與情夫的「升職器」有關。其中應該也有「兩棲」甚至「三棲」的女官員,比如既擁有丈夫的「升職器」又擁有情夫的「升職器」者(這算「兩棲」)。

  共產黨以前被稱為「共妻黨」,現在還可被稱為「通姦黨」、「升職器黨」。

  中國:貪腐印象指數榜上排名

  非政府組織「透明國際」公佈了二○一四年全球貪腐印象指數報告。在一百七十五個國家中,中國居然排一百位,令頗多本國民眾感到「不解」。在該指數中,俄國僅排一百三十六位,但實際上俄國明顯比中國清廉。比如該國領導人普京與梅德韋傑夫都能公佈家庭財產;而中國在多日打老虎、蒼蠅後,最高層領導仍不願公佈家庭財產。實際上,今日中國已到「無官不貪,無貪不官」的程度,腐敗無時不在、無處不在。從紀委、監察局到法院、檢察院、公安局,從共青團、學聯到婦聯、工會,從高校、研究所到報社、出版社,從醫院、作協到歌舞團、運動隊,到處都充斥形形色色、五花八門的腐敗──而外國人最多只能知道一點皮毛。

  在本年度該榜單上,北朝鮮與索馬里並列倒數第一。然而,中國民眾一般都認為,毛澤東時代的中國比現今的中國腐敗現象少些,而當今的北朝鮮則與毛澤東時代的中國比較相似。因此,北朝鮮的排名無論如何也不應比中國靠後。看到北朝鮮評分僅為八分,我要用相當大的「善意」,才能給今日的中國打五分。

  對比「透明國際」前兩年的相關報告,中國二○一二年的評分是三十九分,二○一三年是四十分,二○一四年是三十六分。就排名而言,二○一二年、二○一三年中國均在第八十位,今年降為第一百位。關於中國排名下降一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相當不滿,稱評分和排名與「中國反腐敗取得舉世矚目成就的現實情況完全相背、嚴重不符」。其實,習近平上台這兩年,貪官污吏確實稍有收斂,因此,這兩年的分數應該大體持平,但比二○一二年稍高。我認為對中國而言,比較合理的評分應該是:二○一二年三分,二○一三年五分,二○一四年五分。至於名次,歷年肯定都應墊底。


——《争鸣》杂志2015年1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