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月28日星期三

南桥:主權、政權,是不是鎮壓之權

解放军装甲车现香港街头


在共產黨眼裡,香港是一個威脅,因為香港在證明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宣傳說破了天也是錯的,這叫事實勝於雄辯。所以,中共不可能讓香港的存在來影響大陸人的思想。
"一國兩制"是中共的权宜之计
一國兩制,是當今中國政府宣稱在香港實行的漂亮主張,也是向台灣朝野官民喊話的誘餌。鄧小平辦事風格有一點和毛澤東一樣,喜歡簡單易記的口號式語言,這適合鼓動和組織以農民為主的中國人,中國人不喜歡動腦子記住複雜的東西。早年毛澤東有名言:痞子運動好得很,槍桿子裡面出政權。晚年風雨飄搖之時定下國策:深挖洞、廣積糧、不稱霸。"一國兩制"也是這樣。
"一國兩制"其實不是鄧小平的發明。在中國歷史上,如今的西南西北邊疆非漢民族地區原是一些藩屬國、地方王和天高皇帝遠的部落,中國的中央王朝歷來是區別對待他們的,完全不同於對中土行省的管治。 只有這樣,邊疆才可能太平。中共執政以後,和西藏政府簽訂十七條協議,也是一國兩制的模式,所不同的是,在共產黨人的心裡,"兩制"本來就只是臨時的權宜之計。
等到香港回歸也搞"一國兩制"的時候,鄧小平承諾"五十年不變",他心裡怎麼想的其實已經無所謂了,要緊的是他後面的中共領導人是怎麼想的。在共產黨眼裡,香港是一個威脅,因為香港在證明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宣傳說破了天也是錯的,這叫事實勝於雄辯。所以,中共不可能讓香港的存在來影響大陸人的思想。中共由最高領導人親自掌握對港台的政策,如果真的是一國兩制多少年不變,就不必如此大動干戈。所以,回歸後,"變"的動作從來沒有停止過,只不過"不變"的承諾在先,動作不可太猛。而香港人對十七年來的"溫水煮青蛙"卻並不感恩戴德,於是有了圍繞普選的爭議和衝突。

"不剩餘"的權力是指什麼

中國政府需要對干預香港的制度和政府運作有一個正當性的理由,這個理由的核心是對"一國兩制"的解釋。我相信現在的中央領導一定在心裡暗暗驚呼"小平英明",當年小平指示和英國政府談判不要詳盡的協定,只要"宜粗不宜細"的"一國兩制"承諾,既漂亮,又主動,現在愛怎麼解釋就怎麼解釋。中共現在對"兩制"的解釋以國務院新聞辦的白皮書為標準,裡面有一個說法,中央給香港多少權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餘權力'"。
這是一個非常怪異的說法。什麼叫"剩餘權力"?我孤陋寡聞,不知道這一政治學術語的出典在何處,內涵是什麼,是誰發明了這種說法,更不知道既然有"剩餘"的權力,那麼"不剩餘"的權力又是指什麼?
這就要說到中共意識形態宣傳的的又一個語言學特點了。中共領導人乾脆利落的口號式主張,離不開意識形態部門和新聞部門的詮釋,這是中共歷來需要養一批筆桿子的原因,對香港政策的白皮書不是由港澳辦出面而由新聞辦出面,是同樣的道理,港澳辦負責決策口號,新聞辦負責解釋。新聞辦想出來的這個"剩餘權力"的詞兒,到底是什麼意思?中共意識形態宣傳的第二個特點就是在解釋政策的時候,繞著彎兒使用重複、暗示、比喻、錯位、抽象、投射等手法,把人忽悠暈了,不知不覺地承認世界上最荒唐不經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也可能是理所當然的。
香港作為特別行政區,有自己特殊的權力嗎?這是一個明擺著的事實,這些權力才說明了香港的"特別"。這個"特別",是和大陸相比而言的,主要是制度的"特別",所以叫"兩制"。香港市民有言論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香港的報紙有新聞自由,有出版自由。香港人有"人身保護",不受隨意的逮捕和拘押。香港的律師和法官代表了法律的尊嚴和權威,維權律師不會被成批地以尋釁滋事的罪名關進監獄。香港市民的身份證件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旅行證件。香港人的這些權力,是從回歸前的制度延續下來的,這確實不是什麼"剩餘權力",但更不是中國的中央政府授予的。國務院新聞辦的白皮書如果硬要說這些也是中央政府授予香港的,不是英國政府退出香港而"剩餘"下來的,說得好聽點也是"貪天之功為己有",而且反過來說,既然你授予香港這些權力,那麼大陸人民也要求享有同樣權力乃天經地義的正當要求。那麼香港佔中卻在大陸抓人,誰支持佔中就抓誰,又是什麼道理?

"人民主權""黨國政權"對峙

香港回歸,被稱為"主權回歸"。如果真的是"主權回歸",按照主權在民,人民主權的現代思想,香港市民保留著在英國政府管治下就享有的政治權利,在政治自由上完全不同於大陸人民,所以"一國兩制"的本質,其實是"主權"出現雙重性的"兩制",香港保留了一部分"主權",其中最主要的是人身自由、司法公正和市場經濟。這部分主權屬於香港人民,不受任何人任何政權的滲透、蠶食、破壞和侵吞,理應得到中國政府的尊重。只有這樣,"一國兩制"才能長久。
可是中共領導人是不理解也不會接受這種思路的。當代政治學的基本術語和原理,對於共產黨人來說是太複雜了。"主權"是什麼,他們從來沒有弄明白過,也不想弄明白。這東西太抽象,而共產黨人是唯物主義者。在共產黨人的詞彙裡,只有"政權"這個詞。在共產黨奪取政權之前,毛澤東告訴他的黨人,"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在共產黨奪取政權之後,毛澤東的親密戰友林彪同志在黨的內部會議上語重心長地告誡:"政權,就是鎮壓之權"。
2014年發生在香港的政治事件,就是"人民主權"和"黨國政權"的對峙。香港政府官員面對中央"鎮壓之權"戰戰兢兢的順從姿態,說明香港市民享有的"剩餘權力"岌岌可危。龐大維穩機器雖然這次沒有在香港發威,但是在大陸卻如霹靂般地逮捕任何敢於表態支持香港市民的人,說明"鎮壓之權"雖然忍下了這口氣,事情卻還沒有完,總書記正帶領全黨,默默地念著毛主席的又一教導:"革命的根本問題,是政權問題"。

——原載《動向》雜志2015年1月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