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月28日星期三

戴晴:与胡耀邦不同,赵紫阳更注重中国现代化转型

1988 年 9 月 19 日趙紫陽会见美国经济学家弗里德曼

2015年1月17日是前中国领导人赵紫阳逝世十周年。赵紫阳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曾先后担任国务院总理和中共中央总书记。1989年,他因为同情学生要求反腐败、推动政治改革的民主运动,特别是反对以镇压手段回应学生和平的民主诉求,而在六•四镇压之后被排挤出政坛,软禁在北京富强胡同的家中,直到他去世。这25年间,曾经是一国之总理以及执政党总书记的赵紫阳完全消失于官方的言说,当今的年轻人很多人对这位曾在中国走出文革动乱、迈向改革开放的年代扮演了重要角色的领导人已经十分陌生。17日,在官方言说的沉寂中,在警方严密监视下,一些赵紫阳的生前好友、同事甚至一些普通民众前往富强胡同献花,悼念。独立作家、前《光明日报》记者戴晴对这位前中共领导人所遭到的待遇深感不平。

戴晴:应该说(这些前往悼念的人)不是普通的民众,而是对中国的未来、中国的现状、中国的命运非常非常关切的各个领域的人,这里有他以前的同事,有一些共产党的官员,有他的学生,也有一些更年轻的、关注中国未来的人。但是,按照微信传出的信息,大概有600多人去(赵家悼念)。这600多人与北京市市民人口、与中国人口总数相比,实在是微乎其微。所以,我非常难过,因为,赵紫阳担任副总理、总理和总书记的那些年是中国最有可能走向一个正常的、健康的未来的十年。但1989年,他的命运突然发生了转变,而到目前为止,中国在80年代和89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件,当局仍然不许讨论。于是,才有600人去富强胡同去悼念。我心里觉得很难过,非常悲哀。
法广:赵紫阳去世已经十周年,他的骨灰仍然无法入土安葬。您怎么看?
戴晴:我觉得这是官方不敢触动的一个题目。按理说,入土为安,亲属的意见非常清楚,按照他此前的职务,他的骨灰在公祭地八宝山应该安排在某个位置,如果不愿意按照他的生前职务来安排,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他有权选择自己安息的场所和方式。可是,连这样的问题,当局都不敢触动,可见25年之前那场大的变动给他们造成了多么大的震撼!比如说,共产党一党执政是否要继续下去?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共产党的法统是否要继承下去?我们怎么办?怎么走?25年前邓小平采取的那一手,对在哪里?不对在哪里?所有这些,谁都不敢去触动。我觉得,如果这些都不敢触动,如何能保证这个国家最后会走向一条安宁的、安定的、法治的、并且和整个世界人类融合的道路呢?所以,赵紫阳这个案例实在让人弄不懂,也让人非常难过。
法广:也就是赵紫阳骨灰至今无法安葬,与中央政府在如何在政治上、历史上给他定位这个问题上无法决策有关?
戴晴:我觉得还不仅仅是定位问题。因为,就其个人定位问题,他们已经在1989年11月的会议上做出了结论。不是定位问题,而是要面对1989年中国命运的巨大转折这件事,他们拿不定主意,或者说没有人能拿主意,或者说有人想拿主意,但是得不到认同。
胡耀邦与赵紫阳都是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政坛改革派的代表人物。25年前的八九学运由学生当—年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逝世而起,赵紫阳则因为同情学生运动而被罢免职务。但近年来,胡耀邦的名字偶然出现在中国官方媒体,而赵紫阳的名字则似乎已经从官方舆论中消失。戴晴就此认为,并不能简单地将胡耀邦与赵紫阳相提并论:
戴晴:首先,从本质上讲,他们俩就不太一样。虽然他们的年龄相差不多,但是,从风格上讲,胡耀邦是真心希望改正共产党的错误,将共产党变成优秀的执政党,还要把党的光荣传统、党原来的那些优秀的东西继承下来,然后,让共产党做为执政党继续发扬光大,是一个真正爱党和保党的总书记。赵紫阳不是。赵紫阳更现代一些,比如,他要开展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哪怕是在邓小平、陈云这些人的制约之下,他能做的是尽量让中国向现代化转换,虽然他是共产党的总书记,但是(他认为),共产党要在中国转折的历史时刻担当的是:我是执政党,我要让中国平稳地实现现代化的转化。赵紫阳是这样的心态。赵紫阳的这个理念,今天的领导人是否能接受呢?还有毛泽东、邓小平等人如何评价等次要问题……所以,大家总是把胡耀邦和赵紫阳放在一起,我认为他们两人是不一样的。赵紫阳更看重的不是如何发扬共产党的光荣传统,而是更加成功地实现中国的现代化转化。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