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月12日星期一

林忌:巴黎恐袭对华人的启示


01082014Paris-Demo-Charlie620.jpg
1月8日,巴黎发生恐怖袭击后,法国人聚集在广场纪念被枪杀的编辑和记者。图片上,法国南部城市塔布的一位市民高举著一只大铅笔。(LAURENT DARD / AFP)



法国《查理周报》(Charlie Hebdo) 受到极端伊斯兰份子恐怖袭击,十二位新闻工作者被屠杀死亡,事后在法国警方追捕疑犯时,更发生多次枪战,九日更劫持超市顾客,后选择杀害四名法籍犹太裔的人质,事件显示出极端教派不但针对言论自由,更涉及反犹。

事件在全球引起激烈讨论,包括西方以及伊斯兰世界,在华文传媒之中则只著重于「恐袭」,以报导「灾难」的手法之外,就欠缺更深层次探讨问题;此点曝露出一个严重的问题,即在华人的社会与文化之中,即使常把「新闻自由」、「言论自由」挂在口边,大多数人却根本没有真正相信;因此当一些报导转述《查理周报》「冒犯」伊斯兰时,由记者以至文化界就照单全收,以所谓「小农思维」把这视为「得罪人」、「祸从口出」;不计中共的官媒,台湾以至香港的一些「左翼」,更甚至反过来攻击《查理周报》,把明明是左翼的杂志,归类为「右翼法西斯」,扣上「排外、煽动仇恨」的帽子,叫人不要停在杀人对否的层次,而要「反思」背后原因云云,令人惊觉到华人这些所谓进步的知识份子,竟有这么多人「同情」杀人犯!也难怪换过来如中共用暴力对待甚至迫害异见人士,甚至当年八九六四屠杀学生,也会有人认为是「学生不智」,或者「冒犯领导人」了。

这些「左翼」的文章常歪曲事实,指法国禁止伊斯兰妇女带「头巾」是歧视云云;实际上,法国所禁止的全脸面纱 (niqab) 或布卡罩袍 (burqa),是指把伊斯兰妇女全身除了眼之外全面包起的衣著。先不论保安理由,这种宗教信仰把女性全身视为男性的私产,连脸都不可以向家族以外的男性曝露,这不是「物化女性」与「性别歧视」之最吗?这种习俗不是违反普世价值吗?试反问一句,如果有华人想其家族的女性恢复缠足的传统,恢复纳妾以至童养媳,与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的「信仰」,请问政府应该制止吗?还是我们应该「包容」这些「信仰」呢?

这些所谓「左翼」的观点非常奇怪,他们一方面认同某些女性被人歧视的自由,甚至一些女性被虐待的自由,却不认同单是言论或出版上嘲讽的自由;如果宗教自由高于一切,那么种族歧视,拜希魔等新纳粹份子,又为何没有「宗教自由」呢?共产主义本质就是洗脑的宗教,难道中国共产党可以以维护宗教为理由,派人去残杀所有嘲讽中共的人吗?这些所谓「左翼」,究竟是想歪了,还是由共产党洗脑渗透,值得长期观察。

更何况巴黎的恐怖份子在1月9日冲入犹太社区的超级市场,劫持及杀死四个法籍犹太裔的人质;犹太裔的法国人除了其种族,与《查理周报》何干?因为法籍犹太人和以色列犹太人信奉同一个宗教,就要被伊斯兰教徒「歧视」去袭击?又或者犹太种族就要被「法西斯」所歧视,明明同为法国人,却要为其犹太种族者付上代价?究竟谁才是真正的「种族主义者」?

巴黎一百五十万人上街,三十五国领导人包括「左翼」非常同情的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也一起声援受害者,谴责这次的袭击;然而华文传媒却叫人太失望,很多所谓「评论」竟把长期和美国唱反调,在出兵伊拉克问题上反对美国的法国,等同英美一样简化成「西方」,简单地以「西方 vs 伊斯兰」的二分法来随意创作,令人失望之极;与此同时,中共新疆人大立即效法法国政府,禁止任何人在乌鲁木齐的公共场所穿蒙面布卡罩袍;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如果恐袭和「东突厥斯坦」有关,为了新疆问题而滥杀华人,这些传媒以至评论,是否要一百八十度「转軚」,来一个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呢?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