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月30日星期五

王丹:我们是不是要做一个小孩

陈为廷
跟大家聊聊天。关于我们是不是要做一个小孩。

这一年来,围绕我的风波不断,网路上各种评论都有。有赞许的,有批评的,已经不是"人红是非多"可以解释的了。为甚么会这样呢?除了那些政治力量和特定媒体(大家一定知道我指的是哪两家媒体吧?)的恶意操作不算,我必须也要承认,我自己在脸书上的发言很多,也是原因之一。

尤其是陈为廷的事情爆发以后,很多过去口口声声多么多么崇拜他,想尽办法接近他,其实是试图消费他的人,纷纷进行切割或者保持沉默以明哲保身的情况下,我还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他辩护,更是引起轩然大波,以致于在一个号称已经是民主国家的台湾,竟然有人因为不同意我的言论,就叫我"滚出台湾"。我的一些学生就殷切地劝告我:"老师,少在脸书上发言,会少一些攻击的。"

这话当然是对的,但是,我想了想,还是没有听从他的劝告。

是的,言多必失,我不否认我有些发言确实过于武断,简单甚至过激。但是,这就像不进厨房就不会被烫到一样,如果做一个公共知识份子,就是要积极对公共事物发表意见。而意见多了,难免就会有错误的时候。一旦你说了什么不得体的话,很多人就会群起而攻之,至于你说过那些多得体的话,大家不知道为甚么,就选择性失忆了。这样以来,自己的形象和声誉就会受到伤害。所以,我的学生说得当然不错,在这个世界上,慎言,不讲话,是最能持盈保泰的聪明做法,因为这样,就可以一直做一个没有争议的,"德高望重"的人。

但是我不想做这样的人,哪怕付出偶尔失言引来攻击的代价。我认为我们这个社会,就是聪明的人太多了,大家都怕说错,于是就不说。表面上看确实沉稳老练,但是这样的人多了,我们的社会生活就会失去公共性,我们就会成为越来越少参与的一群。而这样一来,伪君子和野心家就会粉墨登场。这些伪君子和野心家,平时最会扮演"理性,客观,中立"的角色,远离一切有争议的话题,等到辩论双方有一方似乎弱势的时候,他们就会出来落井下石。这样的人多了,一个社会,会好吗?

回顾我过去的言论,当然有说错的时候,但是总的来看,我可以充满自信地说,还是说对的时候多。对这样的结果我自己很满意了。 这就是我的人生哲学:我不期待我做一个圣人,我也不期待我的每个评论都能站在正确的立场上,我甚至知道我继续说下去,总会有失言被攻击的时候。但是我不会保持沉默,我只期待我做一个不用沉默来保护自己,不对社会事物袖手旁观的人。

美国作家琼安德森在《海边一年》一书中说:"在一个人逐渐成熟之际,为何只能变得更加谨慎呢?我想是由于害怕失败的缘故。我总是容易忘记我的收获,却只记得所有失去的。挫折堆叠得很高,它摧毁了我全部的信心,直到我长大成人后再也没有勇气尝试冒险。我用前半生努力让自己变成一个成年人,也许后半生该学习如何做一个小孩。"

是的,我也愿意学习做一个小孩。这样的小孩多了,皇帝的新衣才不会一直欺骗世人。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