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月20日星期二

梁京:红二代与党天下的终结

图:红二代借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祭父大聚会


最近和一个朋友聊如何理解习近平上台后的言行,他的看法是只要理解红二代,也就是文革前的所谓高干子弟或文革初的老红卫兵,也就能理解习近平,因为习近平的父亲虽然在文革前就失势了,但习近平自己从未能离开这个圈子,他的精神世界和情感生活,与"红二代"息息相通,高度一致。

这个看法深化了我对习近平的理解。也就是说,习近平虽然插过队, 在基层生活过多年,在官场上也混了几十年,但是在社会和文化身份上,他从来就没有改变自己与红二代的认同,因此,他的价值取向和思维方式,尤其是他的爱恨情仇,很难超越红二代。

不过,红二代内部的差别非常之大,尤其是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有出国的,有经商的,在意识形态和对待中共革命历史的态度上,更是存在非常深刻的分歧,更不用说,许多人的家庭之间还有很深的历史宿怨。那么,习近平究竟与哪一类红二代交往更密,受他们的影响更大呢?

现在看来比较清楚的是,对习近平影响比较大的是那些留在体制内,在仕途和财运上都不太得意的红二代。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习近平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与这些人的心情和想法高度一致。这二十多年来,留在体制内的红二代,眼睁睁地看著大大小小出身平民的的贪官们越来越肆无忌惮地敛财,而自认是红色江山主人的他们,既不能阻止这些奴才监守自盗,也很难分到一杯羹,他们的心情可想而知:失意、沮丧,愤恨,以致有些人精神失常。

有人会问,这些红二代为什么不也去经商发财呢?确实有不少红二代曾下海经商,但是,在供给制中长大的红二代中,真有经商才干的人并不多,多数红二代铩羽而归。更有意思的是,红二代搞行贿经商受到了平民官僚的普遍抵制,这是很多人没想到的。平民出身的贪官,愿意和丁书苗这样的人做权钱交易,却不愿、也轻易不敢与红二代做这类交易,除非是少数极有来头和背景的红二代。这其中既有微妙的"出身意识"作祟,也有现实的风险考量。丁书苗们是绝对不敢反咬刘志坚一口的,因为衙门不会轻信他们的证言,红二代就难说了。

更不用说的是,那些留在体制内比较优秀的红二代,他们越是能干,越是清廉,处境就越尴尬。南通的好书记罗一民,就是一个突出的案例。《南方周末》曾提出过"罗一民现像",罗一民高干出身,政绩突出,深得民意,却得不到重用,明显是因为江泽民有意排斥这样的红二代,因为江泽民早已从胡赵反贪的下场得出了教训,要保住权位,绝对不能用罗一民这样的红二代。

既然如此,习近平为什么能生存下来,这是一个非常微妙的问题。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习近平像罗一民那样显露德性和才干,如果习近平让江泽民知道自己的能量和野心,习近平就不会有今天。

那么,习近平能率领红二代上演一场现代版的王子复仇记,实现中共党国的中兴吗?这确实是习近平和一些红二代的中国梦。他们有一个主要的信心来源,就是中国现在国力空前强大,没有任何国家敢来干预中国内政。但是,对于庞大的中国文明来说,她的真正威胁从来就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内部。稍有常识的人都明白,只要中国人能团结起来,无人敢挑战这个文明。

中国人团结不起来,根本的原因就是太少人真把这个国家当成是自己的。帝制时代,经常连皇帝都懒的承当。党国的问题就更大了,实际上成了一个无主之国。中国的贪腐能发展到今天的程度,与这一点实有根本性联系。许多红二代自以为是这个国家的主子,但在关键时刻,包括习近平在内,谁敢发声?邓小平若真的替国家著想,会用江泽民、胡锦涛这样的人取代胡、赵吗?

今天中国的国力看似强大,其中有很大成分是透支未来、牺牲后代造成的泡沫。中共若不还权于民,落实地方和社会自治,让更多人担当起国家兴亡的责任,已经解决不了基本的治理问题。越来越多的人已经看到这个严峻的事实。我希望习近平不要等到四面楚歌之时,才从自己的中国梦清醒过来。

不管情愿不情愿,许多红二代将亲眼看到党国的终结。对那些还想替父辈和自己的尊严有所承担的红二代来说,真正的挑战,是他们还有没有能力和机会,为党国安排一个有尊严的终局。否则的话,海峡对面的国民党主席,连给这边发回电的机会都没有了。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