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月21日星期三

辛树言:中共法院有什麼資格對冤死者宣判「無罪」


近期披露的被中共错判冤死的"无罪者"呼格吉勒圖


中共的司法無任何公信力可言,死刑案如同兒戲,所謂公檢法各自獨立辦案,其實是「哥仨」聯合辦案……中共政法政策不變,無論是哪一個最高領導人執政,冤案、假案照樣层出不穷,問題出在下面,根子卻還在上面、在制度。


驚天冤案最高法院沒有「問責」

中共政法委治下的各級公檢法到底爛到什麼程度?遠遠不是周永康、薄熙來動用權力索要幾個人的幾條命可言,比如穀開來殺死英國人、周永康妻子遭車禍而死,而是動用公檢法「集體有意識」地充當「殺人工具」,1983年鄧小平發起「嚴打運動」一年後,全國就有24000人被判處死刑。當時大約有兩千多個縣市,幾乎每縣都有死刑犯,都有「殺人指標」,一旦下達,便快速執行,不得拖延。
此後,「嚴打」一再被濫用,從江澤民時代到胡錦濤時代,冤死者不計其數。直到2007年,在地方「濫殺」的壓力之下,最高法院收回了原本下放到各省法院的死刑複核權。但即使現在執行的死刑案,誰敢說百分之百沒有冤案?仍然有不該判死刑的卻被判死刑了,比如薄熙來、王立軍用「借人頭」之計槍斃了本不該判死刑的重慶市司法局長文強,還有湖南企業家曾成傑因非法集資案卻被判處死刑並秘密執行,死前連其家屬都不敢通知。這說明,中共政法政策不變,無論是哪一個最高領導人執政,甚至是在最高法院在收回死刑複核權後,還照樣有冤案、假案,最高法院仍然在為各地決定的死刑案「畫押」「背書」,問題出在下面,根子卻還在上面,紋絲不動。
作為最高司法機關的最高法院,本身並不能獨立審判,而是和各省的法院構成上下級關系,甚至「穿同一條褲子」,對於下面出現的冤案,要麼是冷漠的看客,「觀棋不語真君子」;要麼是死不認錯,王顧左右而言他,甚至對於二十多年前發生的驚天冤案,最高法院至今都沒有一個「問責」,更別說督促賠償、問責和道歉了。
冤案中公檢法的「殺人犯」角色

1994年8月5日,石家莊液壓件廠一女工被奸殺,20歲的石家莊冶金機械廠工人聶樹斌被當成嫌疑人,1995年被判處死刑。2005年真凶現身,聶樹斌已經被槍斃了十年。據說他被槍斃後的器官被「名媛」章含之移植所用,他屬於「不得不死」。至今,河北公檢法和最高法院上上下下都知道聶樹斌案是冤案,卻沒有一個責任人被追究。那些臺上的,可以說是殺死聶樹斌的殺人犯,仍然無限風光,為非作歹。
幾乎同一時期,冤案還有更驚人的。1996年,內蒙古有一名18歲的報案者呼格吉勒圖,被當成涉嫌強奸殺人的要犯逮捕,公檢法聯合辦案,只用了62天就判處其死刑,「嚴打」時可謂從重從快。2005年真凶現身,內蒙古政法委人為阻礙和拖延重審,直到2014年12月15日,當初終審判處其死刑的內蒙古高院才再審,改判其無罪,這時他已經被槍斃十八年了。此外,還有安徽的張輝、張高平叔侄,2003年被指控強奸殺人,後被判刑死緩和無期,都完全是冤案,最後也是等真凶現身才得以撤銷案件,從被關押了十年的大牢中走出。
上述只是幾個個案而已,事實上只是冰山一角,整個公檢法在這些冤案中充當「殺人犯」的角色,他們一開始就是知道是冤案,卻偏偏不去糾正,一旦「滅口」、「銷案」就萬事大吉,邀功求賞了。正如有網友總結的那樣:「我們知道他們在做假案,他們也知道他們在做假案,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做假案,我們知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做假案。」這段類似繞口令的話說明,中共的司法無任何公信力可言,死刑案如同兒戲,所謂公檢法各自獨立辦案,其實是「哥仨」聯合辦案,公安抓人,檢察院就批准逮捕,法院進而宣判有罪,判死刑或有期徒刑,不容分辯。若是公安抓錯了,檢察院和法院就將錯就錯,不敢堅持自己的意見,不敢公正審理,不敢為冤屈者鳴冤,聶樹斌和呼格吉勒圖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冤殺的,他們把辦假案視為理所當然,「殺人」後並都能立功。

虛幻的「中國夢」是緣木求魚

雖然呼格吉勒圖最近被內蒙古高院再審改判無罪,但卻沒有意義,因為呼格吉勒圖不但無罪,而且是優秀的公民,目擊有人被殺趕緊報案何罪之有?根本不需要一紙「無罪」的證明。公安部門偵破不了案件,就把報案人刑訊逼供,屈打成招,指控為殺人犯並辦成「鐵案」。無論是公安局,還是檢察院、法院,事實上都是殺死呼格吉勒圖的殺人犯,殺人犯是沒有資格宣布呼格吉勒圖無罪的,只有當公安局、檢察院、法院涉案人員全部被問責並判刑,以及取得死者家屬諒解之後,需要做的就是以國家的名義為其恢複名譽,恢複他的優秀公民身份,還他一個公道。
如果一個優秀的公民根本無罪,卻需要法院來宣布其「無罪」,实在是可悲之极,正如我們每一個合法的公民,隨時都有可能被公權力冤屈,隨時被「定罪」,是否我們也要事先向法院申請一張「無罪證」,一旦遇到聶樹斌、呼格吉勒圖那樣的事情,趕緊用「無罪證」來證明自己的身份,以求避免他們那樣的噩運?
司法不獨立,制度不改變,中共的公檢法辦案,沒有最爛,只有更爛,類似佘祥林、聶樹斌、呼格吉勒圖、張高平叔侄這樣的冤案便無法根治,而且還會頻頻發生。所謂依法治國,只能說是虛幻的「中國夢」,不過是緣木求魚而已。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1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