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月25日星期日

李江琳:藏维冀通过对话寻求民族出路

图:达赖喇嘛和热比娅在布拉格2000论坛国际会议

达赖喇嘛了不起的是,他比别人视点高,看得远。他曾说过,政治上看得清现实,是一种智慧。如今,新疆维吾尔族正在学习和采纳达赖喇嘛的智慧。

据美国之音报道,2015年新年前夕,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热比娅·卡德尔接受专访,谈论了多项话题,其中之一是明确宣布,世维会谴责一切形式的暴力,愿意和中国政府对话。她说,虽然中国政府加大了镇压维吾尔人的力度,但是世维会为了解决问题而不是一味指责,已经做好了和中国政府对话协商的准备。她说:"中国政府应当明智地利用我们的影响力,来缓和紧张局势。我们也可以帮助中国政府获得正确的思路,了解维吾尔人到底需要什么,他们的诉求是什么。我们在努力寻找机会,向中国政府介绍维吾尔人真实的思想情况。所以我们必须一道努力,创造好的机会和条件,让所有民族都生活在和平和和谐环境中。这就是我们的希望,是我们所想要的。"世维会的这一立场,很接近达赖喇嘛和藏人行政中央对西藏问题的"中间道路"主张,值得注意。

西藏问题和新疆问题的异同

西藏和新疆是中国西部边疆两个最大的非汉民族地区,这两个地区的非汉民族都指控中国政府制造文化灭绝性质的人权问题,抗议事件不断。但是两个地区的政治态势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在西藏问题上,自1959年达赖喇嘛出走印度以来,藏民族在精神上和政治诉求上一直是统一的,他们有一个无可争议的领袖,他们的政治代表一直在国际政治舞台上活动,争取国际支持。藏民族的领袖和西藏流亡政府,始终得到境内外藏人的一致拥护。所以,在西藏问题上,中国政府面前始终存在着一个谈判对手。一旦和这个对手谈判达成协议,西藏问题就解决了。西藏问题已经超过半个世纪,说难很难,但是说易也易,经过谈判达成妥协的希望一直存在。达赖喇嘛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就寄希望于"民族和解",提出了放弃独立、只追求藏民族高度自治的"中间道路"主张,这个主张几十年来没有改变。而中国政府的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里明文规定了民族地区的自治,但一直没有付诸实行。可见,按照尊者提出的"中间道路"来解决西藏问题的障碍本来并无障碍。西藏问题至今没有解决的症结,是中共无意实行自己制定的法律。

相比之下,新疆问题比西藏问题更为悲观。新疆维吾尔地区长期以来遭受政治压制和残酷镇压,民族政治精英不是遭受镇压,就是分散转入地下或者流亡海外,维吾尔民族没有一个像达赖喇嘛那样得到全民族一致拥护的精神领袖,也没有一个像藏人行政中央那样积极、开放、得到国际社会重视的政治代表,维吾尔和新疆其他非汉民族的政治诉求缺少一个引起国际重视的政治代言人。由于这个原因,分散的民众抗议和政治诉求的力量无法显现,民众中积累了更大的沮丧和绝望情绪,就更容易发生社会大众层面的暴力冲突。这就使得新疆的抗议事件更容易被镇压下去,同时又更难引起国际社会注意。对中国政府来说,对付新疆比对付西藏更加无所忌惮。从这个角度来看,新疆问题的前景比西藏更黯淡。然而,反过来说,中国政府如果真的想和新疆的非汉民族谈判解决问题,却会比西藏更难谈,因为缺少像达赖喇嘛那样的谈判对象。

达赖喇嘛中间道路主张的影响

热比娅最近的表态说明,新疆问题的情况在改变。首先,维吾尔的政治领袖正在出现。热比娅在新疆遭受不公正的迫害,使得她具有别人没有的道义力量优势。在流亡海外后,她和世维会参与了西方社会政治组织的活动,和包括欧美各国、汉族和藏族政治组织和政治人物积极交往,正在迅速地学习现代政治知识和政治活动经验。他们虽然被迫流亡海外,离开了自己的家乡,但是他们也得以率先看到了现代政治文明,比本民族民众更早一步学习现代民主政治,并且在锻炼自己的民主政治能力。他们的变化和进步不可小觑。这次热比娅代表世维会明确宣布和中国政府谈判,摆明了必得世人心的道德姿态,在政治上取得了主动。

热比娅和世维会的政治态度,显然受到达赖喇嘛的影响。一年多前我在采访达赖喇嘛的时候,达赖喇嘛就说起,他和热比娅有过很好的交流,热比娅向他表示,新疆维吾尔民族也要像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主张一样,争取和中国政府对话,通过谈判解决争议。因为这是最可行的,最可能被双方接受的双赢的道路。

达赖喇嘛几十年来一直主张,人类的冲突要诉诸于对话来解决。他说,二十一世纪的关键词是"对话"。对"中间道路"主张,他一直抱持良好的愿望和信心。中国政府内吃维稳饭的人最不愿意面对的就是"中间道路",他们以极大的力量阻止境内人们了解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开动庞大的宣传机器污蔑"中间道路"是"半独立"、"变相独立",是"分裂主义"。

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主张,植根于他所推崇的佛教"中道"观念。达赖喇嘛了不起的是,他比别人视点高,看得远。他曾说过,政治上看得清现实,是一种智慧。如今,新疆维吾尔族正在学习和采纳达赖喇嘛的智慧。热比娅说:"我们和中国政府对话有两个条件:首先中国政府应当停止对维吾尔人的残酷镇压。再者,中国政府应当把我们视为商讨问题,解决问题的伙伴,而不是试图清除维吾尔人,视我们为敌人。"

这番话可圈可点。视非汉民族的政治代表为伙伴还是敌人,就要看中国领导人是否有起码的政治智慧了。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1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