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月17日星期六

鲍彤:纪念赵紫阳

鲍彤纪念赵紫阳逝世十周年墨迹:"遗编在心,遗爱在人。在人在心,以念以存。"
前些天我写了几个字,表达对赵紫阳先生的思念:"遗编在心,遗爱在人。在人在心,以念以存。"

"遗编"是指先生三十多盘录音带的文字记录《改革历程》。赵紫阳致力于中国社会的进步。人们为同一目标而做的努力,无疑是对赵紫阳的继承、合作和纪念。

二十六年来,赵紫阳一直是个非被磨灭不可的名字。因此,推动中国当代历史真相在人们记忆中的发掘、保存和自由交流,都是对赵紫阳的纪念。

赵紫阳以持不同于邓小平的意见而获罪。人们有理由担心:如不废除以言定罪的制度,一切事情何从谈起?彻底解决人们心中存在着的这个大问题,应该是对赵紫阳的永恒的纪念。

因言获罪的中国悲剧,古已有之。进入当代,层出不穷。先在党内,叫一切对"核心"有不同意见的党员,一个个成为布尔什维克铁的纪律的牺牲品;后来扩大到党外,叫一切拒绝接受党的领导的非党员,一个个成为无产阶级专政(又叫人民民主专政)的牺牲品。

赵紫阳不是第一个。胡耀邦也是牺牲品,其实彭德怀习仲勋早在文革前就是。不仅仅在党内,党外的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同样是。更不限于上层,老百姓中的林昭,王申酉,李九莲,大家都是。事情也没有停留在以往,眼前就有被关押的于世文和高瑜和浦志强和郭玉闪……

这张以言获罪的名单有可能被延长下去,直到包括你我他,直到无穷大——如果中国实际上存在着的言者有罪的专制制度永世长存的话。"不让悲剧重演"是毛泽东去世后黨内不断有人提出的议题,但只许嘴上说说。

习仲勋不停留在更不满足于说说而已。他经历而且目睹一个个同僚因触犯"核心"而获罪的过程。在担任人大常委常务副委员长期间,他得出结论:中国需要制定《保护不同意见法》。这是习仲勋独特的远见卓识。他所面对和总结的,不仅是1921年以来中共的教训,而且是1949年以来整个国家的教训,甚至是1903年以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教训——成千上万人用鲜血凝成的教训。这是从普列哈诺夫直到赵紫阳所渴望解决但都无"力"解决的问题。习仲勋用智慧,提出了一劳永逸的,简易可行的,用不着伤筋动骨,不需要任何投资,而一定能够使国家臻于长治久安之境的方案:制定《保护不同意见法》。

《保护不同意见法》与其说是纪念赵紫阳所必须,不如说是中国每个人安居乐业所必须。除了桀、纣、幽、厉,再除了自愿"入瓮"的周兴和来俊臣这五六个人以外,我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人居然会自愿以言获罪。习仲勋的政治智慧应该能够凝聚朝野共识。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