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月13日星期二

梁京:两种"户籍制度"对文明秩序的挑战

《查理周刊》惨案后,1月11日法国举行空前规模的示威游行

上周巴黎发生的恐怖惨案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因为这个惨案不仅夺去了十七条无辜生命,更冲击到了无数人的灵魂。面对三个毙命凶手的通缉照,许多人在憎恶其凶残行为的同时,很难不提出一系列"为什么"。因为这些人不同于精神病人,换一种境遇,他们很可能会有完全不同的人生。

包括在逃的女嫌犯,四个恐怖分子都是在法国本土长大的法国公民,都享有多数中国人享受不到的权利和福利,他们为什么会走上这样一条不归路?为什么对接纳他们的西方文明会有如此巨大的仇恨?911事件后就提出来的这些问题,再一次摆在文明世界的面前。

在电视上看到西方人检讨此次事件的深层原因,不少人都提到了法国主流社会与穆斯林移民群体之间存在的社会隔阂。这种隔阂形成了一种事实上的户籍制度,产生了主流社会人群乃至执法部门,都避而不入的穆斯林社区。正是这种无形的户籍制度,为伊斯兰极端势力在法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的渗透提供了机会。法国公民参加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圣战的人数,居然超过千人,而此次法国未能及时制止恐怖分子施暴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法国安全部门的人力资源,根本不足以监控如此众多具有极端倾向的穆斯林青壮年,其中女性的比例高达百分之三十,超出许多人意料。
西方国家为什么会令自己陷入这样一种困境?他们敞开国门,让这些缺少机会或遭遇政治迫害的穆斯林移民西欧,结果竟有如此多的人不仅不领情,反对西方文明生出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这说明西方国家肯定犯了严重错误,问题是错在哪里?

不出所料,你不可能从中国主流媒体的评论中找到对这个问题的认真思考,而是会找到很多幸灾乐祸的嘲笑。打开"自干五"们的重要阵地《观察者》网,我果然看到不少对《查理周刊》遇袭事件的评论。虽然文理和风格各不相同,但翻译成大白话,这些评论的基本调子都认为《查理》被袭是"活该"。这个态度与当年911事件时许多中国人的态度并无二致。

这个事实本身就启发我们,西方人对自己的"普世价值"是太过自信了,这是他们犯下一些列大错的根本原因之一。他们认为,只要是人,都会爱自由,因此,一旦让那些不自由的人在自由的制度下生活,他们就会像自由人那样思维和行动。事实是,虽然向往自由是人的本性,但学会像自由人那样相处与合作,并非易事。无论对政教合一的穆斯林文明,对种姓观念根深蒂固的印度文明,还是迷信大一统的中国文明,走向自由都需要一个艰难的文化转型过程。

当然,西方文明的自信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其他文明最终将难以抵御自由的魅力。这是那些生活在海外,甚至靠六四绿卡获得西方国籍的自干五们羞于承认的真理。正因为如此,他们对不自由的同胞在本土的遭遇和苦难视而不见,从不发议论。

最近太原市发生的农民工因讨薪而被警察伤害致命的事件,就其严重性而言,其实不亚于《查理》惨案。因为这个事件揭示了另一种户籍制度下中国正在积聚巨大的社会风险。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应能看到,无论从这种社会风险的规模来看,还是从其对底层社会伤害的程度来看,中国户籍制度对整个人类文明秩序的潜在挑战,都只会大于西方社会无形的户籍制度带来的挑战。

山西是中国官场腐败社会溃败的重灾区,整个省级领导层都被更换了。但此次讨薪丧命事件表明,习近平的反腐已经无法改变整个国家机器完全丧失维持基本公义的能力这个事实。看一看那个肥胖的警察站在那个女工尸体旁的冷血姿态,不难想像,当忍无可忍的二代和三代农民工愤起反抗的时候,中国将出现的局面,会和今天巴黎的局面大不一样。

不知到那时《观察者》网还在不在,更不知道,那些身在海外自由社会,却要为中国奴役制度辩护的自干五们,会写出什么样的评论文章。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