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月12日星期一

李直:習近平的反腐到了十字路口

图:江泽民游览海南


習近平掌權兩年,已消除了威脅其接班固權的主要障礙。審薄熙來,捉周永康,捕徐才厚,拿令計畫,直到逐個摘除薄、周、徐、令的黨羽親信,習近平做得可謂不疾不徐,張弛有度,酷似權場老手。

薄、周、徐、令即除,在黨內、軍內可以呼朋喚友、聚沙成塔似的人物已不存在。那些與此四人有千絲萬縷聯繫的嘍囉們,隱藏的或深或淺,都絕難在政治上翻盤起事。至此,習近平的反腐,或曰中國政治,來到了一個十字路口。這之後,無論中國政治向左向右、向前向後,都將刀刻斧鑿般地打上習近平一人之印記。

黨內權力盤面既定,剩下的事情也無非打掃官場。類似最近江蘇官場連續三名副省部級官員落馬的反腐動作,是否為另一場打虎行動的周邊戰,其實已不重要。放眼環視,中共黨內既無顯在也無潛在可挑戰習氏權力格局的老虎。令計畫的落馬,其最重要的意義,就在於"虎假胡威"的令計畫通過中組部長李源潮經營多年的"團派"權力佈局的結構性坍塌。當然,這同時也標誌著"團派"為習近平儲備的接班人選如胡春華、孫正才等人的仕途已至最高,再無接班的可能。

有統計表明,現在中共省部級以上的約4,000名官員中,曾在共青團內擔任過大小職務的官員占到了一半以上。規模如此龐大的權力佈局,令計畫和李源潮當領首功。彼時前朝首功,就是此時當朝首過。這當然也是人們預計李源潮會是下一個大老虎的根由。于習近平而言,要想改變此種權力生態,就必須在中共十九大前甚或二十大前持續不斷的反腐,不斷拔除支撐團派權力結構的重要節點,為習近平自選的各級官員騰出位置。

這種圍繞權力佈局的反腐也並非沒有限制。前不久江澤民參觀中國國家博物館以及遊覽海南的舉動,實際上都是向習近平反腐發出的某種明確的信號。在江澤民參觀國家博物館的相關消息中,所列陪同人員中除了主管文化部門的官員外,有一個無關文化的官員格外扎眼,此即江澤民原辦公室主任、現軍隊總政治部副主任賈廷安。這個為江澤民充當監軍角色的人,除了與當下軍隊腐敗大案有關聯外,其實早在賴昌星案時就深涉其中,充當著賴昌星與中共黨政軍高層官員的皮條客。而在江澤民遊覽海南的消息中,"江澤民一家三代"則被特別指明。可以說,賈廷安和"江澤民一家三代",正是江澤民為習近平劃定的不能逾越的反腐界限。

由此,處在十字路口的習近平反腐運動,是繼續向前深入進行下去,直搗權貴勾連的真正大本營所在——金融、證券領域,還是止步於權力格局初定,滿足於權鬥色彩濃厚的拍蠅打虎,這就不僅是觀察習近平反腐目何在的看點,也同樣是領略習近平政治抱負的基點。擺在習近平面前的兩難在於,如果把反腐敗深入到金融、證券領域,必將斃敵一千自傷八百,甚至有可能斃敵八百自傷一千——因為金融、證券領域,是"竊國級"腐敗貪官聚集之地;而如果把反腐敗停止在完成權力佈局的限度內,反腐敗就失去了正當性,金融、證券領域的腐敗就會愈演愈烈,社會對習近平反腐的正面認可就會逆轉,直至撼動習近平的統治。

與在反腐行動中的腐敗官員深陷"囚徒困境"而無以聯合進行政治上的反抗不同,金融、證券領域的腐敗者採取經濟上的同步行動的可能性幾可確定,其造成金融市場和證券市場震盪的能力也無可質疑。由此看,習近平的反腐,無論向何方挪步,都難。

(作者是大陸政治觀察家)
原載《世界日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