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月7日星期三

梁京:2015的中国与黑天鹅效应

“习近平大帝”的网络漫画

2015年中国发生的偶然事件,会有更大的机会产生历史性影响。这是上海发生的踩踏事件给我带来的启示。这个不幸的事件显然不是必然发生的,但发生之后各方的反应,折射了面对巨大不确定性的中国普遍存在极度不安的社会生态和心理状态。

首先是官方立即升级了对新闻的审查和管控。人们完全看不到任何对遇难者亲属的采访,这与去年马航370航班失联后的情况形成鲜明对照。当时中国政府给遇难者家属相当充分的机会对全球媒体表达他们的感受和批评,而此次踩踏事件的遇难家属在媒体上没有任何声音。

虽然这种内外有别的"中国特色"并非新鲜事,但此次当局的严格管控与中国现在极为脆弱的社会生态和心态有非常直接的关系。当下中国社会生态最集中的症状,就是社会互信全面崩溃。因此,只要有灾难和事故发生,许多人都愿意相信这些事件都是某种阴谋和恶意所致。上海当局紧急说明,踩踏事故与"撒代金券"无关,就是针对人们的这种心理。

更重要的是,在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冲击下,中共高官们惶惶不可终日,生活在难以控制的恐惧和焦虑中。一方面,他们很清楚每个人都有一屁股屎,因此随时有可能被"带走",但另一方面,他们也很清楚,习近平不可能把所有贪官都"带走"。于是乎,看究竟谁会被带走就成为一种类似俄罗斯转轮枪赌博的残酷游戏。若有重大事故发生在辖区,就会增加习近平整肃自己的机会。这次上海外滩的踩踏事故,马上就引发关于韩正是否要走人的议论。

不过,最大的不确定性并非来自高官们的个人命运,而是"系天下于一身"的习近平本人。他究竟要演一场什么样的人生大戏,下一盘什么样的大棋,既是中国平民们酒后茶余不可缺的话题,更是令中国和许多国家的精英们大伤脑筋的问题。因为对这个问题的最大共识,就是谁也不可能给出一种靠谱的分析。世界面对的现实是,不仅习近平很可能是一个不靠谱的人,而且,中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系统,也处在一种非常不靠谱的"新常态",这个"新常态"险像丛生,极其脆弱,根本没办法稳定下来。也就是说,中国完全有可能遭遇最不希望看到的组合,一个坏皇帝加上一个解体的社会。对这样一种组合演变的轨迹进行预测几乎是不可能的,更是令人恐惧的。

正因如此,不少人干脆拒绝思考这种可能性的存在,自欺欺人地,兴致勃勃地讨论一些枝节问题。过去两年,这种情况在一些主流学者中颇为多见。现在,面对习近平执政的第三年,我注意到他们的感觉也开始不好了,调子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比如,周志兴的新年短文,"2015,要学会转弯",就有点耐人寻味。这篇文章承认,现在很多人的"心绪弄的很坏"。呼吁大家要随遇而安,跟著习近平向左转。我认为,这种议论反映了作者对习近平今年在危机下急速左转的隐忧。他对社会,尤其是富人阶层的不利反应,试图提前进行疏导。

又如,郑永年年终在《南风窗》杂志对改革的议论"集权为了改革,改革需要分权",则反映了他对习近平迷信集权的忧虑。郑永年呼吁习近平"还权社会",批评"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的实际中能不是治安,而是社会管制。

问题是,富人们会听周志兴的疏导吗?习近平会听郑永年的训导吗?我想他们自己也不会相信的。掌握了主流话语权的挺习派的这些言论,真正的意义就在于,他们也感觉不妙了,要给自己下一步的"说法"留出转弯的余地了。

挺习派们给自己的转弯准备空间,最根本的原因是习近平的改革和治理,一直没有上轨道。2015年,这个严峻的事实将大白于天下,因此,正如英国《金融时报》对2015的预测所言,2015年,中国将令世界失望,翻译成中国的国情,就是2015,习近平将令中国人失望。

这种失望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后果可以是非常严重的,这就是为什么2015年的中国,各种黑天鹅的降临都有可能带来难以估量的影响。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