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月23日星期五

胡耀邦1 9 8 0年5月2 9日在西藏自治區幹部大會上的講話

1985年9月,胡耀邦重返长征路,与当地群众合影留念


【本刊首次獨家披露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一九八零年在拉薩關於西藏問題的秘密報告,是中共繼一九五九年在西藏實行"平叛、民主改革"方針政策以來,關於西藏問題的最重要的一次講話,它標誌著中共對西藏政策又一次歷史性大調整,影響至為深遠。胡氏本人後來也為此飽受政擊。
胡耀邦的這次講話,盡管為國際國內有關方面高度重視,但海外從未見諸報端。本刊特此全文發表這份歷史文件。為便於讀者閱讀,我們加上了小標題。】

同志們:
在我講話之前,我首先代表我們的黨中央、華主席、葉劍英、鄧小平、李先念、陳雲各位副主席和我們中央書記處的全體同志們,向保衛和建設西藏的全體人民,向黨和國家的藏族、漢族全體幹部和全體工作人員,向英勇捍衛西藏人民進行和平建設的、光榮的駐藏部隊全體指戰員、公安幹警,向同我們密切團結合作的愛國民主人士表示親切的慰問!
這一次,我和萬里同志,還有人大常委會的副委員長,也是西藏人民代表大會的委員長阿沛同志,還有政協副主席、國家民委的主任楊靜仁同志,還有黨中央組織部的副部長趙振清同志,大概有幾十位同志,受黨中央的委託,來西藏考察。你們知道,黨中央在四月份,經過多次的討論,制訂了一個加強西藏工作的文件,即三十一號文件。你們看過了吧。那末,我們來還是什麼目的呢?我們是考察一下究竟三十一號文件符不符合西藏的實際?有沒有不完滿,甚至還有不妥當的地方,還需要補充,還需要修改。這是我們唯一的目的。
我們是二十二號到的。楊靜仁同志比我們早來了八天。萬里同志的身體很好,阿沛同志的身體也很好。我這個人考試不及格,第二天,就發了高燒,燒到三十八度九。會不會鳴乎哀哉?我想沒有這可能。這一點我還比較沉著。感謝大夫同志的幫助,精心地料理,燒就下去了。現在身體有點四肢無力,所以沒有很好地調查研究。萬里同志、阿沛同志、楊靜仁同志他們出了很大的力量。我今天的講話肯定有許多不符合實際情況的。我要求同志們一條,允許我經過再補充修改,過幾天以後我再整理一個稿子,印發給你們。

我今天講點什麼東西呢?

西藏已成祖國不可分割部分
我想首先講這麼一個問題,就是西藏的解放,西藏同全國完全統一起來已經二十九個年頭了。二十九年我們應該怎麼看?我們應該統一一下思想。我們幾位同志的看法是比較一致的。我、萬里同志、阿沛同志、靜仁同志,還有區黨委的同志。總的來說,我們的西藏是已經成為我們的偉大祖國不可分割的一個部分了。總的來說,二十九年來,我們的西藏的成績是主要的。在某種意義上說,可以說已經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具體他(地)說,可以分成四個階段:頭一個階段是從一九五一年到一九五九年,叫和平解放的階段。西藏名副其實地回到了祖國的懷抱。從而,實現了祖國大陸的統一,加強了藏漢之間的民族團結。這一段,西藏是比較安定的,工作成績是主要的。這一階段每一個步驟都是在毛主席、周總理親自過問下處理的。第二階段是從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六年。這一段主要的工作是搞民主改革,也是毛主席、周總理親自指導的。在民主改革的基礎上面,發展了生產,相當大地提高了藏族人民的生活水平。我們黨和政府的威信有很大的提高,西藏的翻身農奴衷心地擁護黨和人民政府,成績是很大的。
當然,我們有一點缺點。平叛是需要的,正確的。我們在平叛中間有些地方有點擴大化。傷了一些好人,現在還留下一些後遺症。第三階段,是從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七六年,這就是我們所說的文化大革命十年。現在來看,文化大革命做得對不對?我們有些同志到現在還有糊塗思想,還叫文化大革命有偉大成績。中央都寫了決定嘛!四中全會都寫了決定嘛!五中全會都寫了決定嘛!葉帥的報告都講了嘛!中央全會通過的嘛!文化大革命由於林彪、「四人幫」的干擾破壞,是一場浩劫嘛!當然啦,是林彪、「四人幫」利用了我們黨的錯誤,我們廣大幹部沒有責任,你們沒有責任。在西藏的廣大幹部是努力的,是辛辛苦苦努了力的。可是,同志們,我們全國受了很大的損失。你們西藏也受了損失。這個歷史是鐵面無情的。同志們!我們對待任何問題都要實事求是,是就是,非就非,不能含含糊糊。我再三說明,西藏的幹部都努了力的,是好的。但是我們的生產受了相當大的損失。當然可能也有個別地方比較好,增了產,比如說你們的阿里就比較好!但是總的來講,我們全國多數地方受了破壞,受了損失,還有我們的民族團結受了破壞。第四段,粉碎「四人幫」三年半以來,我們全黨都是努力的,你們也是努了力的。你們藏族的幹部,絕大多數也是努了力的,成績也是主要的。
但是,我們某些地方,某些同志,對黨中央的指示、決定理解得不及時,特別是三中全會以後,認識得不及時,跟得稍微慢了一點。我上面不是講了嗎,工作是努力的嘛!勤勤懇懇的嘛!成績是主要的嘛!但是,有這麼一個缺點,粉碎「四人幫」以來,特別是三中全會以來,對中央的文件理解得不夠深刻,跟得不及時,我是講全國某些地方,至於你們有沒有這個缺點,請你們想一想。我重複一遍,總的來講,二十九年來,西藏的工作成績是主要的,絕大部分同志都是好同志,這一點我們要充分肯定。我們對二十九年的看法,我建議就此為止!不要再算細賬!細賬算不清楚。中央同志經常講,歷史舊賬宜粗不宜細。我們的事情多得很!我們應該團結起來向前看,同心同德搞四化。
我再重複地向你們建議,我首先從區黨委建議起,歷史賬不要算細賬,算細賬同中央的方針不符合,宜粗不宜細,要同心同德向前看,同心同德,面向未來。安定團結的局面來之不易。我希望同志們把我們這建議,討論清楚。如果你們加我們一頂帽子,說胡耀邦、萬里是和稀泥的,開水泥廠的(聽說你們這裡只有兩個水泥廠),說胡耀邦、萬里來了又開了第三個水泥廠,我們承認。我們還是高標號的,五百號的水泥。你們有些同志,你們區黨委的負責同志都是從小當紅軍嘛,谁沒有個錯誤話嘛,講個錯誤話嘛!有個缺點嘛!但是全面來看,總是辦了好事嘛!所以這一點我希望同志們討論清楚。

  3 0年西藏生活沒有多大提高

但是我要說:我們西藏現在的情況不十分美妙。我是把兩個問題分開的,一個是歷史,一個是現狀。現狀我們九天考察的結果,西藏人民的生活沒有多大提高,部分地方有些提高,但有些地方還下降了。許多地方人們懷念互助組時期。這個我們要不客氣地提出來!西藏人民的生活沒有多大提高,有些地方甚至有點下降,中央的同志、華主席、幾位副主席聽到這個消息是非常難受的,感覺到我們黨對不起西藏人民!同志們!我們也難受哪。同志們!我們共產黨唯一的宗旨是為人民謀幸福,辦好事。我們辦了三十年,難道我們不要好好想想嗎?我再三講了,我們中央同志的心情很難受。華主席同我談過這個問題,鄧副主席同我談過這個問題。西藏人民生活沒有顯著的提高,我們要不要負責任?首先我們負責任,首先我們中央負責任。百分之八十的責任我們來負,中央來負。但是我們有些同志是否也有點責任?這一條如果我們含含糊糊講,那人民不答應。全黨不答應。如果我們這些來西藏考察的人,講假話,我們對黨就沒有負起責任。所以我們這次來,唯一的目的,是同同志們,首先是同區黨委的同志們商量,也同今天到會四千多位同之商量,我們能不能夠同心同德,使西藏人民在物質上、文化上,比較快地提高起來,或者是說,黨前,我們總的奮鬥目標,是為建設一個團結、富裕、文明的新西藏而努力奮鬥!我們漢族幹部、藏族幹部、各族人民還有什麼別的目標呢?我看不能再有脫離全局的、個人的、小單位的奮鬥目標了。這是我們大家的一個總的目標,人人都不能違背這個口號!首先是我們的共產黨員。水違背這個口號,就不夠格!共產黨員是全心全意地為人民謀福利,辦好事的嘛!黨的生活十二條,一共一萬五千字,記不住,可記六個字就行了,全心全意為人民謀福利,辦好事,這就叫合格的共產黨員。
為了盡快地使西藏人民的物質文化生活較快地提高起來,我們幾個人商量,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要解決六件大事。

六件大事行使自治權為首

第一件大事,就是要在中央的統一領導之下,充分行使民族區域自治的自治權利。西藏是個自治區,而且是個相當特殊的大自治區。西藏有一百二十萬平方公里,佔全國八分之一。沒有自治,就沒有全國人民的大團結。自治就是自主權:沒有自治就沒有因地之宜。不是我們現在提倡生產隊有自主權嗎?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自主權,個人的積極性。你們藏族同志喜歡吃酥油糌粑,我這個南方人吃飯喜歡吃大米,你取消他吃糌粑的自主權,你取消我吃大米的自主權,我們就團結不了嘛!不曉得我們有些同志就那麼主觀主義,總要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人,要取消人家的自主權。所以統一集中同自主權密切結合的,這是辯證法。沒有民族的充分自治,就沒有全國人民的大團結。請你們考慮這麼個道理。所謂一刀切,一個樣,我看那是主觀主義的工作方法,不符合客觀規律。毛主席講主觀主義是黨性不純的表現,是全黨全國人民的大敵。我們怎麼能搞主觀主義呢?為什麼不尊重這個條件,來統一領導呢?不能夠推翻統一領導,把自主權放在第一位。要在統一領導下面充分行使自治權。三十一號文件上說了的:中央和中央各部門發的文件、指示、規定,凡是不適合西藏情況的,你們不要執行。中央定了這一條,凡是不利於西藏民族團結的,不利於發展西藏生產的,你們變通辦理,你們可以向中央提意見,你們可以不執行。這一條你們自治區有權根據中央的統一政策制訂你們自己的規定。這一條我主張你們從理論上、從思想上考慮清楚,這一條考慮不清楚,西藏沒有特點。我們幾個人跑到這裡一看,除了那個布達拉宮有特點以外,別的沒有多少特點,連跑到區黨委吃飯都沒有特點,還是那個饅頭啊,稀飯啊,照顧不了民族特點,都是內地的民族特點。我的意見,這條必須討論清楚,不討論清楚,西藏的工作不可能大的進展,漢族有漢族名字,藏族有藏族的名字,阿沛同志這個名字就很好麼,我反覆地強調,第一條要在中央的統一領導下面,充分行使民族自治區的自治權利,這是六條裡面的第一條。我今天沒有講得很仔細,因為萬里同志召開了許多座談會,他講得很好。今天在座的縣委書記以上的都在這裡吧?你們根據你們自己的特點,制定具體的法令、法規、條例,保護你們自己民族的特殊利益。你們都要搞啊,以後你們完全照抄照辦中央的東西,我們就要批評你們啦!不要完全照抄外地的,也不要完全照抄中央的,一概照抄照搬是懶漢思想。這是第一條。

                                                     休養生息減輕群眾負擔

第二條,從當前西藏相當困難的情況出發,要堅持實行休養生息的政策,要大大減輕群眾的負擔。黨前西藏最大的事實,就是群眾生活水平還相當貧困,這個同志們了解得比我們多。我們的意見是,要大家建請群眾的負擔。我們可以相當做主的。我們回去當然要向中央報告。我們確定在幾年之內,多少之內還沒有定下來,或者兩年,或者三年。或者五年,免去西藏人民的徵購任務。就是免去派購免去分配任務,還要取消一切形式的攤派任務。今天你去修個路去,發給你半斤糧食,無償或半無償勞動,要廢除一切無償的額外的攤派任務。有的同志提,有些牧區美有糧食怎麼辦呢?可以實行自由議購嘛,你願意賣就賣嘛,他不願意賣就不賣嘛,我相信有多餘糧食的,他肯定要賣,自由議購。他自由議購,他換購,他互相調劑。要廢除那個分配任務。那麼,沒有糧食怎麼辦呢?沒有糧食你們庫里還有糧食,我們查了,這是一個辦法,挖庫存。第二呢?我們從內地調進糧食來,第三呢?我們已經確定了方針,我們從尼泊爾、印度搞點對外貿易,從尼泊爾、印度進口量是比內地掉兩是便宜得多。必要的時候,我們還要減點人,我這個下面還要說。議購、換購、集市貿易、等價交換、農牧民完全接受得了嘛!同志們,你們不要擔心嘛!我們有些同志做糧食工作的做了幾十年,不要擔心。我們最近兩年全國糧食大增產,前年,去年我們一共增產八百億斤。去年安徽走後門賣糧食都賣不出去,沒有倉庫。你們每年辛辛苦苦千方百計搞半年,七、八個月,辛辛苦苦搞了多少糧食呢?去年搞了一億四,算個啥啊!得罪那麼多的老老百姓。老百姓拼命地說,叫做四百斤以上的先徵,他說我沒有,我只有三百九十八斤,少兩斤你不要徵購我的。你何必搞那麼緊張幹什麼呢?下個決心,至少兩年,免除徵購任務。同志們,這點我們是說了是算話的。要堅決實行這個辦法!要堅決實行這個政策!不是你們先實行的,好幾個省市實行了的,內蒙古實行了,陝西實行了,甘肅現在也實行了,你們是第四、第五。幾千萬塊錢怕什麼呢?我們負責,犯了錯誤中央處分我(萬里插話:絕不推,我們決不推),我們決不上推下卸,好漢做事好漢當。任榮同志告訴我,只要採取這個辦法,兩年就可以翻身,兩年就可以大大好轉。(萬里插話:打點折扣就是三年。)是啊!三年嘛,三年要大大好轉嘛!改變那個貧困面貌嘛。(萬里插話:至少是不少人不要飯了吧。)至少是沒有要飯的嘛。這是第二大措施。

  實行特殊靈活政策

第三個大政策,要在所有的經濟政策方面,西藏要實行特殊的靈活政策,便於促進生產的發展。靈活政策加上個特殊,所有政策,包括工業、農業、財貿、外貿、牧業、手工業、交通,在所有的經濟問題上面實行特殊的、適合於西藏的靈活政策。你們不要忘記我那個「特殊」,適合西藏情況的呵!我們要向中央報告,目的是為了較快地促進西藏的生產的發展。同志們,剛才我不是講了嘛,你們西藏佔全國領土八分之一,你們平均每個人有多少土地呢?平均啊,我是連雪山算進去了。有點誇大啊,我們內地每個人只有兩畝,你們二千二百五十畝,當然了,有些地方是不毛之地,缺氧啊,石頭啊,物資是豐富的,自然條件基本上好的,可得好好地搞啊。我說你們這個地方啊,在我看起來,沒有什麼純農業區,一個是農牧區,一個是林牧區,一個是純牧區,主要三種區,單單地搞農業是沒有出路的。譬如說江蘇有個典型的縣,叫常熟縣,它是農業三分之一、手工業三分之一、副業三分之一。單單靠糧食要富裕,一千年都翻不了身。要搞多種經營,要搞農業同牧業結合,要搞同副業結合,要搞手工業,要把政策放寬,不要一想到糧食就是小麥、青稞麼。
我三十五年以前到過你們藏族區,是四川的藏族區,這個藏族區,除了青稞麥以外,還有蠶豆、豌豆、蕎麥、土豆,一顆大羅葡二十多斤,南瓜也特別甜,還有什麼元根等等。為什麼老是想著這個麥子呢?藏族種的辣子那麼長,(萬里插話:他們說一畝地的辣子可以收回千把塊錢。)大蒜、蔥,聽說還有蘋果也是很好的,我沒有吃過你們的蘋果。那個糧食有幾十種,生產隊願意種什麼就種什麼,你們干涉他幹什麼嘛,東方不亮西方亮,政策要放寬。這方面,萬里同志和縣委書記談得很多,他說要搞責任制,生產隊要劃小(萬里:個別的隊可以包產到戶),有那麼個村子只有一兩家,我看也不叫包產到戶,他幹多少就幹多少。有同志怕「資本主義」,他靠勞動怎麼叫資本主義呢?資本主義是剝削人家才叫資本主義,自己勞動有什麼剝削價值。他幹多少就給他多少,我是講單家獨戶,我不是講所有的地方,你們不要誤會我的意思啊!(萬里:不要誤會了,提倡包產到戶那不行啊!)你誤會我就糟了,說胡耀邦五月二十九號在西藏提倡包產到戶了,我不是這個意思,(萬里:提倡按實際情況辦事,提倡實事求是,提倡多勞多得嘛。)對!多勞多得嘛,你們把它放開嘛,把手腳放開嘛,(萬里:就是讓群眾充分發揮自己的積極性。)他那個房前屋後,讓他種南瓜嘛,我們國家拿出一點錢來幫助他種草嘛,種樹嘛,(萬里:發展家庭畜牧業。)把草籽給你,把樹籽給你,你五年八年以後有了收入,你再還我種子錢,行不行?你們要想出一點辦法,我提倡你們七十三個縣,每個縣委一定要自己種一塊草坪,種幾畝,種幾百棵樹,你們做示範。自留畜、自留地多發一點,一個家庭有一頭到兩頭奶牛,有那麼幾十只羊,你還有什麼牛、黃牛,還有什麼兔子,還有什麼蜜蜂。農民富了,我們國家才能富,你怕人家富幹什麼啊,我的意思放寬,放寬,再放寬。(鼓掌)犯了資本主義,不要你們檢討,我們檢討。這一條你們想清楚沒有?我剛才講包括副業、包括手工業,有困難時,國家幫一些,貸點款,不要利息,五年、七年再還,你們的財政局、計委要定出計畫來。(萬里:對手工業、集體辦的工業,適合民族特點的,有原料的,辦起來不要搞大的,大家伙不行,不適合你那個地方,上去下不來…….)下面我還要講這個, 萬里同志提議,還要和尼泊爾、不丹、錫金、印度發展地方貿易,這個我們去辦,去交涉。但是你們要採取積極態度,不要老是槍對槍,你來我就揍你,搞緩和唄,這個政策我另外再講。這是我講的第三條。

    國家撥款要用到農牧業

第四條,要把國家支援你們的大量經費,用到發展農牧業和藏族人民日常迫切需要的上面來,這是一大政策。同志們,我報告你們一個數目字,二十九年來,國家給了你們多少錢哪?不算國家直接投資的,不算軍費,給了你們四十五億三千多萬塊錢,你們記住這個數字,四十五億三千多萬。你們自己收入工商業稅、農業稅一共多少錢呢?二十九年來,你們只收了五千七百三十八萬。你看嘛,給了你們四十五億,你們自己向老百姓要的只有五千七百萬,我何必要那個五千七百多萬呢?
中央最近還有進一步的決定,今年給你們四億九千六百萬,從明年開始,每年遞增百分之十,遞增到一九八四年,就是八個億。全國二十九個省,沒有哪一個省像對你們這樣優待。給你們的優待是正確的,不是錯誤的,因為你們這裡重要嘛,地方大嘛,你們同六個國家接壤嘛,因為你們這個地方是高寒區嘛。國家支援你們的,比最多的省多一倍半。所以,這一條我覺得你們要公開宣傳,中央對西藏人民是很關懷的,是很照顧的。但是同時要指出來,多少年以來,錢用得是不得當的,浪費很大,把錢丟到雅魯藏布江里去了!話要講回來,我們不去追究責任,不要算老賬了,因為過去我們沒有經驗,但是要總結經驗。從今年開始,今年四億九千六百萬,明年就是五億五千萬,你們怎麼用?我發愁你們怎麼用,假設你們谁不負責人,有那個閉著眼睛一開,今天拿一個五千萬,明天拿一個四千五百萬,那還行啊!我的意見,你們區黨委要認真討論,(萬里:錢來之不易,要計算計算嘍。)這個四億九千萬是全國人民的血汗,是勞動人民的血汗啊,所以要認真討論,不許一個人做主,要負責任,要精打細算,要用得恰當(萬里:要用在一個發展,兩個提高上),簡單地說,就是一年要真正辦好幾件好事,現在我們有些事情,阿沛同志告訴我的,萬里同志告訴我的,那個藏族同志連木頭碗也沒有,酥油桶也沒有,連毛紡廠氆氌呢都沒有嘛,都是搞那個大和洋,人民適合的、需要的,腦子裡沒有想,沒有為人民服務的觀點怎麼行呢?陰法唐同志,你現在是第一書記啊,阿沛同志,我也同你說啊,如果西藏用錢不當,我們就找你們啊,這個不客氣啊,朋友是朋友,原則是原則啊,大家做證啊,要真正為人民每年辦點好事,有幾億嘛。一九八四年有八個億嘛,用到發展農牧業生產,用到人民日常生活迫切需要的東西上面來,這個你們要開動腦筋,你們將來要向中央寫出報告來,四億九千多萬你們要統一地使用。你們不要聽上級有些部門那一套,叫作打醋的打醋,打油的打油,我統籌兼顧,不能這里撒點胡椒面,那里撒點胡椒面。因為中央三十一條文件規定了嘛,你們具體統一安排嘛,這個問題我講不清楚,萬里同志講得很多了,所以我就簡略地說一下就行了。就是每年一定要辦幾件好事。(萬里:我補充一點,將來中央在長遠計畫當中,再給你們安排兩大項,一項水電,一項交通。)那就是中央另外給錢的,比如說修大飛機場啊,修大公路啊,修大水電站啊,中央另外給錢,我說的是給你們地方的,你們自己開支的,這是第四個大事情。

      堅持社會主義方向發展藏族科學文化教育

第五件大事情,要在堅持社會主義方向的前提下,大力地、充分地發展藏族的科學文化教育事業。這里有個前提,要堅持社會主義方向。我們漢族有些同志,有一個錯誤的觀念,說是藏族落後,我不贊成,這是錯誤的。藏族的文化是十分豐富、歷史悠久的,布達拉宮三百多年,大昭寺一千三百多年,西藏有悠久的歷史,有很高的、世界上聞名的藏族古文化,有很好的佛教經學,西藏有很優美的音樂舞蹈,有雕塑,有繪畫,有建築,有藏醫。我絕的西藏的音樂舞蹈,比我們漢族高明的多,當然嘍,我們也有好的嘍,一棒子打死也不對嘍,不要妄自菲薄。一個藏族,一個蒙族,一個維吾爾族,一個朝鮮族,他們的音樂,他們的舞蹈,總的來講,我覺得比我們漢族高明。我們漢族吃了一個大虧,吃了孔夫子的虧,「非禮勿聽,非禮勿動」,非禮的聽都不要聽,非禮不能動,這是孔夫子的兩句名言。輕視西藏的歷史、語文、藝術是完全錯誤的。但是,現在我們的教育事業發展的不好。我昨天同洛桑慈誠、多吉才旦、彭哲扎西同志談,我向他們建議要好好辦一所西藏的綜合大學,歷史、語文、神學或者經學、藝術、法律、雕塑,人不一定很多,有一兩千就夠了。考試,谁有資格就進來,谁沒有這個資格,你暫時不要來。藏族為主,百分之九十八是藏族學生,漢族學生到哪裡去呢?到內地去,要下決心為藏族人民服務一輩子的才來,否則你跑到這裡來當橋梁,過渡啊,這個不行,這個沒有什麼客氣的,今年辦不成明年辦。國家包起來,包也包不了幾個錢,一百萬就行了麼,四百元錢一個人,三千人,三四一百二十萬。辦點中學,辦所大學。考試不合格的,學習不好的就退學,擇優錄取,真刀真槍。那麼漢族學生到哪裡去呢?我們也不要一腳把他踢開,一腳踢開,你們也得罵我們。我們送回到內地去安排麼,還是上大學麼。我們保證麼,各得其所,公公道道麼。因為西藏大學要培養西藏的人麼。中學、城市裡的小學,經學,聽說現在廟裡面的文書圖籍都搞壞了,我們這幾年沒有什麼多少好聽的音樂,過去有好幾首歌,叫什麼「逛新城」,還有什麼獻上哈達,青稞酒什麼呀,還有那個北京的金山上,有多好聽啊。為什麼廣播電台現在不放啊。我覺得很好的,我現在年紀大了,也唱不出來,那個舞蹈也搞不出來。我覺得西藏的舞蹈好。我覺的漢族幹部在西藏工作的必須學藏文、藏語藏文,搞它一二十年,同我差不多,只曉得一個什麼吉祥如意,「扎西德樂」。你不要學我這個落後分子。為什麼不學?我覺得漢族幹部在西藏工作必須學藏語藏話,作為一種必修課,否則得話就要脫離群眾。所以要熱愛少數民族不是講空話,要尊重他們的風俗習慣,尊重他們的語言,尊重他們的歷史,尊重他們的文化,沒有這個就叫空口說白話。這個話很尖銳,你們聽了不要見怪了。我反覆地說,任何漢族幹部,任何忽視和削弱藏族文化的思想,都是錯誤的,都是對加強民族團結不利的。這是我講的第五個問題。

撤出絕大多數漢族幹部

最後一個問題,要正確執行黨的民族政策,極大加強藏漢幹部的親密團結。我重複說一遍,我們進藏的漢族幹部,對西藏人民的解放事業是有貢獻的,是艱苦奮鬥的。所有進藏的廣大幹部對西藏的解放是艱苦奮鬥的、是勤勤懇懇工作的、是有貢獻的,這要充分肯定。但是,是不是也有某些同志,某些人或者極少數人,有一點點不正之風呢?區黨委紀律檢查委員會,給了我一個不正之風的幾個表現的材料,我本來不想唸,因為共產黨員不能講客氣,必須要唸一唸。這不正之風的主要幾個表現是:第一條,違反民族政策,損害民族團結;第二條,利用職權安插私人;第三條,鬧派性,搞小圈子;第四條,不負責任,浪費國家和集體財產;第五條,作威作福,打罵群眾;第六條,搞特殊化,到處請客送禮。個別人或者極少數人,有沒有這個不正之風,我覺得應該講。共產黨員嘛,是就是,非就非,那麼,至於是藏族有些同志,個別同志也講了一點錯話,作了一點錯事。我覺得主要不能怪他們,主要是我們的責任。因為,我們是老師嘛,我們是老大哥嘛。二十九年以來,我們的藏族成長了,培養了,鍛鍊了一大批優秀的、很能幹的藏族幹部,一大批能幹的、同群眾有聯繫的,這個台上包括很多:你比如說阿沛同志這個人是有功的,幾十年以前就是有功的。還有熱地、巴桑同志啦,好多縣委書記啦,還有楊東生同志啦,還有多吉才旦同志啦,還有彭哲扎西,還有帕巴拉同志,還有洛桑慈誠同志,一大批吧,幾千幾萬吧!這是我們黨的民族政策的一個最大勝利之一啊。同志們,我們漢族同志要為他們 ── 藏族幹部的成長表示高興啊!這是我們的很大成績之一啊!我們要建立這麼一種思想:經過這麼多年,他們已經成長了。中央不是號召我們研究新情況,解決新問題嘛,新情況呢,就是他們成長起來了,那麼解決新問題呢,就要把擔子多給他們,他們挑這個擔子比我們挑得好。所以,我們決定這麼一條,聽說有些同志不通,不通也得通,先決定後打通。這也是毛主席、周總理生前的教導,藏族幹部先佔百分之六十,漢族幹部佔百分之四十,五十年代末到六十年代講的。作天我們商量的結果,在兩三年之內,我的意見最好是兩年,把國家的脫產幹部,我不是講的不脫產的,不脫產的那要全部是藏族,國家的脫產幹部,包括教員啦,藏族幹部要佔到三分之二以上。(萬里插話:我那天提了個二八開。)他比我還要激進一點,我也贊成。他說藏族幹部佔百分之八十,漢族幹部佔百分之二十,(萬里:我指的是縣級幹部二八開,區級幹部百分之百,至於科技人員,這些問題,只要藏族歡迎,有多少佔多少都可以,我沒有意見。)軍隊幹部不在內,咱們講清楚呵!軍隊幹部,兵也好,幹部也好,要漢族幹部為主。地方幹部,我的意思,兩年,最多三年,脫產幹部或者三分之二以上,或者是二八開。我們跑到這個地方,三十年啦,完成了歷史任務嘛!我們身體又不適合,工人、服務人員,為什麼要漢族來幹?我還告訴你們一個材料,毛主席在四二年為什麼提倡大生產呢?陝甘寧邊區二百二十萬人口,養了五萬多人,就是百分之二多一點。那個時候供應緊張得很。雞也買不到,肉也買不到,那個票子一天一天地漲。老百姓有意見,毛主席當時是非常實事求是,後來一調查,公糧重了,徵購了二十六萬擔。毛主席下個決心,減少十萬擔。搞大生產,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現在西藏怎麼樣啊?西藏人口共有一百八十三萬,但連部隊有三十萬漢族同志,這怎麼行呢!我們回去以後第一條就匯報這個問題。我在小會上講了一下,萬里同志也講了一下,有同志不贊成,說這麼一下子百分之百的漢族同志要回去怎麼辦哪?我說也好辦。百分之百報名,然後組織下命令留下百分之十五不許走,共產黨員聽命令嘛!當然也要說清楚,回去的時候,我們負責安排,絕對負責安排。你們在西藏作了貢獻,你們努了力。我們不會把你們一腳踢開的!那我們就叫沒良心了。我們現在把組織部副部長留下來,專門辦這個事。但是,話也要講回來,你們的要求也不要太高了,也不要使我們太為難了。如果實在安排不合理的,你們寫信,寫給中央組織部,寫給中央書記處也可以。我們這些人是看群眾來信的。但是,我不是反覆地說嘛,你們要提得合理。比如說,有一條我就不贊成,你們有人要一個立方米的木材,把什麼家具都要用汽車搬回去,搬回去要兩千塊錢的運費,家具値一千塊錢,這個還行啊?我們給你們一點錢,你們到內地去買行不行呢?這個慢慢地商量嘛,這些事情好商量嘛!都要搞得合情合理嘛,對不對啊?這樣做會不會引起幾萬個漢族工作人員幹部的動亂?我們都要走啊,看你們怎麼辦?我們總有一些好共產黨員、好樣的,我相信這一條。所以,傳出去不要怕,郭錫蘭同志最怕啦,陰法唐同志也有點擔心,巴桑同志擔心不擔心我就不清楚啦,也擔心哪,你怕什麼呢?我就不擔心。你鬧翻個天哪!我相信大多數是好同志,能站好最後一班崗。我相信你們好同志是會佔絕大多數。這個方針我們是把它定下來了的。要有計畫地、相當大批地回到內地去妥善安排工作。目的呢,你們沒有算這個賬,減少五萬人一年就減少兩千萬斤糧食,不知你們算沒算這個賬?我們現在從內地把豬肉、雞蛋、大米、白面,還有日用品,運上來,要花多大力呀!這麼一來,我看三方面會滿意:中央滿意,漢族幹部滿意,藏族幹部同人民滿意,三方面滿意,我們為什麼不幹這個事情呢!那麼將來你們年紀大了,你們回去走走親戚,來找找阿沛同志、來找找帕巴拉同志、洛桑慈誠同志、巴桑同志,他們不請你們吃點好東西啊。這一條是堅定不移的,你們把它討論清楚,不要刮什麼風。刮妖風我們也不怕。只要我們是一心一意為黨工作,為人民辦好事,我們就不怕。

五到六年扭轉貧困局面

我要講的六條,就講到這裡為止。我還要想講幾句結束的話,所有的六條,目的是為什麼東西呢?希望兩到三年,扭轉西藏人民貧困的局面,或者初步扭轉貧困的局面。五年到六年,要超過三十年來最好的水平。十年要比較大幅度地富裕起來。
每個共產黨員,不為這個目標奮鬥,我的意見叫不合格!就是不合格的共產黨員!我們的共產黨員沒有什麼私利,我們唯一的目的,唯一的宗旨,就是為西藏人民,為全國的人民,為全世界的人民謀福利,辦好事!
最後,我祝賀我們的藏族人民同我們的漢族人民和解放軍,親如骨肉,情同手足,永不分離!我祝賀我們藏族的同志,在兩三年、在三五年,在八十年代,同心同德貢獻自己最大的力量,為西藏人民大翻身努力奮鬥!

                                            2015年元月16日轉載於(《中國時代》1998年四月份雜誌)
转自藏人行政中央官方中文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