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10日星期三

RFA专题﹕周永康案背后的政治传播术运作

周永康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回母校中国石油大学参加校庆



中国官方媒体于上12月6日淩晨,发布周永康被批准逮捕及被开除党籍的消息。而人民日报在12月10日以党的"叛徒"来形容周永康﹐指他泄露国家机密。这场始于2012年2月的"龙虎行动",以司法名义,为这个前任的司法最高统帅敲下了第一颗螺钉。而中共当局围绕周案进行的舆论传播术,却一直不为外界所熟知。(罗伯特/戴维森报导)

消息指出,周永康落马,是在中共高层的主导下展开全面调查,同时,周案的背后,还有一个极其复杂的媒体运作的过程。先后经历了周永康在媒体的在六次"打卡",民间则先后出现五波马上公布周案的传言,与之相对应的是《财新》杂志步步进逼的调查报导,新闻发言人的"你懂的",媒体和官方吊足了民众的胃口等系列运作。

据一位海外媒体知情人表示,围绕周案的媒体运作,早在2012年2月就已经开始。在薄熙来案还没有公开的时候,此时,周永康还位居政治局常委,但相当层级的知情人针对海外的爆料,就已经开始。

他说:我们整理的档有啊,王立军逃进去后是2月多少号?2月19号吧,2月19号我们就公开报导了与周永康有关嘛。这个不奇怪啊,重大事件他们需要提前在海外搞。有人暗示过,实际上王立军跑进去应该是交代了周永康的事。几个大的事情,你看包括他儿子被捕啊什么的,他们家那个什么白手套被捕,包括蒋洁敏,蒋洁敏我们提前一年就报导了嘛。

该知情人说,此次打虎舆论战,是缘于此前的重庆前市委书记薄熙来案舆论的失败。当时中共当局开动了所有的党媒,集中按照统一的口径进行了报导,但却收到了相反的效果。他们在周案时,则汲取了薄案的教训。

2013年6月23日,周永康曾视察齐鲁石化,陪同视察的职务最高的领导是山东省委常委雷建国。8月28日,原四川省委书记、中共元勋刘西尧的葬礼上,周永康的花圈、和其他领导人并列,出现在地方媒体上。

但仅仅6天之后,中国具有广泛影响力的《财新》杂志,以较大的篇幅报导了周滨在四川的白手套吴兵被捕的消息。9月15日,《财新》杂志推出特稿,将吴兵的中旭系背后的股东构成大起底,并直接点名周滨,及其远在美国的岳母詹敏利。这时,周永康的儿子,儿媳已经被完全控制,周滨的父亲周永康已经呼之欲出。

2013年10月1日,就在大家认为已经落马的周永康,却回母校中国石油大学参加校庆。这是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其后,他被拘押的消息疯传,但却迟迟得不到官方的正式应证。此后传言的春节前公布,依然没有消息。

今年3月3日,财新杂志再次以上万字的篇幅,全面起底了周永康在无锡的家族,第一次使用了周永康不为外界所知的名字,周元根。财经杂志的报导,还公布了其在无锡的老家被两次抄家,亲友被逮捕的事实。周永康倒下已是不言而喻,关于两会公布周永康案的传言再次传得沸沸扬扬,但一直到两会结束,当局依然没有公布,却等来了两会期间政协发言人一句"你懂的"。至此,这个表面上一直被民间媒体热炒、而官方秘而不宣的资讯,事实上已经有了半官方的说法。

7月29日傍晚,在几乎没有任何预兆的时候,新华社突然发布消息称,鉴于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由中纪委对其立案审查。仅仅一个小时之后,财新杂志推出了精心准备了半年,长达6万多字的《周永康的红与黑》调查报导。知名媒体人石扉客在研究文中中写到,这是当局媒体战操盘手通过一次次反复释放资讯又反复做空,以审美疲劳的方式成功完成了政治脱敏和压力测试的双重目标,最后由财经完成传播战上的最后一击。

海外中国学者吴祚来则认为,介于中国政治生态的特殊性,众多元老们的态度,具有相当的影响力。倒周的整个过程,就是一个不断释放资讯试探压力的过程。

他说:周永康的案子和薄熙来的案子是不一样的。一个是政治局委员,一个是政治局常委,因为在江泽民时代,政治局有一个潜规则,所有的刑法的处理,到了政治局常委,就止步了。所以很多的事情是,不断地试探,不断地释放一些敏感的资讯,通过海外媒体,通过财新这样的杂志,这个调查呢,也是直接的连在一起,秘书啊,家人啊,从周围人的腐败,慢慢地去动根,挖到他那里。

到此,周永康事实上已经是死老虎,但知情人介绍,故事还没有结束。舆论战和管控,依然在继续。

今年9月,将周永康从纪检移交到司法的预热全面展开。10日,中国国信办在网媒例会上,国信办副主任任贤良向外界吹风,称周永康案周边涉案人员开审,涉及100多人。要求所有的媒体,必须严格遵守报导要求,不明白的,需要请示。但之后,除了刘铁男等少数官员过堂,并没有出现官员大规模开审的状况。

10月7日,国信办下令,全国主要网站都在双首页和移动用户端转发《以严格的党内生活增强党性修养》、《反腐之道:从治标到治本》两篇文章, 10日,要求转发中青报的评论,称周永康徐才厚提拔任用大批行贿官员,并要求网站在首页积极转发《从严治党贵在立行立改》。

10月15日,财新杂志再次出手,以调查报导起底落马的原天津公安局长武长顺,文章称曾受周永康赏识庇护,2007年武长顺确曾遭有关部门调查,但被时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周永康以北京奥运安全为由保下。未经证实的天津坊间传闻,武长顺此番涉险过关,花费数千万元。

根据本台拿到的资讯显示,11月1日深夜,中国国信办下令,要求全国网站全面清理有关周永康的正面报导。一个叫夏永洁的禁令传达人员称,从现在开始,全网清理查删涉周永康正面报导、图片、视频等,查处其的报导除外,特别注意清理与现任领导同志合影,与江泽民、胡锦涛等领导同志合影等,包括移动用户端,并要求,在当日下午4点前报清理情况。

北京时间12月6日淩晨,新华网授权发布消息称,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并通过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周永康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决定给予周永康开除党籍处分,对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新华社的报导列举了周永康的五大罪状:
1、周永康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
2、利用职务便利为多人谋取非法利益,直接或通过家人收受巨额贿赂;
3、滥用职权帮助亲属、情妇、朋友从事经营活动获取巨额利益,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
4、泄露党和国家机密;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本人及亲属收受他人大量财物;
5、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钱色交易。此外,还留下了一个尾巴,称调查中还发现周永康其他涉嫌犯罪线索。

据知情人介绍,此次公布的周永康案,把一些重要当事人都切割开了。比如,周滨在成都温江的天蕴中心,最初就是以中组部四川分部的名义拿到的近百亩划拨地。但在周案已经公开的资讯中,对此丝毫没有被触及。而被外界广泛解读的泄露国家机密的内容,也丝毫不见向外界放风。

吴祚来认为,在这场舆论战中,新华社公布的资讯其实没有新东西。实质性的问题,他们不会公布。

他说:他们内部也不可能把这个公开出来。能公开的东西,只能是找他的腐败的、作风的这样一些事端去打击。一直都是这样,选择性地披露一些资讯,更多的资讯,更丰富的、带实质性的东西,他们是不会披露给社会的,怕引起对他们体制的一个质疑。

周案刚刚移交司法,是否公审、如何公审,成了最大的悬念围绕周永康案的舆论大戏,还没有结束。但吴祚来认为,即便是将周永康绳之以法,依然只是治标之举。但如果不能进行宪政的改革,这样的反腐,没有意义。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