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16日星期二

瀛台真言蠡測:“全民民主”也是一黨專政的同義詞(齐东野)

习近平瀛台游说奥巴马
今後中國的政治舞台上,在繼續明目張膽堅持"黨的領導"範疇的同時,很可能還將大規模地曲折使用兩個系列的代名詞,"全民民主"、"民主協商"系列,和"以憲治國"、"依法治國"系列,融會貫通,共同為堅持"黨的領導"的現代化、合法化、永恆化的夢而努力奮鬥。

习近平说說不倫不類的話

《人民日报》在一篇文章中披露了习近平的新語錄:"我們講究的民主未必僅僅體現在『一人一票』直選上。中國在追求民意方面,不僅不比西方國家少,甚至還要更多。西方某個政黨往往是某個階層或某個方面的代表,而中國的民主必須代表全體人民。為此,我們要有廣泛的民主協商過程。"
習在瀛台對奥巴马講的這番話,立論的事實和推理的邏輯足以令人瞠目結舌。
65年來,從鄉長、縣長到國家元首,中國只搞間接選舉,而且是那種叫人無法選擇的等額選舉。即使在夢中,也沒有"體現"過什麼『一人一票』的直選。此其一,擺事實。
既然從來沒有"體現"過,怎麼可以說"未必僅僅體現在"?又怎麼可以說"比西方國家……甚至還要更多"?情勝於理,太有點過分了吧?此其二,講道理。
再就邏輯而論,唯有同類項,才存在着比較之可能。能跟"西方某個政黨"對應的,可以是中國的共產黨或其他黨,絕對不可以轉換為"中國的民主"。用抽象的"中國的民主"作為某具體政黨如中國共產黨的代稱,撇開內容不談,形式就不倫不類。以元首之尊,說不倫不類的話,設若沒有難以啟齒之隠,簡直不可思議。此其三。

"民主協商"早已被毛搞得臭極

"民主協商"的名聲,早已被毛澤東自己搞得臭極。請看它的黃金時代:政協委員張東蓀,因在選舉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時棄權,被定為"帝國主義間諜";梁漱溟因膽敢協商農村政策,馬寅初因膽敢協商人口理論,都被毛棄之若敝屣;至於章伯鈞、羅隆基……的協商,更不待言。"民主協商"之所以被世人稱為"花瓶",哪里在丑化它,明明在美化它!更何況中國一切大事,統統由中共說了算,哪裡有過"民主協商"?前30年姑且為避毛的諱而暂且不論,專拿後30年來說:解決四人幫,有"民主協商"嗎?"南巡講話",有"民主協商"嗎?揪出陳陳薄周徐,有"民主協商"嗎?一言以蔽之,凡屬真正的大事,一定是本黨獨斷專行,不容"民主協商"置喙。既然如此,為什麼瀛台夜話的四句真言卻最後落實到了"為此,我們要有廣泛的民主協商過程"?"民主協商"何幸,平地青雲拔得頭籌,居然成為這一歷史性夜話的結論和目標?此不可解者四。
瀛台夜話,言簡意賅,通篇4句真言,卻有上述4處不可解。這是什麼情況?
如所周知,習總書記的班子中不乏飽學之士。習自己更是天縱英才,學貫中外,博古通今。何況APEC是他的重頭戲,習奧會是重中之重,瀛台夜話作為中美元首個人外交的點睛之作,於情於理,必須是傳世的經典,不允許出任何急就的瑕疵。試問上述那些疑問應該如何解釋才是?

瀛台真言:皇綱獨斷太平洋

愚以為恰如前述,夜話顯然遇到了難言之處,既然無法措辭,當然只能從權,改用"同義詞"替代。比方說,中共一貫不把"『一人一票』直選"放在眼裡,但如果赤條條地直說,很可能超出美國總統的承受能力,無奈之餘,只好委婉地修辭為"我們講究的民主未必僅僅體現在『一人一票』直選上。"再如中國政治制度的核心明明是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權,中國特色的價值觀的核心也同樣是中共的領導權,但在外交場合,同樣遇到了對方承受能力的極限,不得不為此專門創造了不至於把美國總統嚇跑的代名詞。
如果在直來直往的語境裡,瀛台真言本有可能如此這般表達:
"我們中國共產黨從來不認為『一人一票』的直選有多麼重要。我們自認為在追求民意方面,非但不比你們少,而且比你們多。西方的政黨只是某個階層或某個方面的代表,我們中國共產黨命定是全民民主的代表。毫無疑問,我們堅持黨的領導,全同於堅持全民民主。"
一蠡之小,難以測大海。上述蠡測如果錯了,歡迎高明不吝指教。如果萬一不幸被我言中,那麼今後中國的政治舞台上,在繼續明目張膽堅持"黨的領導"範疇的同時,很可能還將大規模地曲折使用兩個系列的代名詞,"全民民主"、"民主協商"系列,和"以憲治國"、"依法治國"系列,融會貫通,共同為堅持"黨的領導"的現代化、合法化、永恆化的夢而努力奮鬥。

有道是:
夜話瀛台字字真,秦皇政制自無倫。全民憲法囊中在,特色於今一嘴吞。
全民一黨最高強,普選自當輸一場。誰謂九州恃萬馬,皇綱獨斷太平洋。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12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