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18日星期四

王冲:普京,出來混,早晚都要還的(附易宪容:俄羅斯完美風暴的反思與應對)

Tom Janssen (The Netherlands), Cagle Cartoons
這個冬天,普京的日子不好過。
盧布暴跌,美國制裁,俄羅斯迎來了類似1998年金融危機的夢魘。說俄羅斯迎來寒冬算是客氣,對於這個國家而言嚴酷的冬天只是剛剛開始。
對俄羅斯而言,一切光榮歸於普京,一切磨難也歸於普京。這個從葉利欽手裏接過權杖的「真男人」,兩屆總統任期內對外修好與西方關係,對內打壓石油巨頭充盈國庫,民望甚高。以至於挾民意而修改憲法,捲土重來,讓民主化的俄羅斯走了個回頭路。
無論你是否喜歡普京,無論你把俄羅斯定位為獨裁國家或民主國家,應當承認普京確實是俄羅斯人選出來的。用《華盛頓郵報》的話說,普京執政的理念就是,讓百姓放棄一些自由和權利,政府給你們穩定和面包。而今,盧布暴跌,面包快沒了,而沒有面包的國家是難以維持穩定的。
普京到今天的境況,印證了一句話:出來混,早晚都要還的。
二戰後,通過武力或武力威脅,拿走一個國家的部分領土(指克里米亞),普京是第一個。之前薩達姆入侵科威特換來的是聯合國軍的打擊,導致自己最終崩盤並喪命。你可以說美國入侵伊拉克是非正義的,但就結果而言,美國最終完成撤軍,也沒有把伊拉克劃為美國的一個州。普京在克里米亞之後不收手,繼續挑動東烏克蘭的脫離運動。以至於參加G20峰會都沒人給他好臉色,只得提前打道回府。
對於俄羅斯的現狀,用多少陰謀論來分析都不為過,這背後有著政府、大佬們的密切配合,貨幣戰爭、能源戰爭的所有理論都可以用來推導。控制著石油定價權並能操縱貨幣的那些人,才是掌控這個世界的人。
很遺憾,普京不是,在國際市場上,賣家通常是沒有地位的。
俄羅斯受打擊,確實怪不得別人,當馬航的飛機從烏克蘭上空被擊落的那一刻,這個世界的多數人就更加認清了俄烏爭端意味著什麼。對內,俄羅斯威權加強,獨裁傾向明顯,媒體、獨立聲音受到壓制;對外,迷戀武力或以武力威脅獲取利益。這或許有成果,但不符合二戰後世界發展的潮流。
作為一個大國,俄羅斯不會很快崩盤,因為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但如果不改弦更張,它面對的將是漫長的冬天,這個冬天將是穩定的缺乏、底層的貧困和精英的流失,這對一個民族的精神是摧毀性的。問題在於,至少外表看來有民主機制的俄羅斯,能不能通過選舉做出調整,選出溫和的領導人,然後逐步緩和與西方的關係。
如果不能,或許是因為普京控制能力太強,或許是因為外界壓力還不夠大,或許是因為俄羅斯人擁有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強悍性格。普京的心思我們猜不透,俄羅斯人的選擇我們也猜不透。
面對執政以來史無前例的危機,普京會不會通過對外的戰爭的來轉嫁危機?這或許是一個選項,因為這符合他的個性,也符合俄羅斯通過製造更大危機來掩蓋既有危機的歷史傳統。這個國家的歷史,就是劇烈擴張、劇烈收縮的歷史。
當然,出來混,早晚都要還的,因為危機是掩蓋不住的,只能從根上解決。


【附录】
易宪容:俄羅斯完美風暴的反思與應對
國際油價暴跌,首當其衝的是俄羅斯,因油氣佔該國出口比重達75%,並貢獻超過一半以上的預期收入;再加上烏克蘭危機,美元強勢及歐美制裁,使得俄羅斯的債務危機日益加重,國際資金逐漸撤出,金融危機由此引發。俄羅斯央行在十二月十六日突然於凌晨宣布大幅加息650點子,把基準利率從10.5%調高至17%,無疑是以服毒來醫經濟病。這場危機會否蔓延全球,目前仍然相當不確定。
對於俄羅斯的完美風暴,市場上更多解釋的是陰謀論,是美國與俄羅斯的貨幣戰爭,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因為,風暴主要原因有三,即國際油價暴跌、烏克蘭危機之後的歐美制裁及美元強勢。
國際油價在短時間內暴跌,看上去很突然,但供求關係變化早就發生了,只是俄羅斯一直有一個心態,認為石油供應國能與以往一樣把油價控制在一個水平,可惜這只是總統普京的一廂情願。如果俄羅斯能夠調整心態,針對油價暴跌提前準備,尋找應對方式,便不會輸得這樣慘重。
至於美元強勢已持續了兩年多,在去年中,當美聯儲透露量寬政策要退出之後,全球新興國家就開始了股匯市場一波又一波的震盪,意味着資金將回流美國及美元強勢。從時間跨度來看,應有足夠時間讓經濟轉型及經濟增長速度調整,但俄羅斯並沒有這樣做。
對於歐美經濟制裁,這主要是與普京的「俄羅斯帝國夢」有關,是一個相當政治化的問題,無法通過經濟手段解決。如果普京改變對烏克蘭的做法,歐美逐漸解除經濟制裁,便能恢復市場信心,可惜普京看來不願意這樣做。
俄羅斯經濟是否會成為全球金融危機的黑天鵝,其實早就有迹可尋,化解危機的主動權一直在俄羅斯手上,問題是願意不願意做。如果普京堅持政治問題優先,我們更應該考慮這場危機的溢出效應及應對方式了。
首先,原油價格是否會企穩在現有水平是個問題,何況油價對盧布貶值壓力巨大。盧布貶值愈是嚴重,俄羅斯的「貨幣替代」規模就會愈大,資金逃離規模也愈大,只要國際油價持續低迷,盧布要走出當前貶值的困境並非易事。
其次,俄羅斯央行試圖重手加息來遏制盧布貶值、資金外流,一夜之間把基準利率從10.5%升至17%,依然無力令盧布止跌。有市場分析認為,俄羅斯有可能實施資本管制,但這樣做的後遺症不可低估。
第三,盧布暴跌不僅引發金融危機,更使得俄羅斯6,000億美元債務負擔雪上加霜,債務的違約風險大增。比如,自油價暴跌以來,反映主權違約風險的信用違約掉期(CDS)價格已經急升超過兩倍。不過,與一九九八年俄羅斯債務違約危機相比,現在還有一點喘氣機會,就看普京是否想化解,焦點應該是改變對烏克蘭的做法,並逐漸與歐美和解。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