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2日星期二

梁京:不自治,无自由——两岸三地新政治格局的重大意义


国民党在此次台湾地方选举中遭到惨败,奠定了两岸三地的新政治格局,意义十分重大。

这个意义最重要的内涵就在于,国民党的惨败,使得台湾未来政治发展的前景更加明朗化,那就是台湾政治将加速完成代际转换,从而摆脱统独思维的羁绊,全力深化民主政治改革,为台湾创造全新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模式,开拓前所未有的广阔空间。

多年来,统独之争令台湾政治陷于分裂和瘫痪,经济和社会发展因此失去了三十年前的活力。大陆与台湾经济融合带来的种种弊端说明了这样一个道理,大陆对台湾人民自由最主要的威胁,其实并非来自大陆日益增强的武力,而是大陆庞大而腐朽的权力经济对台湾自由意志和创造力的严重腐蚀。只要台湾人民充分发挥民主自治蕴含的无限潜力,台湾就不仅能不被腐朽的大陆牵著鼻子走,而是能像三十年前那样激发和引领大陆的内部变革。许多事实证明,在现代的国际环境和技术条件下,以强力来瓦解已经实现民主 自治的共同体的自由意志是不可能的,因此,在这个意义上,统独问题很大程度上其实是一个假问题。

本次台湾大选的结果表明,台湾的青年一代不仅认识到了这一点,而且,在民主自治体制的支持下,有能力把这种认知转化为政治行动,转化为新一代政治家的崛起。台湾政治格局的这一转折正当其时,因为智能化技术的革命性突破正在发生,台湾有极为优越的条件抓住人类文明迄今为止最伟大的契机。

智能化技术最革命性的意义就在于它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人类合作互惠的潜能,无需靠增加资源投入来提升生活的品质,改善社会的公平与公共福利。台湾社会没有种族和宗教冲突之累,因而更容易开发和实现智能技术的潜能。

这本来也是其他华人社会的长处,但香港因中央政府顽固拒绝兑现港人高度自治的承诺,没有机会像台湾人那样轻装前进。不过,台湾太阳花革命的胜利,对香港青年人不放弃自治的理想,显然是非常有力的支持。台湾经济和社会若转型成功,对香港未来的发展也会有非常直接的影响。

至于大陆,台湾政治的大变局,意义更加重大。近年来,由于中国经济总量的迅速增长与台湾政治和经济困境形成了鲜明反差,在中国的权贵阶层,乃至在台湾的权贵阶层,对政治大一统的迷信膨胀的很厉害。习近平的所谓"三个自信",与这种膨胀有非常直接的关系。而事实是,对权力的迷信,尤其是对中央集权的迷信,已经给中国带来了一场巨大的灾难。尽管中国的经济危机、社会危机、环境危机,乃至健康危机都已经发展到了无法掩饰的程度,但当权者依然坚定不移地相信,唯有更加集权,才是解决问题之道。这样的认知,不仅将让问题更严重,而且不断增加著危机灾难性爆发的风险。

台湾政治格局的转变,如果能够迅速推动台湾经济和社会发展新模式的发展,对两案政治制度和治理理念的竞争将带来新的活力。我们看到,网络技术对于中央集权的政治大一统既有挑战性,也有重要的支持功能。这是因为网络技术大大增强了中央当局收集和处理信息的能力,从而有利于政府对社会的控制。

由新生代政治家推动的台湾政治变革的一大进展,就是一种新的政治话语和政治文化的创造。这种新的政治话语不仅对政治集权具有解构能力,而且对新的政治文明和新的生活方式具有建构能力。这对于大陆青年一代的政治成熟会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中国青年一代对于当局空洞和逻辑混乱的官方话语已经厌恶不堪。但是,在缺乏政治自由的语境下,要创造出具有建构性的话语并不容易。台湾新生代政治家对大陆未来政治发展一个可能的重要贡献,就是把这种新的话语和政治文化扩展到大陆新生代的政治话语中。事实上,这个过程已经开始。

不自治,无自由。历史上,中国政治发展的最大困境,就是缺乏稳定的自治空间和持续体验,令中国人缺乏政治自由的精神和文化资源。此次台湾政治变局与香港僵局的鲜明对比,再次证明一个充分自治的政治环境,对于自由的政治秩序不断演进的重要价值。网络技术提供了这样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台湾政治自由的经验,能够为大陆的政治发展提供重要的精神和文化资源,从而大大加快大陆政治转型的历史进程。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