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16日星期二

杨彼得:大陆政改的可能性有多大?

习近平与王沪宁(左)

中紀委所屬中國紀檢監察學院原副院長李永忠近日撰文,再次呼籲設立政改特區的,先行先試,探索「形成科學的權力結構」。李永忠是中共黨內知名的「制度反腐」專家,以此身份公開談論設政改特區的問題,雖只關局部「小局」,其實也事關中國政治大局,頗堪玩味。
雖然文章是應某門戶網站之邀撰寫的中國反腐年度述評,按照很多人的傳統思維不夠「正式」與權威,但李永忠有關設立政改特區的主張屢屢出現在廣州、北京、上海等地的權威官方媒體上,黨內並無機構指責他亂講話。公眾不知道的是,李是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的智囊之一,其對中共權力核心關於政改的態度應是了然於胸。由他的口徑,我們可以推測中共高層在政治體制改革上的底線和可能的「方針政策」。
中共會不會搞政改,我們必須觀察的指標人物有兩個,一個是老大習近平,一個是三任老大的首席智囊王滬寧。
習近平2012年10月上台以來,一直以改革家與正統派示人。在一些內部傳達的講話中,習近平批評「普世價值」,直陳民主之不符合中國國情,誓言「紅色江山永不變色」,在很多人眼裏有些左的光譜。但這也不過是凸顯了習的兩面性。不要忘了,習父仲勛公可是中共黨內的「民主派」人士,習近平難免會有些民主化的基因。但也要承認,習氏父子由於黨內所處位置不同,他們的政治光譜會有較大不同,但習近平具有較大的可塑性,這應當是無可置疑的。
大家都已經看到,習近來現在執政的一個總目標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而政策上則是三中全會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與四中全會提出的依法治國,後者是前者的具體化,但也具有獨立的全局意義。習近平深知改革的必要性與緊迫性,光是全面深化改革與建設法治國家這兩件事,能夠在十年任期內做到七八分就算不錯了。至於政治體制改革,顯然不在他的議事日程上,但形勢比人強。如果風雲際會,習近平也不是不會在政改上有所動作。
王滬寧能夠成為三任總書記的「政治化妝師」,說明他的一些藥方還是頗得老大們認可的。說白了,王滬寧是一名所謂的「新權威主義」者。據王滬寧在滬時期的友人回憶,1986年,王滬寧撰寫了《現代化進程中政治領導方式分析》一文,刊登在《思想研究內參》上,直送中央書記處。到1987年,此期《思想研究內參》被中辦轉發,高層看重的即是王滬寧一文。其核心思想是,中國的現代化要由中國共產黨集權,實現現代化所需各類資源的高效配置。後來有人將之命名為「新權威主義」,現在所謂「中國模式」,即其實踐版。
雖然王滬寧是一名新權威主義者,但他在價值追求上應該還是一名民主主義者。十八大前,有人扒出王於1986年發表在《世界經濟導報》上的文章《「文革」反思與政治體制改革》,重新轉發在網絡上,引發諸多聯想。其實1986年王還發表過一篇文章,題目是《高度民主與精神文明建設》,可見「高度民主」是他的政治理想。1989年春學潮勃興,王既無聲援,亦無反對。5月4日,王與友人合撰《推進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民主建設》,發表在上海市委《解放日報》上,兩人提出:既不是民主緩進論者,也不是急進論者,主張中國民主化要從推進黨內民主起步。
現在王滬寧與習近平相遇,習近平主張「黨領導一切」,而王滬寧一直主張中共集權,二人應可惺惺相惜。王滬寧之新權威,不是堅持黨的領導即可大功告成,而是需要毛澤東式魅力型領袖,在目前中國的複雜局面中「罩得住場子」。在復旦執教時期,王滬寧與同事編著了政治學教材《政治的邏輯》,其中專門談到「民主的示範效應」,即西式民主已經發揮「榜樣的力量」,使中國精英幾乎人人心向往之。領袖沒有巨大的魅力與魄力,若想在今日中國搞新權威主義,弄不好就兵敗如山倒,死無葬身之地。習近平橫空出世,對於王滬寧來說,可謂既救中國,又令「天生我才」遇明主。
當然,王滬寧也可以被稱為一個自由民主主義者。十四大以來的中共重要文獻,都不缺「民主政治」的論述,雖然從來只說不做,畢竟是對民主呼聲的回應。《政治的邏輯》最後一節是一個論斷,說「未來社會是自由人的聯合體」,也就是說,自由是人的解放的必由之路。雖然這只是學者的理論構想,未必會成為中國共產黨的實際政策,但我們也沒必要低估中共高層的認知與「品味」。
可以肯定的是,習近平不會在政改上破題。從江澤民到習近平,人人都強調中國的「戰略機遇期」,它主要是一種經濟發展機遇。這種機遇不僅指國際政治格局極有利於中國的崛起,而且指中國的經濟增長一直都有巨大潛力,可以持續地以較高增速增長,而且GDP有望一鼓作氣地超越美國。在中共看來,若是舍此千載難逢的戰略機遇,去推動中國民主化,那就是一種「顛覆性錯誤」。中共現階段不僅不會破政改的題,作為對自由民主思潮的回應,實際上還要加大集權。
習氏「中國夢」,一言以蔽之就是超越美國做世界的老大,如果美夢成真,即是不世之偉業。而在王滬寧看來,到時候中國進入世界權力的藍海,擺脫掉美國的軍事霸權和政治文化霸權,中國可以自由地作出選擇,想往哪兒去就往哪兒去。
新權威主義再搞個十年,習與王都不會覺得有何不該、有何不可。此期間搞所謂「政改特區」,完全沒有可能。但由著李永忠這樣的內部人討論一下,也用不著神經緊張。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