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15日星期一

南桥:整人者必被整

周永康、梁克(右)
中共中央政治局宣布開除周永康黨籍移交司法處理,人們立即注意到周永康的罪名裏多了一個「洩露黨和國家機密」。這個罪名說重就重,於是紛紛傳言周永康判死的可能性。然而,周永康案文火慢燉,歷時經年,外傳的蛛絲馬迹都給人們挖了個透,在此之前卻誰也沒料到有這個罪名。黨中央也不給個線索或暗示,社會上大家就只能猜測。他洩露的是什麼機密?位至九大常委之一的周永康需要洩什麼密?向誰洩密?對黨和國家造成了什麼損失?
幾乎與此同時,海外媒體報道,年初被中紀委帶走並宣布免職的前北京市國安局長梁克已被逮捕。外媒報道,梁克涉嫌把來自國安局間諜網、電話監聽和來自告密者的信息「非法」轉交給周永康,為其提供幫助,還涉嫌監視部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行蹤。
我在這裏給「非法」兩字打上引號,那是因為我相信中國的立法機構「人大」根本沒有立過法來規定北京的國安局長的職責範圍內,什麼是可以做的,什麼是不可以做的。「無法」就談不上「非法」。梁克作為首善之地負責國家安全的執行官員,把工作中得到的重要情報信息報告給頂頭上司,全黨全國負責治安維穩的政法委頭頭周永康,難道是非法的嗎?他到底監視了誰,竊聽了誰,聽到了什麼,然後向上級報告就是「非法」的?
這個梁克,北京市的國安局長,何等的權勢,竊聽和監視本是他的本職工作,是黨和國家交給他的光榮神聖的重要任務。發生在北京的事情,如果黨和國家認為事關重大而竟然沒有及時掌握,那就是他梁克的失職。可見竊聽和監視決不是他的罪名,而是他的職責。報告給周永康,也許有越級報告的可能性,但也不見得不可以,太重要太敏感的情報是只能越級向最高層匯報的。梁克出事的要害,是他竊聽和監視的對象。外媒引述接近中共高層的消息來源說,梁克竊聽了國務院總理等人及其家人助手的電話,目的是「尋找任何腐敗的證據」。
這就是他「非法」犯下的事了,他「非法」在竊聽和監視錯了對像。也就是說,即使沒有明文規定,黨和國家內部一定有潛規則潛法規,有些人是不受竊聽和監視的,即使國安局長是在「尋找腐敗證據」,是在反腐。有一些人是在法律之上的,是不受「收集腐敗證據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包括這些人。就此一條就證明,如今的「依法治國」不是真正的法治。
隨著習總書記上台後的反腐打虎一波一波地進行下去,我們將會看到越來越多的梁克之類的人,在不久前他們還是黨和國家委以重任專門整人以維穩的人,不久就一個個被整而下了大獄。他們專幹竊聽和監視,他們可知道還會有人竊聽和監視著他們?他們收買和威脅可能的告密者,以掌握別人的行蹤,可曾想過他們身邊的人也會成為告密者,把他們的行蹤報告給更神秘的更厲害的人。整人者,整的人越多,自己被整的可能性就越大,挨整的時刻就越快到來。整人越凶者,被整的時候越沒有生還之路。過去半個多世紀黨和國家的光輝歷史一再地證明了,在沒有真正的現代法治的制度下,整人者必被人整,沒有什麼人是安全的。梁克只是又一個很快就將被遺忘的實例而已。
習總書記反腐打虎至今,雖然「依法治國」說得很多,但是他並不打算作出制度性的改革,建成真正的法治,習近平反腐打虎的政治性質越來越明顯,他的「依法治國」搞的是政治,和真正的法治是兩碼事。
我很好奇的是,最近兩年下馬的一連串人,以及可以預見將要下馬的更多人,特別是梁克這樣專門整人的打手,當他們在台上人模狗樣神氣活現的時候,想過有朝一日也有今天嗎?想過這一天會來得怎麼快嗎?
如果他們從來也沒想過,那他們也太集體愚蠢了,共產黨難道是一個弱智者組織?如果他們是想過的,周永康梁克之輩在他們飛黃騰達的時候就想過,他們整人也被人整,有一天會輪到他們,那麼,我更好奇了,今天在台上的人,今天整周永康梁克之流但並不打算將中國建成真正法治國家的人,是否夢見過,有一天他們也會被人整的?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