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11日星期四

承与前瞻:大和解与大联合(施明德)

施明德
今年地方大选像阵飓风、大寒流,已彻底摧毁国民党及马帝国。尤其是由郝柏村及连战亲自当炮手的"皇民说",绝不是郝龙斌一句:"选举结束,大家应该握手言和。"的空话可以敷衍了事的。皇民说已彻彻底底撕裂了台湾,是这次大选飓风最凛烈的元素!

台湾是个一再被外来殖民统治的地方。1945年再度被中国占领,台湾子民中就一直存在着中国史观和台湾史观的不同历史经验。经过一甲子的融合,经过民主化、自由化的洗礼,这两种史观已呈现成"台湾命运共同体"。虽然旧疾没有完全消失,偶尔也会像教科书中的史纲冲突,但,最后也都能以包容心让它不致太恶化成癌。这是全体台湾人民的理性自制和互尊的展现。

这次,由连、郝亲任炮手的皇民说,连汉奸、走狗都喷射出来,威力之大,射程之远,全台无人幸免。为救台北局,毁了台湾局,这是上帝要毁灭国民党,先使其疯狂的杰作。皇民说,更毁了国民党四大家族政治命脉:连家、郝家、高(朱)家、吴家全被后座力震倒。他们把自己放在台湾人敌对面。吴敦义此时才大剌剌表示自己是二二八、白色恐怖遗族,企图和皇民说切割,已无济于事,徒显投机,不堪大任而已。

放眼2016,国民党已无可战之将。战将全在皇民说中被歼灭。国民党怨不得人,这次是心怀中国史观者公然想扑杀台湾史观者的参政权、生存权!但台湾不能放任这些"高级既得利益的政客"恣意摧毁,选举过后不可能凭一句"选举结束,一切恢复原状"可以打发。我们须有更积极、有效的药方。

----只斗权力不争理念

1995年,我还在担任民进党主席时,做为一个反抗集团的领袖,我深切了解在争自由的行动中,台湾社会已累积了两股强烈的情绪。一种是台湾人因为被压迫,对压迫者的仇恨;另一种是统治集团对台湾反抗者的敌意。仇恨和敌意都是超强的情绪,不化解,台湾路将难平坦。我深切了解,这是我的责任,必须提出"社会大和解、政治大联合"的主张。我明知提出来是引火自焚,在仇恨正浓、敌意正炽的时候,是极端危险的事。但,内部不和解,我们将无法合力应付中国。

果然,我跟当时在政治光谱另一极端的新党领袖赵少康等人在立法院喝"大和解咖啡"后,立刻引起国民党和民进党内死硬派强烈反扑。国民党用极其下流字眼,骂大和解路线是"小养女和流浪汉苟合";民进党内基本教义派则斥骂我是叛徒,把我从台独神主牌上拉下来。台湾不像南非在缝合黑白冲突下有屠图大主教、曼德拉和戴克拉克的高度精神内涵的政治领袖。台湾一直对立下来,演变成现在被人民厌恶的蓝绿恶斗,只有权力之斗,没有理念之争。

大和解是一种爱的包容,它的落实,必须有政治大联合做支撑,让敌对各方在一个大联合政府下一起议论政务、分享权力、化解误会、排除冲突,结束仇恨和对立。迈过这种过渡期,台湾才能开展有核心价值、有愿景、有领导的不同政治党派,使政党政治走出"战时"状态,迈入"承平"时代。

马英九、国民党的危机,正是台湾的大转机。

——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