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24日星期三

李直:令計劃被調查,怎一個腐敗可道!

右起胡锦涛、令计划


12月22日是中国时令冬至,长夜里传来了令计划"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

令计划被调查,实则势在必行之事。从2012年——中国政坛进行领导层代际更替的敏感年的那起法拉利车祸起,令计划的命运就嵌进了那个倾覆法拉利的车辙里。据北京当地媒体是年3月18日一则简短的消息称,目击者看到在凌晨撞击桥柱而碎散的法拉利甩出一下身赤裸的男性当场身亡,另有两名女性重伤不醒,其中一名全身赤裸。尽管这起极具新闻价值的事件再无大陆媒体追踪,但事后不久坊间便风传赤裸下身驾驶那辆价值人民币五六百万元限量版法拉利的身亡者是令计划之子。此正可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人在干,天在看"。

现在看来,令计划之子在撞柱而亡的同时,也为令计划自己指定了留名之柱,更为中国政坛添加了关键而有效的变数。这样令人唏嘘、看似偶然的父子命事和家庭变故,尽管在令计划那张似乎输入了固定表情程序的脸上无甚表露,但实际上,天知、地知、令计划知,法拉利倾覆的车辙已经预现了令计划及其家庭、家族的命运轨迹。数尽历史风流人物,究竟有哪一个逃得过留名于或丰碑或耻辱柱?

然而,令计划之被调查,其因绝非仅在其子天价限量版法拉利的可疑出处上,也绝非仅在其兄其弟狐假虎威张狂且疯狂的腐败劣行上。令计划所为,怎一个腐败可道?将令计划列入窃钩者的盗行里,无异太轻慢了令计划。

令计划在中国政坛呼风唤雨以令天下的10年,是中国官场纲纪弛败失序、腐败蔓延至髓脊以致从历史上看已经命定了中国政治制度归宿的10年。虽然人们一般都以"名字+时代"如"胡锦涛时代",作为某段任期的领导人与历史进行"结算"的"结算单位",但是,令计划却以一人之下他人之上的地位,直接参与塑造了其10年间的中国政治品性乃至中共党及其国家形象。令计划必将与薄熙来、周永康一道,成为"结算"这段历史时绝对落不下、首先就要涉史其中的人物,是这段历史的史记列传中的必书人物。

令计划身处中国政治枢纽且控制这个枢纽10年,堪称中国上层政治实际运作的总导演。其身至如此高位却并无政治道行,所致结局已不仅是其本人不幸、家庭不幸、家族不幸,更展示了其委身寄生政治制度的无药可救性。没有现代政治规范,令计划不可能修其自身、齐其家庭,不可能管好下属及身边人。当然,其本人作为胡锦涛的下属和身边人,也不可能被管好。缺了现代政治规范,再无昔日传统之修身齐家的政治操行,所谓治国安邦就是一个玩笑。

在中共政治结构中,监督、制约令计划这样的人,难度极大,成本极高,非经权力更迭或非程序化的政治斗争而不能。这其实正是人们本应对无论因何种原因而丧子的令计划投以人性之同情,但实际上却难捺庆幸的根由所在。正是这样的政治运作程序和操作规程,不禁让人起疑:如果没有令计划之子的法拉利之撞,或者说没有令计划之子恰在政治敏感年的彼时一撞,令计划及其家庭、家族的政路、经途和财运之辙还将延伸到哪里呢?

亡令计划之子者,其子自作孽也,非法拉利也;毁令计划者,令计划自毁也,非其子也。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这些中国当代史列传中避不开的名字,其人或根红苗正,或草根成材,但全以毁灭终。这样的悲剧,怎一个腐败可道?这样悲剧,难道仅仅属于他们自己?

(作者是大陆政治观察家)原载《世界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