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11日星期四

高新:徐才厚与江、习的军委主席负责制(附:当年不续设军委秘书长是邓小平的指令)

图:邓小平与杨尚昆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里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徐才厚虽然"阔步进入总部机关"不是江泽民钦点,但却是在进入总部机关,以总政主任助理和总政副主任身份主持解放军报社的过程中成功地攀上了江泽民。
中共军史上的另外一位军委副主席林彪在世时曾经有过一句名言:枪杆子,笔杆子,夺取政权靠的就是这两杆子,巩固政权也是靠这两杆子。如此说来,军队系统的"笔杆子"对一九九二年十四大倒杨成功之后,急于在军内扬名立威的江泽民实在是重要的不能再重要了。
读者和听众们应该都注意到了一个月前习近平刚刚主持召开了一个"新古田会议",即特别选在福建召开的"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会议的最大看点就是突出强调"军委主席负责制",把"全军都必须无条件服从习主席指挥"和"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提到同等重要的高度。
现任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表态说:"要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坚持以习主席系列重要讲话为科学指南,坚定自觉维护和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随后,另一位军委副主席许其亮也利用人民日报向全党全军表态,强调:"军委主席负责制,是宪法明确规定的我国军事制度的重要内容,是党对军队绝对领导根本制度的最高实现形式。要围绕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完善和落实相关制度机制,确保全军一切行动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指挥。"
大概是两周前,解放军解放军总政治部又专门下发文件,要求全军上下必须"坚定自觉维护和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确保习主席决策指示落到实处,确保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指挥。"
有外界媒体分析说:"新古田会议"召开之后,"军委主席负责制"成为了热门词汇。解放军一再重申维护和贯彻"军委主席负责制",坚决听从"习主席指挥",显示出习近平意图在军中树立绝对权威,实现令贯全军。
这个所谓的"军委主席负责制",源出自邓小平主持制定的"八二宪法"。
一九八二年,已经是中央军委主席的邓小平提出全面"修宪",大提前就是彻底否定"文革"宪法,以"五四宪法"为基础。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把"文革宪法"中取消的国家主席重新恢复。
日后有当事人回忆说:(因为邓小平本人不同意亲自出任国家主席),根据邓小平的意见,八二年宪法规定的国家主席的职权与五四年宪法规定的国家主席的职权是不完全一样的,如没有规定国家主席可以召开最高国务会议和统帅武装力量等。国家主席都是根据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行使职权,没有自行决定的事,如公布法律,任免国务院组成人员、派遣和召回驻外全权代表,批准和废除同外国缔结的条约和重要协定,发布特赦令,发布戒严令,宣布战争状态,发布动员令等,都是根据全国人大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行使的。
"五四宪法"规定,国家主席统帅全国武装力量,担任国防委员会主席。"文革宪法"取消了国家主席,规定中共中央主席统帅武装力量。八二宪法对此应该如何规定?开始起草宪法时,比较多的意见还是要按五四年宪法规定由国家主席统帅武装力量,并按照这个方案起草了宪法草案(讨论稿)。
如此一来,只要邓小平不出任国家主席,势必就要交出军委主席权棒,邓小平当然不干。于是,他干脆亲自主持起草这方面的内容,亲自提出国家主席的职责不再包括统帅全国武装力量的表述,宪法要专门规定设军委主席,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都由全国人大选举产生。

根据邓小平的要求,起草小组在宪法的国家机构一章中增加一节,专门对中央军事委员会作出规定,并起草了条文的草稿,报请邓小平之后,他考虑了两天,提出再加两句话,一是中央军委领导全国武装力量,军委实行主席负责制;二是军委主席向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负责。
按照杨尚昆代邓小平对党内的解释,中央军委可以国家的名义行使领导全国武装力量的职权,对军队的工作有很大的好处。因为党内仍然还是有人担心设国家军委可能会影响党对军队的领导,为此党中央专门发了一个通知明确昭告:小平同志领导的中央军事委员会既是国家的中央军事委员会,也是党的中央军事委员会,是一套班子两块牌子,不会影响党对军队的领导。
当时还有人提出,宪法应当规定"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中国共产党绝对领导下的人民武装力量"。有人觉得这么写也有疑难之处。请示邓小平,邓小平表示"宪法序言中已写了党的领导,就包括了党对军队的领导,可以不必再写了。"
与如今的习近平一再强调,生怕党内党外、军内军外、国内国外都印象不深的做法完全相反,八二宪法出笼之后直到一九八九年底邓小平把军委主席职务交到江泽民手中的八年时间里,邓小平不但从来不要求党政军三方的宣传机器为"军委主席负责制"造势,甚至还要求杨尚昆指示解放军报"对'党指挥枪'的宣传口号不必使用的太频繁"。
近日来的《解放军报》组织刊发了一批军队将领在新古田会议上的发言,集体向习近平宣誓效忠。用中国国防大学马克思主义教研部主任任天佑少将的话说:"必须更加自觉地执行和维护军委主席负责制,确保党指挥枪的原则落地生根。"
这话的意思是,习近平是以党的总书记身份兼任军委主席的,所以听他的话就等于是听党的话,服从他的指挥就是服从党的指挥。而在邓小平时代当然不能这样解释,因为邓小平在一九八七年十三大之前只是以一个政治局常委,而不是以党的一把手的身份出任军委主席,而一九八七年的中共十三大之后干脆就是以一个"普通共产党员"的身份继任这一职务。
不过,靠强调"军委主席负责制"巩固自己"法定"地位的作法并不是习近平的首创。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可以查找一下二十一、二年前的解放军报,也就是当时由徐才厚把持的解放军报,不但把"党指挥枪"的口号喊得前所未有的响亮,而且也让许许多多的军内官兵和地方老百姓第一次被提醒,原来宪法里还有军委"实行主席负责制"的说法。
当然,"军委主席负责制"在解放军报上出现频繁最高的阶段还不是一九九三年前后徐才厚兼任解放军报社社长期间,而是二零零二年中共十六大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当时的徐才厚已经接替了于永波的总政主任职务,而江泽民则在交出党总书记职务之后死握军权不放,仿效当年中共十三大之后的邓小平,干脆连中央委员的名份也不要,以一个"普通共产党员"的身份继续留在军委主席的位置上。
就在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召开后的次日,江泽民继续留任军委主席的"决定"被公布之后,徐才厚便指挥解放军报在"新时期"的军内宣传工作中,多强调"军委主席负责制",不能单独宣传军队听党指挥的口号,要把"军队听党指挥"和"坚决服从中央军委和江主席的指挥"并列宣传。
到本文截稿为止,徐才厚的老窝解放军报发表的最新一篇点名批判徐才厚的文章题目为《做老实人不做"两面人" ——五谈以整风精神革除问题积弊》,文中说:越是贪婪的人越伪装清廉,越是荒淫的人越伪装纯洁,越是奸诈的人越伪装正直。徐才厚就是典型的"两面人"。他善于表演,擅长伪装,用假面具掩盖自己极其肮脏的灵魂和丑恶的行为,演出了一幕幕丑剧。"两面人"因迷惑性、欺骗性特别强,所以危害性、危险性特别大。待到东窗事发,他们往往已成为大奸巨贪,让人大吃一惊、难以置信。
表面上看,此文是在揭露徐才厚,但仔细品味一番,方觉得此文作者是在煞费苦心地为被徐才厚"迷惑"了的江泽民、王瑞林等开脱,意思是在说:不是当年的江泽民、王瑞林等人用人失察,而是徐才厚太具欺骗性了!


【附录】

当年不续设军委秘书长是邓小平的指令(高新)

cyl.jpg
资料图片:2012年3月5日,徐才厚出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法新社)

昨天(十二月四日),中共解放军报刊登一篇评论文章《讲信仰的不能丧失信仰》,文中点名批判自己报社的老社长徐才厚说:" 像徐才厚那样,管灵魂的出卖灵魂,管反腐的带头腐败,管干部的带头卖官鬻爵,讲艰苦奋斗的带头贪图享乐,即使信仰信念讲得再多,理想宗旨说得再好,也都是空言空谈,只能让人产生怀疑,只会遭到官兵唾弃。"

这段话正好总结了当年徐才厚从"基层部队"进入总政领导机关之后的三个晋级台阶,先是"管灵魂"的主任助理兼解放军报社社长,在总政治部领导分工中被明确主管宣传部、文化部和群众工作部等;继而是"管反腐"的,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挤走了周子玉,以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身份兼任了中央军委纪委书记职务;然后就是"管干部"的,以总政主任接班人身份和五年之后的军委副主席身份全面撑控中共军中组织和干部系统整整十年。

笔者在上篇文章里已经向读者听众们介绍了过去外界在报道王瑞林时,大都将王瑞林的政治经历说成是一九九零年任总政治部副主任、军纪委书记。其实,王瑞林是在中央军委主席办公室主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位置上被安排为十三届中央委员。邓小平辞去军委主席职务后,王瑞林的军委主席办公室主任职务改为"邓小平同志办公室主任",继而于一九九零年六月接替了尤太忠的军纪委书记职务,但并未被安排为总政副主任。一九二年十月王瑞林成为总政治部主任后的半年时间里,他是唯一的一名副主任。

说江泽民在一九九二年十月的中共十四大召开之前是名符其实的"儿皇帝",应该没有人不同意,但江泽民在中共十四大之后的军委主席职务变得有名有实,也还是在王瑞林的辅佐下逐渐完成的。

有消息说,当中共十四大召开前夜邓小平同意牺牲杨家将时,感激涕零的江泽民当场提出由王瑞林任军委委员并接替杨白冰的军委秘书长职务,但狡猾的邓小平担心如果这样安排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党内外,国内外都会看得明白他邓小平仍还不愿放弃"太上皇"的角色,不过是用自己的家臣王瑞林取代杨家兄弟继续代他邓小平"摄政",所以答复江泽民说"军委可以不再设秘书长,王瑞林进军委的事情可以从长计议,还是暂时先安排一个总政副主任的职务,协助军委主席多做点实事。"

如此一来,才有了中共十四大后王瑞林被宣布为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的"暂时性安排",谁想到一"暂时"就"暂时"了整整五年,而且其实还是被安排出任了军委委员。

中共十四大召开两年之后的一九九四年秋的中共四中全会是中共执政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标志就是该会决议中正式宣布了江泽民政权的"独立自主"。

一九九四九月二十五日至二十八日,江泽民在北京京西宾馆主持召开了中共十四届四中全会,并按照常规,于二十八日的闭会当天对外发表"会议公报"。"公报"中称:全会集中讨论了党的建设问题,并作出了《中共中央关於加强党的建设几个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江泽民同志作了重要讲话。另外,"公报"中也简述了会议《决定》内容的概要。

但是,会议结束后,其《决定》全文却一直拖到十月六日才由新华社发出通稿,次日统一见报,中间间隔了八天时间,而江泽民在会议上的"重要讲话"则如同他一九八九年六月十三届四中全会上的"就职演说"一样,至今仍然是"限制级"作品,其全文直到今天也没有公开见报,只是作为党的秘密文件在党内一定范围内作了传达。

对比一下"江核心"在此之前主持的历次几次重要会议之文件的公开见报时间,一九九二年十月的中共十四大结束后隔了一天,江泽民"政治报告"即全文见报;一九九三年十月的中共十四届三中全会结束后,也是仅隔一天,会议《决定》及所谓江泽民同时在该次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便同时见报。

那么,这次十四届四中全会的《决定》内容之所以拖了八天时间才正式公诸与众,只有以下几种可能:一,《决定》全文在中央全会通过时,与会者对其中内容要求修改的部分太多,修改后再正式发布自然需要时间;二,《决定》内容的某一或某几个关键之处,还必须等待政治元老,特别是邓小平的首肯才敢公开发表;三,《决定》中的关键内容过於敏感,中共高层担心发表出来以后引起舆论不安或党内外的骚动,所以才推迟了一段时间。

为了证实《决定》到底是在哪个环节上出了问题,仔细分析已发表《决定》全文,就不难发现其中有一处最为关键的内容,在四中全会结束当天发表的《会议公报》中没有引述。

这段内容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建设取得的巨大成绩包括:"在组织建设方面,恢复和逐步健全民主集中制,废除实际存在的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完成了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和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交接……"

这里,用党的中央全会《决定》的形式正式宣布"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和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交接"已经"完成",等於是向天下昭示:"以江泽民为核心"的中共接班集体已经实现了政治上的"独立自主";等於是以党"法"的形式正式宣布邓、陈两位"东、西太后"的垂帘听政时代已经结束,"江核心"的实际政治地位已经从"儿皇帝"转为有职有权的"决策人"。

四中全会《决定》正式公布后的一段时间里,中共各大官方媒体奉命开足马力进行大张旗鼓地宣传造势,连篇累牍的理论文章、政治社论等,都在刻意向党内党外、海内海外提醒"完成了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和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的交接",是中共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建设取得巨大成绩"的重要标志……,目的是希望外界能够因此由一九七八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是中国共产党历史"邓小平时代"正式开始的政治标志,自然联想到十四届四中全会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江泽民时代"正式开始的政治宣言。

为此,当时的《解放军报》上曾用了半版篇幅发表了三张尺寸基本相同,被摄者的姿式几乎一样的"领袖照片",照片上的三个被摄者分别是不同时代的三个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邓小平和江泽民。三张照片的排列顺序是:摄於一九六二年的毛泽东照片横置於报纸的左上方,摄於一九九三年江泽民照片横置於毛泽东照片之下,版面右上角是《解放军报》报头及发行日期,报头下面是竖放的邓小平照片,摄於一九八八年。

从三张照片的选题及整个版面布局来看,策划者确实是大费了一番苦心。照理说,到当时为止的中共建政史上,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不是三任而是四任,毛泽东与邓小平之间还有一个华国锋。虽然无视历史事实的《解放军报》不可能把华国锋同毛、邓、江一起宣传,但该报把这三个人的照片并列排放的做法,给读者的第一个视觉效果就是令人直接联想到一九七六年毛泽东去世之后,中国各地都把华国锋与毛泽东画象并列的历史。

当时的《解放军报》上这种把江泽民与毛泽东、邓小平三人只分先后,不分高低的排列方式,除了直接达到将江泽民吹捧成中共党史上的"三位历史巨人"之一的宣传效果,同时也是为了向外界宣示:前任军委主席邓小平也已经同毛泽东一样,已经是"过去时",而江泽民这位军委主席才是"现在进行时";中共党史、军史上的"邓小平时代"已经完结,中共政权已经开始了真正"以江泽民为核心"的"新纪元"。

而解放军报当时的这番"独具匠心"的策划者就是正在向孙忠同交付该报社社长职务的徐才厚,令江泽民"龙颜大悦"。日后发生的故事,留待下篇文章继续介绍。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