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9日星期二

李直:誰是周永康之後的下一個

令计划

习近平拍蝇打虎以来,每周五或周六傍晚都是中纪委宣布拍、打战果的时间。也因此,据说大陆官场上现在人人都怕周三或周四的会议,也都怕在这两天当中被上级领导找去单独谈话,并且这两天也是大小官员与家人保持联络最频繁的时间……当然,在中纪委的"战报"不再由新华社通搞发布,而是通过自己的官网宣布后,中纪委官网的点击率,也每每在周五傍晚达到峰值。

所以,中纪委选择在周五午夜,把周永康被开除中共党籍并交由司法机关处理的这只靴子扔落地上,许是出于避免惊动更多人的理由。但是,实际上,自中共宣布周永康接受调查以后,有关周案如何处理的问题,已经在相当程度上失去了轰动效应。周案非由法律程序始,其结局的法律后果也不过是开局政治决定的法律外衣。

周案之后,人们把注意力转向了周永康的下一个。周永康之后有没有下一个、谁是下一个?由此不仅可窥习近平拍蝇打虎的最终目的,也可循迹中共上层政治的大致走向。

11月28日,在中纪委宣布开除周永康中共党籍整前一周,中共党报人民网把掀翻周永康的拍蝇打虎归结为"五大外围战"。按说,这"五大外围战"分别是"'川军'嫡系最先被查"、"石油帮轰然坍塌"、"公安系统多名高官被查"、"秘书帮土崩瓦解"、"多名亲属事先落网"。

以此比照前一时期"五大外围战"以外的拍蝇打虎,则与所谓外围战最像者,非山西莫属。一般而言,山西虎蝇成堆,并非说明山西官场腐败尤其严重。其实,依大陆官场腐败程度,在哪个地方都可不费力气查出一众虎蝇。但是,查哪不查哪,以及先查哪后查哪,却要依政治上的"顶层设计"而定。因此,山西的官员集中落马,就与当初四川的官员集中落马、石油系统的官员集中落马和公安系统的官员集中落马一样,不过是掀翻某个大老虎的外围战。

事已至此,大陆媒体也已不再含混其辞,而是几乎公开指明打落山西众多虎蝇的目的,就是要最终掀翻胡锦涛的谋臣策士兼管家令计划。在山西官员集中落马当中,令计划之兄令政策落马实已明确山西反腐行动的指向。而并非官员、其身为商人的令计划之弟令完成的落马,是砸在令计划政治棺木上的又一颗重钉。

由此可以肯定地說,周永康之後的另一個,就是令計劃。

对比薄熙来与周永康被移送司法处理程序公告中的罪错内容,两者大同小异,几可换用。相信这些罪错内容,也可通用于许多落马的老虎或大老虎身上,其中当然包括周永康之后的下一个。处理周永康公告中所谓"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利用职务便利为多人谋取非法利益,直接或通过家人收受巨额贿赂;滥用职权帮助亲属、情妇、朋友从事经营活动获取巨额利益,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泄露党和国家机密;严重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本人及亲属收受他人大量财物;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钱色交易"等罪错,实际上只是其罪错的表象部分。

上面提及人民网"五大外围战"文章,在不经意中披露了拍蝇打虎的真正目的所在,而这也应该构成周永康及其下一个的真正罪错。文章说,"对于这些官员热衷拉山头、搞宗派、划地域,由此组成利益共同体,导致山头式腐败走高,对于这种'山头主义'、'圈子文化'我们应保持高度警惕,并实施重点打击"。

上述几点,周永康占全,而令计划不缺。依此"重点打击"的目标,令成为周的下一个,可谓当之无愧。

(作者是大陆政治观察人士)
原載"世界日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