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17日星期三

木然:是什么颜色在革命?

反对腐败,公开财产
最近,流行一詞,叫顏色革命。其實這個詞並不新,是老詞,但老詞具有了新內容。問題的起因是中央社會主義學院王佔陽教授在北京舉辦的《環球時報》年會上發言稱,香港的「雨傘運動」被指摘為顏色革命沒有根據,反而是周永康、徐才厚那些帶槍的腐敗分子最嚇人。王的發言惹惱同場討論的3名解放軍將軍,現場引發激烈爭論。一時間,關於顏色革命成為熱門話題。同時,有人指責王佔陽教授是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
王佔陽教授一直在強調和辯解道:周永康等腐敗分子搞「黑色革命」,讓共產黨蛻化變質,那是最標準、最要命的「砸鍋」。我說反腐敗、反「黑色革命」最關鍵,比抓幾個小間諜之類(反「顏色革命」之類)重要得多,怎麼就是「砸鍋」了?我看那些說我「砸鍋」的人可能就是「砸鍋」的,至少也是太糊塗!王佔陽教授的意思是,黑色革命是自我革命,如果任其黑色革命進行下去,共產黨就會自我倒台。如果此推論成立,那麼其他色的革命就不需要了。
王佔陽教授的觀點也在蘇聯共產黨那裏得到部分證明。蘇聯解體、蘇聯共產黨倒台,與蘇聯共產黨搞腐敗、搞特權有著極為密切的關係。原來在大陸的國民黨失敗與潰逃,也與國民黨的腐敗有著重要的聯繫。但是,腐敗是蘇聯共產黨倒台的重要原因,而不是決定性原因。如果權力能自我更新、自我糾錯,如果權力能得到內外的制約,那麼腐敗就會得到及時制止,黑色革命就不可能發生。
絕對權力是導致腐敗的根本原因,哪裏有絕對權力,哪裏就必然有絕對腐敗。蘇聯共產黨行使的就是絕對權力,他們壟斷經濟、壟斷政治、壟斷真理、壟斷文化,使經濟沒有活力,使政治沒有自我更新的能力,使真理變成僵死的教條,使文化不能創新,變成死水一潭。
從邏輯上看,黑色革命使蘇聯共產黨倒台,黑色革命也會使中國共產黨面臨著嚴重挑戰。中國共產黨為了避免黑色革命導致的後果,就必須反黑色革命,反黑色腐敗。這既可以說是對蘇聯解體、蘇聯共產黨倒台經驗教訓總結,也可以說是對中國反腐敗形勢的一種判斷。反腐敗沒有回頭路,否則腐敗就會形成新的浪潮。
從事實上來看,反腐敗形勢依然嚴峻,一些人頂風作案,共同對抗反腐敗,建立腐敗共同體,搭建反腐敗同盟,使腐敗難以深入進行,反腐敗與腐敗進入膠著狀態。與此同時,社會參與反腐敗渠道不暢通,形式單一,反腐敗人士受打壓的情況時有發生。社會反腐敗與公權反腐敗沒有形成合力、向心力、凝聚力。社會看客心態形成,有些人坐山觀虎鬥、坐山看打蒼蠅的遊戲。反腐敗的紅利又沒有及時向社會發放,看戲的高潮一過,終會曲終人散。觀戰的心態一旦形成,就會回歸黑色革命。中國人的看客心態是有著悠久的歷史傳統的,這傳統的力量一旦跟進,反腐敗就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叫人人不理了。
與黑色革命相對,就是白色革命。白色革命不是紅色革命,也不是綠色革命。如果說紅色革命是通過農村包圍城市的方式奪取政權,綠色革命是指國民黨的選舉下台,民進台及無黨派人士的選舉上台的話,那麼白色革命就是中國共產黨的自我革命,自我更新,自我糾錯。也就是鄧小平所說的改革是一場革命,是對體制的根本性變革。這種根本性變革是對蘇聯體制作根本性的告別,是對現代文明體制的根本性呼應。現代文明體制必須體現公平正義、自由民主、法治人權,是讓體制在文明中獲得永生。
現代社會,有兩種政治,一種是戰爭的政治,一種是和平的政治。紅色革命與黑色革命都是戰爭的政治,這種政治是輸者全輸,贏者通吃,是零和博弈。白色革命是和平的政治,是和平的革命,是漸進的革命,也是公開的革命。它與綠色革命在和平方面相一致,又具有自己的獨特之處。無疑,大力反腐敗是白色革命的一部分,但還不是主要部分。反腐敗為白色革命做準備,通俗的話來說就是通過反腐敗的治標為制度上反腐治本做準備。白色革命以公民為主體,讓所有人都參與到反腐當中來,讓所有人都參與到制度建設當中來,讓所有人都參與到法治建設當中來,讓所有人都感受到政治的尊嚴。白色革命才是真的革命,才是值得向往的革命。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