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24日星期三

余英时:回顾中国大陆的学术趋向

我现在要回顾一下最近中国大陆方面的学术趋向,这个题目当然很大,主要是讲人文方面。人文方面最重要的我所看到的是对于中国历史、文化、文学各方面的研究。只是中国人文学跟中国有关的部分的趋向,我所能见到的。我的看法不一定周全,可是我是有一点感想的。

比如说上海的《中华文史论丛》这类的东西,还有些专门的学报,那上面有具体研究的文章,研究具体的问题。等于中国过去清朝以来的考证学,对一个具体问题的考证,从头到尾常常看到很有原创性的创作,所以我很高兴。但是这是具体方面。问题是我们研究人文学有宏观与微观之别,宏观是指整个大体看法。因为宏观的建立是许多学者尤其是第一流的学仁提出整体的看法,对整个时代甚至于整个历史或者一部分的历史提出整体的看法,那宏观方面不能空话,从前就是共产党在毛泽东时代是讲论根本不讲史,是以论代替史,所以那是很荒唐的,就是马克思主义那套教条拿来反复宣传,与实际上的具体研究配合不上。具体研究也是在大的框架之下勉强提出一些问题。所以宏观研究受到马克思主义影响在过去最早的毛泽东时代的30年是没有进展的。

只有到80年代以后共产党在邓小平指导下好像有一种开放的趋向。这个时候学术也趁机而起,好像也开放了,有一度开放还很多,当然到了1989年的六四以后又整个封起来了。但是在封起来中间,学者就转向一个东西就是研究中国,比如说国学的研究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所以我所说的学术其实大概就是从20世纪初,就是六四以后不能再讲很大的文化问题的时候提出对中国学问的研究,在这个研究中间就恢复到许多清朝以来的,民国以来的考证之学。这些研究很有进步,可是大的问题上,宏观方面就不必要谈了,所以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许多学报上的成就,专属的成就从具体上讲都是很有用的,在教学研究方面都是可以参考的。可是对于建立整个中国历史是不是有提出一个马克思以外的新的看法?这个还没有任何进展。

这个主要原因就是共产党还是以马列主义为号召,马列主义为号召之下,它的框架是不能动的。所以大家只能在小的具体事情上做深入的研究,做比较仔细的考察,可是不能讲一个很大的历史的趋向。我现在讲的是一般的学术研究,这个学报上所能看到的,各个大学在进行的。许多大学我所知道的像复旦大学、北京大学、四川大学还有南京大学文史各方面都进行很深入的研究,也有好多学者在里面,可是都是不能正面讲这个比较大的问题,因为还是受了马列主义框架的限制。有了这个马列框架的限制还可以看出来现在还在流行之中,因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院长最近就提出要重新集体地写一部中国思想史,因为中国思想史大概从是80年代开放以后,大概主要是受了外面的影响,受了港澳、西方研究的影响。所以是完全违背马列主义的一种研究方式。把马列主义并不当回事了。

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在今天社会科学院的院长就要提议由一两百人好像要合作来写一部新的思想通史,我们先不管他的构想将来的成就如何?可是他提出的这个第一个原则就值得注意,就是他们是要回到马列主义,回到从马克思回到历史的五阶段论,就是原始共产主义,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然后到社会主义社会这五阶段论,这是斯大林钦定的。从马克思那里面找出线索来钦定的五阶段论。这五阶段论还是现在社会科学院院长所提倡的中国思想史的基本架构。我们可以想象在这个基本架构之下能写出什么样的中国思想通史?很大的集体创作?这是一个趋向,这个趋向就表示现在党对于80年代以来的,比较自由的人文研究有很多不满,想提出新的方式,然后可以用国家的意识形态来起主要作用。这是一个很明显的趋势,这个趋势是一个相当坏的趋势。

另外一个趋势就是过去80年代开创以后大陆学者做的80年代以来把民国时代的大的学者一个一个地做了重新的全集,重印了。包括像王国维、梁启超再加上民国以后胡适的全集,钱穆的全集,汤用彤、陈寅恪这些民国学者受到极端的重视,甚至于把他们捧到超过于神话的程度。可是民国的成就因此在80年代以后的学者中间认为是不可超过的,是学习的目标。但是现在因为共产党在经济上的发展,在党的方面好像要领导全世界了。所以现在就不甘心对于民国学术这样尊重了。所以现在就有人提出对民国学术加以贬斥。也不是完全消灭但是觉得也不过如此。认为民国学术甚至赶不上清朝等等。实际上清朝的考证跟民国以来的人文学术发展不可同日而语。

民国以后不但新的资料、新的社会科学观念、西方的观念都到中国来了,这是清朝所没有的。所以以胡适的中国哲学史来讲这是第一步,中国哲学史大纲就是超过清朝,在整个整体方面是超过清朝的。但是在考证方面又延续了清朝。所以说民国之学术不及清朝是不可能的。而现在甚至于认为共产党几十年在学术上已经超过民国时代了。那换句话说1949以后的学术成就应该在民国之上,这是现在一个很明显的新的趋势。这个趋势我觉得也是很危险。

有一种夸大狂慢慢进入中国学术,实际上1949以后的学术我们已经说过了从毛泽东时代讲起,从1949年到毛泽东死1976这是整个的教条主义的时代,当时发表人文研究今天没一个人看,没一个人参考。80以后的几十年当然有进步,我已经说过了现在很多的具体的进步是不少,可是是不是一定超过了民国?那就是很大的问题了。80年代以后有些什么东西可以传世的?有什么东西可以影响到整个世界学术研究的?这是可以具体考察出来的。我们可以说拿西方几十年所谓汉学研究来讲,他们所根据的研究都是民国时代王国维以来陈寅恪、胡适、顾颉刚、钱穆等等的研究。在西方、在日本受到发挥也受到质疑,但他们是学术的中心,影响到全世界。

可是80年代以后我们还没有看到西方学术界有指出哪些人的东西是他们必须注意的,可以说没有。我想民国学术还是不能被轻易地贬斥,这是我们注意中国当前学术趋向的时候所必须注意的问题。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