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19日星期五

王丹:狼外婆还是狼

刘士辉于2009年10月13日(广州白云山)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这些年我在台湾教书和演讲,基本的主题,就是"如何认识中国"。这是一个需要再三探讨的问题,因为中国确实太大,国情特殊而复杂,如果没有一些正确的认识方法作为前提,是很难准确判断中国的发展变化的。对於前来台湾的中国学生,以及对中共抱有期待和友善态度的人来说,他们心中一定会对体制的批判者抱有这样一个疑问:难道,中国一切都很糟吗?共产党一无是处吗?

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因为他们问得有道理。中国的现状并不是一切都很糟糕,中共的一些政策不仅是有效的,而且甚至是进步的,这一点我当然承认。我来举一个例子:北京市交通警察大队,要求交警在执行检查酒驾的任务的时候,必须佩戴执法记录仪,全程记录执法过程,一旦有执法纠纷可以作为依据。值得肯定的是,该大队还专门规定,如果警员没有佩戴执法记录仪,一旦出现群众投诉现象,则一律认为是对方说的正确。坦率讲,这样的规定,在平衡警方执法权利和人民的权利保障这一点上,是相当具备人权观念的做法,政策的出发点是站在保护人民,限制警察权力的立场上的。我看了这个规定,都有点吃惊:这,跟我们平常认知中的那个警方过当执法,国家权力横行无阻的中国政治现状,不是有很大的冲突吗?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中国?

我想这个事情是这样的:

首先,我们本来就不应当有一种认知,觉得中共制定的一切政策都是错误的,他们做的任何事情都是邪恶的;不管他们的动机是什麽,要在这些年来中国的发展中找出进步的因素,是并不太困难的。这就是当我们批判中共的时候,有些中国的学生不服气的原因。但是,这些学生没有想很多的,是其次。

其次,我们在承认中共有很多政策是理性的,进步的,甚至是符合人权保障的同时,我们也绝对不能否认另一点,那就是,中共也有很多政策是非理性的,是反动的,是严重侵犯人权的.对互联网的管理,对报纸言论的管制就是典型的例子。那麽,面对这样的一个中共,它既有在不断进步的一面,也有不断倒退的一面,我们要如何去做一个整体的判断呢?关键在於第三。

第三,正确认识中国和中共,应当做的,是整体的评估,而不是执着在某一个具体的政策和做法的评价上。尽管我们随便就可以找出一大堆中国在政府管治上已经采取的进步措施,但是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就其执政和制度的主体部分和基本规则来说,无论是军队接受党的领导,还是完全没有真正的选举,无论是言论的管治,还是司法无法独立,这些不仅是无法否认的存在,而且是更加本质的部分。这些本质的部分,才是我们用来评判中共统治的性质的根本标准。而那些零七碎八的现象,都无法掩饰这个本质,那就是:不管中共表面上做了哪些改革和进步,但是,它一党专制的极权本质才是最重要的。这个不变,对它的批判就没有理由改变。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