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8日星期一

《争鸣》杂志社评:改旗易帜才能前进

《争鸣》杂志2014年12月号封面
習近平作為改革開放以來第一個擺脫了老人干政的總書記,兩年來表現了一個強勢領導人的作風。如今他已經把黨政軍大權完全收入自己手中,並且敢於用反腐的利劍指向高層。顯然,他已決心成為毛鄧之後第三位政治強人。看樣子,他很可能成為在當代中國歷史上印下自己名字的人。只是不知道這個名字將贏得人們尊敬,還是遭到人們詬病。

  外界對他有種種傳說和評論。有人說,他已決心步毛澤東和鄧小平的後塵,成為當代中國第三個大獨裁者。有人說,他將成為大陸的蔣經國,用獨裁手段把中國這艘大船駛入人類共同的憲政民主航道。

  一個政治人物流芳千古還是遺臭萬年,決定於他自己的一念之間。就習近平除了提出一個「中國夢」、被宣傳口大肆炒作,借機掀起一場新的造神運動之外,他本人還沒從理論上提出什麼觀點。其實中國正來到一個歷史轉折的關口,很需要從理論上給今後的道路作出指引。「中國夢」只是希望國家富強,希望達到「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也就是「大國崛起」。其實哪一個當政者都希望自己治理的國家能夠富強,問題是什麼樣的「富強」,怎樣走向富強,這裡面大有學問。明治維新使日本成為強國,納粹上台使德國成為強國,但都給本民族和全世界同時帶來災難。蘇聯為了把「社會主義大家庭」擴展到全世界而成為一流軍事強國,結果被自己的人民所拋棄。毛澤東也想建成一個強國,走的也是社會主義道路,結果把人民投入苦難的深淵,國家也被弄到崩潰的邊緣。

  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中國的改革實際上是從那條引向災難的社會主義道路上折回來,重新回歸人類文明的共同大道。這條大道就是已經被馬克思主義「敲響喪鐘」、並且被全世界的共產黨人貶得一文不值的所謂「資本主義道路」。中共近來又把它叫作「邪路」,並且譴責走這條「邪路」就是「改旗易幟」。

  其實在世界上最先「改旗易幟」的正是中共。人民公社本是中共最心愛的社會主義陣地(「共產主義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橋樑」),然而正是中共自己,又把這座通往天堂的橋樑拆掉了。還有更嚴重的「改旗易幟」:公有制和計劃經濟乃是社會主義的兩塊基石,也是中共自己把它搬開了。這不都是「改旗易幟走邪路」嗎?其實這種「改旗易幟」是明智的,因為所謂「科學社會主義」對人類的危害,遠比「空想社會主義」嚴重千萬倍。它和法西斯主義在二十世紀所吞噬的鮮活生命,在人類歷史上還沒有哪一場浩劫能夠與之相比。所以這條社會主義道路,乃是真正的邪路。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所開始的改革,使中國人民從那條邪路上折回來,重新走向革命以前的正道,確實是勇敢的和明智的,因為這條正道是人類經過長期實踐所形成的最合乎人性、最能發揮人的創造性、從而最能發展生產力和造福人間的人類文明共同大道。

  被稱為「資本主義」的這條大道的特點是:私有制基礎上的市場經濟,普遍人權為基礎的民主憲政和百花齊放的多元文化。不過中共所拋棄的還只限於社會主義的經濟制度,至於政治上和文化上的一黨專政,不但沒有拋棄,反而不斷加強。所以中國社會現在是處在一黨專政(社會主義)統治下的市場經濟(資本主義)當中。兩條道路的生死鬥爭在猛烈地進行著,這種矛盾正是現階段中國社會一切問題的總根源。兩條道路「誰戰勝誰」將決定中國的命運。

  中共所提的「深化改革」如果是真的,那就必須痛下決心進行政治改革。這種改革所針對的正是一黨專政本身,因此阻力極大,必須從理論上來個「撥亂反正」,才能匡正人心,理直氣壯地全面從社會主義邪路上折回來,回歸人類文明正道。然而中南海卻用「理論自信」和「道路自信」把理論上和道路上一切新的探索都封住了,這不是一個決心掀開歷史新篇章的領導班子應有的心態和舉措。

  考其原因,是壟斷一切的共產黨,已經憑藉手中的權力從現有體制下實現了自己私利的最大化。這也正是這個黨念念不忘的「中國特色」。任何真正的政治改革,都將削弱他們的特權。所以這個黨的主流是反對任何危及一黨專政的思想和言論,更不要說拔掉他們當作虎皮用以嚇人的「社會主義」大旗了。這也就是十八屆班子上台以來,意識形態不但沒有放鬆,反而愈加收緊的真正原因。

  一面表示要「全面深化改革」,一面加緊壓制思想。一個黨中央,如此不和諧,是習近平怕被指為「改旗易幟」而失去作為黨的領袖的合法性,才對宣傳口如此寬容,還是宣傳口貫徹的正是他本人的指示?

  其實改革開放就是「改旗易幟」。只有理直氣壯地拔掉社會主義旗幟,插上改革開放的大旗,才能邁開大步,走上人類文明的共同大道。否則任何真正的改革便都可以被指責為離經叛道,只能自認理虧,永遠處在下風,而把「政治正確」的制高點拱手讓給反改革的頑固派,也讓「毛左」們有恃無恐。

  正是這種「改革理論的貧困」所導致的正氣不伸,「毛左」乖張,越發使人懷念改革先驅胡耀邦的遠見卓識和大無畏的獻身精神。想當年,「兩個凡是」用毛澤東這面大旗做虎皮阻撓人們探尋出路的時候,正是胡耀邦,以「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決心,毅然舉起思想解放的大旗,打破對毛澤東的「現代迷信」,才從思想上給改革開放掃清了道路,從而使十一屆三中會成為當代中國從社會主義絕路轉上現代人類文明共同大道的歷史轉折點。而胡耀邦正是由於敢破敢立才不但獲得民心,而且獲得黨心,才在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上被選為黨中央主席的。

  「以銅為鑑,可正衣冠;以古為鑑,可知興替;以人為鑑,可明得失」。胡耀邦在上一次歷史轉折點上的勇敢抉擇,改寫了當代中國的歷史,從而成為最受人民愛戴的領袖而名垂青史。後來他雖然被宮廷政變所推翻,但歷史鐵面無私,是非自在人心。反胡耀邦的政變不但當時就遭到習仲勳義正詞嚴的斥責,而且任何人也休想把胡耀邦的偉大功勳從歷史上抹掉。

  如今政治改革正面臨困境,「四項原則」、「五不搞」、「七不准」正在「亮劍」,民間「維權」和官方「維穩」的較量方興未艾……,日益尖銳的矛盾都提醒中南海:不要繼續用沒有理論的「自信」沿著老路走下去了。如果真有決心全面深化改革,就應該冷靜地從理論上反思一下:你們既然已經離開那條死路,為什麼還要打著「社會主義」的旗幟?那不是「倒持太阿,授人以柄」嗎?既然要實行法治,憑什麼還把共產黨放在憲法和法律之上?現在中國已經來到一個新的歷史轉折點了,是毅然改旗易幟、回歸人類文明共同大道,還是繼續在你們那條「有中國特色」的道路上拖下去?何去何從,你們當然有權決定。我們只是奉告一句: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黨和國家領導人」,權力是極大的,責任是極重的。這些「領導人」一舉手、一投足,不只是關係到十幾億人的命運,而且也關係到他們自己在歷史上的歸宿:是長存在百姓心頭受人懷念呢,還是隨著人的唾沫被啐到痰盂裡去呢?要知道,歷史對掌握國家命運者的是非功過,是不會含糊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