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15日星期一

胡平:巩固占中成果,防止失败主义

图:当年瓦文萨代表新成立的"团结工会" 与政府举行了谈判
纽约和香港相差13个小时,我是熬夜坐在电脑前看完金钟清场现场直播的。当我看到"双学"和"泛民"成员以及《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等被警方带走那一幕时,不由得热泪盈眶。尤其是"泛民"和黎老板,早先就适时地提出过退场和转换抗争方式的正确建议,有些人还因此受到同道的误解和责难,但是在占中最后的时刻,他们从容坦荡,勇于承担,更是令人钦佩不已。
占中告一段落,争取真普选的抗争此伏彼起。眼下有两件事很重要,一是巩固占中成果,二是防止失败主义。
占中有无成果,此事仍有争议。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先前就对占中取得的种种伟大成果有所论述,此处不赘。只可惜这些成果都是在占中初期即已取得,以后民意逆转,致使到手的成果缩水,由此可见巩固成果之必要、之迫切。首先需要把得而复失的民心再争取过来,其次是要让那些感到挫折而灰心的人们重新鼓起士气。
这就必须讲一讲防止失败主义的问题了。何谓失败主义?失败主义是一种因为认定未来注定失败,而放弃一切改变现状的行动的思想。失败主义不是凭空产生的。失败主义往往产生于失败之后。但是,单纯的失败并不至于产生失败主义,唯有当人们普遍认定失败是不可避免、是命中注定时,才会产生失败主义。
有论者说,这次旷日持久的占中运动之所以无果而终,不只是因为梁振英为首的港府,更是因为港府背后的中共,尤其是习近平主导的中共,从一开始就决定寸步不让、毫不妥协,因此,无论港人如何英勇,也无论采用何种方式策略,都不可能撼动半分。
照此说,占中无成果乃是命定的——只要中共专制自己不改变,港人的抗争就注定了徒劳无功。
接下来的情况便是,极少数勇士会屡败屡战,愈挫愈奋;大多数民众则由于深感挫折、无奈、沮丧和失望,因而消沉下去。在未来的抗争中,大多数人很可能会选择放弃。毕竟,大多数人之所以参与抗争,总是怀抱某种希望,希望自己的参与能够使事情得到改进;如果他们认为自己的参与只是枉费精神,他们就不会参与了。
这会是一种恶性循环。正因为多数人不参与,所以抗争更不可能获胜;由于抗争更不可能获胜,因此人们更不参与。在历史上,我们可以看到不少这种从高峰,由于挫败,而坠入低谷的事例。
要防止失败主义,我们就必须找出占中的成果,并把它保存下来,巩固下去。另外,我们也必须反思,检讨我们自己在运动中的策略缺失。当年面对军政府的高压,声威浩大的波兰团结工会运动也曾一度陷于低潮。团结工会领袖瓦文萨说:我每次被击倒,我就想,一定是我们做得还不够聪明,以后我们一定会做得更聪明、更巧妙。我们一定会赢。
我们必须让大家相信,占中并不是没有获得成果。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让大家相信,我们的挫折决不是命中注定的,那也和我们自己的策略失误有关,而我们是可以改进、可以做得更好的。固然,在给定的政治格局下,真普选的目标不可能一步到位,但我们并不是无能为力。当局的恶劣不需要再证明。我们需要证明的是,尽管当局那么恶劣,我们仍然可以把事情朝好的方向有所推进。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46期  2014年12月12日—12月25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