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2日星期二

郑义:南水北调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灾难工程

B12(15).jpg
南水北调线路示意图(网络资料)

11月中旬,《中国水利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作者叫殷炬律师,题目是《比三峡工程更可怕的"南水北调"工程》,文章称:近日卸任的中国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曾刊文点名批南水北调工程。指出用外调水模式解决城市缺水,已引发诸多问题"。南水北调工程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水利工程。该工程劳民伤财,还没有全线完工,其恐怖影响已经显现,其隐患比11月中旬,《中国水利网》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作者叫殷炬律师,题目是《比三峡工程更可怕的"南水北调"工程》,文章称:近日卸任的中国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曾刊文点名批南水北调工程。指出用外调水模式解决城市缺水,已引发诸多问题"。南水北调工程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水利工程。该工程劳民伤财,还没有全线完工,其恐怖影响已经显现,其隐患比三峡工程更可怕,或成为中原大地的灾难根源。
这倒真是一个新闻,因为它并非一味粉饰,一味讴歌"正能量",而是提出了真实的问题和警讯。据介绍,前副部长仇保兴先生在住建部任职13年,今年2月在《给水排水》杂志发表文章,批评了中国的调水工程,4个月后被免职,据说是到了副部级官员退休年龄。一位身居高位的官员站出来批评"正能量",然后就被免职,这其中留下了许多想像空间。作者殷炬在文章结尾处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三峡工程上马时,有那么多知识份子敢冒着自己身心的代价批评,南水北调就没有人批评了?"答案是:学乖了。三峡工程那些昧着良心签了字的人,最后都成了院士,得了这个奖那个奖。而那九位没有签名的专家,却没有一个人成了院士。因此之故,我要祝贺前副部长仇保兴与文章作者殷炬律师,在这个普遍堕落的时代,他们守护住了自己的良心。
让我们回到"南水北调"。仇保兴先生自己的文章是这样写的:"随着调水规模越来越大、距离越来越长,带来了调水越来越困难、调出地水生态破坏越来越严重等诸多问题;同时,外调水工程量大、投资和运行成本高,调来水与当地水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越来越多,一些地方出现了调来水与当地水成分差异导致自来水管道内的水垢溶解析出,形成了新的污染,且相当难以治理。所以,以长距离调水解决水资源短缺的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已经陷入困境。"仇保兴还援引了前苏联时期阿姆河、锡尔河引水项目与咸海的例子来证实他的观点。
咸海与阿姆河、锡尔河引水工程发生了什麽事情呢?前苏联把注入咸海的中亚两河85%的流量引向农田,农田扩展了,但咸海不断萎缩,出现大面积干涸。接下来,中亚地区的强风又从咸海底部把裸露出来的盐硷刮起,形成盐碱沙尘暴,以每年数以千万吨级的巨量投放到耕地中。致使高达60%甚至80%的耕地盐硷化。而且祸不单行,中亚地区各种交通线路、通讯设施、电力电网、油气管道无不受到盐碱沙尘暴侵袭。如此这般,中亚两河与咸海危机引起世界性关注,认为咸海生态危机已经开始威胁整个人类社会。中亚五国设立了咸海问题国际委员会和拯救咸海基金,至今收效甚微。
但这与中国的南水北调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南水北调是世界上前所未有的伟大壮举,从已经缺水的南方调水,其引水渠道要横穿长江、淮河、黄河、海河四大流域的700多条自然河流,要建造包括水库、运河、渠道、泵站、隧洞、渡槽、倒虹吸在内的大量工程,其规模、複杂及难度史无前例。其最后的结果,必然要重蹈咸海以及各种"改天换地"巨型工程之覆辙。因为以工程措施来解决生态危机早已是被宣判了死刑的路数。不必等遥远的未来,报应已近在眼前:南水北调工程中线、东线所流经地区污染严重,尤其流经众多癌症高发地区。即便工程建成,花费巨额税收而调来的,将是污水甚或致癌毒水。有人已经预言:南水北调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致癌工程"。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