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30日星期日

曾伯炎:换汤不换药的以法治囯



党大还是法大,这根本要害不解决,实质由党主法的人治,暴露习近平仍想以法为术,强化其党治,而这党治正是法治的死对头……


党在法上,党比法大之格局

中共四中全会公报,以法治国,其话语设计规模、宣传号召的声势,已压倒一切声音。似乎,真有建法治国家之决意了。
可是,在公报中,必须在党的领导下,反夏强调了13次。说明这国家,仍不放弃党在法上,党比法大之格局。吾国吾民,65年在党领导下,形成党对政治、经济、文化等一切资源的垄断,形成的特权及其惯性与骄性,不可动摇也不能削弱。这利益集团或称特权阶级的强化,就难与平民在法面前,讲人人平等。在法面前讲人人平等的国家,平民对总统说三道四,绝对不致以"寻衅滋事"罪下狱。就是损害名誉了,也只能像平民递诉状到法院,由法律判决。在党领导一切的国家,党比法大,平民与共党成员同罪,判处的宽严也大有区别。从下岗工人夏峻峰自卫伤人被处死,权贵谷开来蓄意毒死人却判死缓,无法律前人人平等,讲依法,仍是依权,这以法治国是表,以党治国以权治国仍是内核哩。
中南海首脑,最近请社科院研究员讲法,他们听了"德主刑辅,礼法合治"的授课,对汉唐以来用外儒内法治国的传统,很合意,便要学帝王们,在公报中讲"德主法辅"的传统统治术,以法辅掩盖党主而己。若外儒内法这剂药能救这红色王朝出政治之危,则历代王朝就不致亡,清朝在这"三千年未遇大变局"前,就不在辛亥时崩溃了。何况当年慈禧,后来也不得不顺从康梁变法维新哩,百年后的红色王朝,还能从外儒内法的治术,寻到还魂丹与救命草吗?足见共党政治文化的空乏,对现代政治文明之顽抗了。
眼前,他们讲法,声很高,抓人,仍手狠,以寻衅滋事为由,抓捕大陆民众,一串一串。香港学生普选诉求,竞然抓了300余人,而且抓了护法律师蒲志强,判了从事公民建设的许志永,他们依法治国,不要公民社会,仍要顺从的臣民社会,仅此,就说明他们与现代法治社会,正背道而驰。

红色恐怖开国:毛以杀治囯

当年毛泽东,最自诩治国,是无法无天,却也借林彪笔记中有"克己复礼"下句乃天下归仁。在文革中,掀起评法批儒,借商韩批孔孟,叫全民大讲了一次法,甚至韩非说的"儒以文乱法"也用作批儒的武器哩!却在那全民评法批儒高潮里,张志新、林昭、王辛酉等,却非法地寃死了。不是也同今天雷同,法治叫得很响,无法无天地抓人仍然很多吗?
记得胡耀邦与赵紫阳时期,讲过法治,不是口号,是行动,不是法家的苛政与王法,而是讲民主结合法治,讲回归传统,也是儒家仁政,非法家的苛政,以法平反了千万家庭的寃假错案,用法解放了有贱民身份的地富反坏右份子。1949年后取谛了审判的律师辩护制,也是胡赵时期恢复的,可惜这真要以法治国的启动,被邓小平的六四镇压学生民主运动,悍然而止,再回到共党前30年毛的以暴治国的老路了。
65年,共朝扬法的旗旌以欺世惑民,老夫见得多了——1949年共军打进城市,也效刘邦进咸阳的约法三章,到处散发约法八章的传单,约法上许的愿,只在安抚民心,人心略定,物价尚未稳定,用枪杆子镇压,就开始了。以枪夺权,就变以枪治国了。镇压反革命,一天,在成都就杀百余,下面是村村开花,乡乡见血。几月后,我调川西一僻乡土改,乡政府门前的杀人布告犹在,被杀也非两三人。而是一串,有天真年轻干部问地委贾书记:为何需杀这么多?笑答曰:政权初建,需杀人立威嘛!
这段陈年老事记下,说明这红朝是以红色恐怖开国,入城时的约法八章,不过是宣传广告类的安民告出而已。在八年抗战加三年内战,国力与元气大伤,不休养生息,能以杀治囯吗?

习近平经承邓小平政宗毛泽东

乡下掀起土改,城里开展三反、五反运动,乡下斗地主的财,城里斗资产者的财,接着又斗教授、文人等知识分子的魂,斗到人们失魂落魄,"丧失做人的尊严,便称改造好了,斗了17年,还不罢休,文化革命还把斗人斗魂的运动,再掀高潮,斗到国破人心烂,烂到今天还未止呵。
毛泽东那前30年的统治,难到不是以斗治囯吗?
效果是:中国不仅被他斗成穷国,也斗成烂国,烂到当年穷到恶到与今天北朝鲜相似,王伟光这社科院长,他著文要重启阶级斗争,再讲专政,又是想拖历史车轮再倒退,退到毛的老路,把什么外儒内法拆开一看,很可能经济承邓小平,政治仍宗毛泽东,翻版出外邓内毛来,岂不也叫两个30年不互相矛盾吗?
只是,邓是借十一届三中全会那股春风,才复出上台,中国用打倒四人帮否定毛,才打开困局。习近平想把毛邓的一切大包大揽,他俩那些包不住揽不完的罪责,总要发酵,酝酿出沉渣泛起,妖孽作怪。若认识不清中国唯GDP取得的这点成绩,恰是摆脱老的部份桎梏,若再举毛旗,或将毛藏在邓的外表下,中国,便只会再走上北韩的死路。
党大还是法大,这根本要害不解决,仍然党大于法,由党主法,实质是人治仍难进入现代法治,无论在公检法作许多技术性调整,例如高院设的巡回法庭就能促进司法公正,那么,帝制时持上方宝剑那些八府廵按,就也可促进法治了。却无不是强化的帝制,而习近平仍想以法为术,强化其党治,这党治正是法治的死对头,这65年治国,万千罪恶,难道不是在"加强共产党的领导下"孕育、打造与泛滥的吗?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11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