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21日星期五

孙立平:关于辽宁日报公开信

孙立平
辽宁日报公开信的事情真的不可小看。我看到的是网络版,不知是否有误。该信的署名是本报编辑部。我们知道,辽宁日报是辽宁省委机关报。以罕有的本报编辑部名义发出的东西,可以理解为辽宁省委对全国高校教师的要求。一个地方党委对全国高校教师发号司令,不觉得奇怪吗?
印象中,文革时都没有一级党委或机关报发出面对全国的公开信。只有造反队会发这种东西。
其实辽宁日报编辑部稍微有点脑子就不会写这种东西,一个不黑的东西是别人可以抹黑的吗?不信翻翻辽宁日报的老报纸,过去几十年国内外你们抹黑过多少东西。哪个最后你真的给抹黑了?
现在说纯粹的批评有没有意义。有人说,批评的同时提出解决的办法才是积极的,一味的批评就是抹黑。我首先要说,我认为批评的同时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是更有意义的。因此我经常和学生说,我只讲我能找到解决办法的问题,如果我自己找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我干脆就不讲。但这只是我对我自己的要求,研究社会现象的,要尽可能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但我并不认为,纯粹的批评,就是消极的。找出我们社会中的问题,分析这些问题的原因,即使没提出解决办法,也是有意义的。甚至只是把丑恶的现象揭露出来也是有意义的。
前述美国扒粪运动,哪个都提出解决的办法了?关键是看你如何对待这种批评。1962年,哈林顿出版《另一个美国:合众国的贫困》,将美国的阴暗面集于一书。据说当时的总统约翰逊看了这本书,受到很大震动,他没有把哈林顿作为负能量。而是提出要建设伟大社会。建设伟大社会的目标,是向贫困宣战,向不平等宣战,向一切违反人权的现象宣战。
抹黑祖国?祖国多大了?你哭天抹泪地口口声声声讨万恶的旧社会,旧社会那一段的中国算祖国吗?
接连就辽宁日报公开信写了几条微博。因为公开信也是信,作为一个教师不回信不礼貌。
最后以一个老师身份告诫那个编辑部(估计作者也都是学生辈的)几句:
1、要讲道理的话把理论弄圆点,别顾头不顾那个。
2、理论弄不出来起码在有限范围内讲点逻辑。
3、上面两点如果都做不到,谦虚点。

——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