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19日星期三

曹长青:太多民运名人是共产党线民



围绕港人"占中"运动,海外民运人士发生分歧。有不同观点是正常的,但是跟中共《环球时报》一个调子,就令人感到错愕了。由此引起人们猜测,在香港占中的关键时刻,这么呼应中共,是不是被"和谐"了?



当然,没有证据,不能指控任何人是线民,甚至卧底。但是,东欧共产政权垮台后的秘密档案证实,有很多共产党线民,令人大跌眼镜,其中不乏民运领袖。多少有点令人不寒而栗。下面是阅读报刊时看到的一些资讯,汇编到这里,算给大家提个醒吧:


 捷克:



共产政权倒台后,捷克公布了曾给秘密警察做线民的名单,他们中有政治人物,有作家诗人,有大学教授,有神职人员,有异议人士。几乎各行各业,都有共产党的秘密线民。



据统计,从捷克共产政权垮台后,在线民名单公布的五年中,有四万多人从政府、军队、警察、司法、国营电视和电台等机构的高级职务上被撤换。捷克清查了30多万人,其中一万五千名前共产党线民被判为五年内不得担任公职。   也有数百人提出上诉,强调他们当年做线民,是被迫的,在当时那种社会条件下,他们无法拒绝当局的要求(例如要他们监视同事言行并报告等)。但是,其中一半人的上诉被驳回。秘密警察的档案显示,在那些被当局认为可做线民候选者的人中,有三分之一完全拒绝充当告密者。说明即使那样的社会条件,仍有相当多的人坚守道德底线。   东德:



共产政权垮台后,东德秘密警察档案显示,很多人原来是线民:作家妻子定期向秘密警察报告丈夫的言谈行踪;授课老师偷偷记录学生思想动态;异议人士大病一场,原来是医生按安全部指令,给他开了损害脑神经的药物。甚至民运名人,都是共产党的特工。



东德共产党垮台时,有一万六千袋秘密档案没来得及销毁,只是用绞纸机剪成碎片。德国利用美国惠普(Hewlett-Packard)电脑公司发明的纸片文字重组软体,把文件复原,其重组准确率达80%,能复原70%的碎片文件,由此发现了很多东德的名流,原来是共产党线民,其中包括曾是著名异议诗人、民运领袖的安德森(Sascha Anderson),他也被这种文件碎片机"复原"出真面目。



东德反共人士、推倒柏林墙的重要领袖之一的维拉.沃伦伯格,曾被秘密警察逮捕过。东德共产政权垮台后,她当选了国会议员,推动把原东德秘密档案公开的法案,结果她震惊地发现,在自己的案卷里,有多达60个线民打的黑报告,其中包括她私生活的最细节部分,她立刻就明白了,这个化名的线民就是她的丈夫努得。丈夫先是以"两个孩子的名义"发誓,那种下流事不是他干的;但最后还是承认了。从此,维拉与努得离婚;努得没脸见人,自己搬到乡下隐居了起来。



媒体在报导这个案例时说,每天,德国的报纸都登载出这样一些骇人听闻的秘密,许多昨日的异议人士、甚至民运领袖,都干过出卖同志的勾当,从而不得不灰溜溜地辞去民选的职位。甚至,东德的第一位非共产党总理德迈西亚,也被揭露做过秘密警察的线民。   波兰:



波共垮台后,秘密警察档案曝光,也有很多民运名人,甚至领袖人物,原来都是共产党的卧底线民。著名的"波兰团结工会"地方领导人、民运领袖朱兹克治科(Marian Jurzczyk)是共产党的卧底。曾担任"自由欧洲电台"(RFE)波兰语部主任的纳科德(Z. Nakder),给共产党做过线民。最令人吃惊的是,警察档案显示,波兰"团结工会运动"对外发言人、常被西方媒体报导、像电影明星般的知名异议人士涅雅碧妥斯卡小姐(M. Niezabitowska)也曾跟波共合作,她在警察局档案的秘密代号是Nowak



连华沙大主教、被称为"波兰天主教会最有权势的"维尔格斯(Stanislaw Wielgus),竟然是跟秘密警察合作20年之久的告密者。当报纸开始披露他和前波兰秘密警察合作的详情时,他还试图掩盖、拒不承认。秘密档案证实,维尔格斯曾经和秘密警察主管会见过50多次,并曾接受过秘密警察为期三天的训练,签署了同意利用在国外旅行的机会,向秘密警察告密的文件。



最后在详细的秘密档案曝光后,维尔格斯在庆祝自己晋升新职的特别弥撒仪式上含泪宣布,经过深入的反省后,辞去刚刚获得的圣职。



一位波兰神职人员著书说,有39名波兰神父的名字,在秘密警察的线民档案中,其中三人是现任的大主教。



俄国:



苏共政权垮台后,由持不同政见的东正教神父雅库宁(Gleb Yakunin)领导的一个俄罗斯议会委员会,开始调查俄国东正教会和前苏联国安会(克格勃)之间的关系。 结果发现,几乎整个东正教团,包括最高大主教在内,都曾经充当克格勃的线人、告密者。东正教最高大主教在克格勃中的代号是颇富诗意的"画眉鸟"。



但是当俄罗斯议会的有关报告公布之后,俄国东正教会和俄罗斯政府迅速采取行动,禁止再公开所有克格勃档案。因为实在承受不住其"重"了。普京掌权后,俄国当然再也没有像捷克、东德、波兰等前共产国家那样,清查共党线民和特工。因为普京本人就是特工出身。



总之,共产党在民运组织中发展线民,早已不是秘密。东欧共产政权垮台后的警察档案不断证实这一点。《纽约时报》知名的研究共产国家和中国问题的专家伯恩斯坦(Richard Bernstein)发自华沙的专题报导说,波共秘密档案证实, 那些"告密者",不知伤害了多少无辜的生命。



在东德,就有七万八千人被控"危害国家安全"而坐牢。因被密告而失去工作、无法晋升等等失去个人利益的,根本就无法统计了。有的甚至丧失了性命。例如波兰近年拍出纪录片《三位好友》,记载了共产时代的真实故事∶瓦兹坦,皮雅斯,梅勒斯卡,三人在大学念书时成为好友,因都有反共理念。但没想到,梅勒斯卡早就身兼密探职务,他把好友的言行上报秘密警察。结果皮雅斯被残忍殴打致死,因他开始怀疑梅勒斯卡是奸细,秘密警察为避免失去如此有价值的密探,下令暗杀了皮雅斯。



上述只是前共产党世界庞大的"线民冰山"一角而已。



过去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对在海外民运/华人中抓"中共线民、特务"等不太以为然。但上述东欧国家的情形实在太严重了。所以,在既不能随便怀疑、指控的同时,也不能以为民运名人就不会是"共产党线民"。



大家别忘了,"统战、打入敌人内部"是共产党的最拿手之作。中共曾以此彻底瓦解、击败了国民党。在他们史无前例地气大财粗的今天,不铺天盖地地使用这一手段是不可能的。



对台湾,他们暂时不需要飞弹了。第一,那里的力量是政党,所以,从国民党中央到民进党中央,从国民党各级党组织,到民进党各级党组织,共产党今天可比1949年前更"会做"多了。第二,那里的力量是媒体。共产党历来懂得"笔杆子"的作用,他们在舆论上花的力量远远大于"枪"。所以,他们把舆论阵地都买下来就是。



但是,要买下全台湾岛的人心,他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对海外,他们当然更清楚怎么渗透。第一,是民运组织。第二,是媒体。传统华文媒体那块早已全军覆没,不必提它了。剩下的重点就是两类:一是影响力大的网络媒体;二是属于"组织"的网络媒体。不信,大家关注一下,跟北京呼应的,匿名的不必去管(因为匿名不能表忠心),真名真姓的,多是,要么手里有"组织",要么握有属于某组织的"网络媒体"。当然,被海内外这么庞大媒体舆论导向,发自内心推崇中南海领导的,也大有人在。



但是,这些也都并不可怕,因为,要想阻止历史潮流,中共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有时,我会想一下:中共倒台后,各种档案会给人们提供一幅什么画面呢?在已经没有人被饿死(只有被撑死)的今天,在没有政治威胁、生命危险的海外,把良心、脸面、荣誉全都扔了,值吗?



20141117日于美国



——原载"曹长青网站"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