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23日星期日

宋志标:互聯網大會的「浮世繪」

浙江桐乡抽调数千安保力量服务世界互联网大会
在浙江「烏有之鎮」召開的世界互聯網大會,已經成了國內外的龐大笑柄。人們在洞察了這次大會的1984性質之後,在編造取笑段子上傾注了極大的耐心,表現高超。比如,這猶等於朝鮮舉辦世界人權大會,局域網的世界幻想,等等。可取笑不代表取笑者的力量。
總的來看,不能以正常的標準要求烏鎮大會。這是因為舉辦者完全清楚它們絕對不符合「世界」「互聯網」這兩個基本準則,他們也清楚地知道圍觀者知道他們知道這一點。問題來了,既然大家都知道這是名不副實的互聯網大會,舉辦的目的何在?
應該說,這是大陸試圖向世界互聯網世界推廣自定標準的嘗試,是希望將局域網標準加諸於互聯網之間,在世界標準上取得某種先機。因此,它也隱含著外交策略,頂著世界範圍內的譏諷,硬頂上。他們相信這樣做會有成效,也在耐心地等待起效。
評議這次烏鎮互聯網大會,重要的不是它的缺陷,而是它展示了一個存在著先天缺陷的網路生態系統。它裏面可以做生意,像阿裏巴巴那樣;它有百度可以提供搜索,代替穀歌;它有騰訊可以供應「創新」,市值都不錯;更特別的是,它還提供「正能量」。
這次互聯網大會拉來了一些國際大公司作為陪襯,這非常符合主辦者邀請外賓觀賞成果展的心態。大會展現了一種基於淨化、可控、增進超大規模人群特權統治的網路系統──正是在這個系統之上,大陸提出了與世界互聯網對話的要求,並得出中國特色網路的理論。
為此,烏鎮網路大會上對議題做了預先設定。總的來說,就是對用戶權益決口不談,對網路生意大談特談,甚至大佬充當成功人士灌輸雞湯也是被鼓勵的。可以說,如果以符號學的分析工具看,烏鎮會議的每一個參會者都被賦予了功能,唯獨沒有普通用戶的位置。
所以,當馬雲在大談那些庸俗的人生哲理時,魯煒笑了;當周小平在緬懷正能量時,方舟子笑了;當馬化騰在暢談「連通一切」時,更多人笑了。一個拋棄了用戶權益的互聯網大會,哪怕不斷用生意經來壓陣,也還是掩飾不了它的空洞,以及虛偽。
大陸幾大網路公司的負責人都已經成為局域網建設的好手,馬前卒而已,卻甘於用商業精神、共富理念、契約等浮誇的說辭遮掩本次大會在價值觀上的匱乏──當然,在自幹五都已經被封作「社會主義價值觀的堅定踐行者」,大佬們假裝高潮也都是可以預期的。
有人會問,互聯網大會之後的未來是什麼?那取決於將烏鎮大會當成是起點還是終點。作為中國特色的互聯網,烏鎮將全部的「家當」和盤托出,這就是「終點」了,未來不過是這些被限定的「生態」的重複與規模化。如果將重複的扼殺作為未來,也講得通。
當馬雲說不做紅頂商人時,他也許忘了整套局域網的遊戲規則都不在他的掌握中。這就是中國式互聯網的浮世繪,以前一直有,「烏有之鎮」將它精確地呈現在世界面前。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