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23日星期日

南桥:紅太陽還會升起來嗎?

左起:浦志强、高瑜、伊力哈木 
最近網上瘋傳的涉及中國社會政治生態的新聞,讓人有時空穿越之感。伊力哈木案二審,被告被迫帶著腳鐐出庭,二審判決是在看守所裏宣布,這種上不了台面的做法,擺明了要重罰伊力哈木。浦志強案被控四罪,赫然有煽動顛覆和分裂國家罪,擺明了要讓你受罪,什麼都可以是「欲加之罪」,沒有證據也能判你,你又能怎樣?高瑜案秘密庭審,家屬都不讓出席,甚至被迫在國保陪同下去外地「旅遊」。這三個案子,一位是高校教師,一位是著名律師,一位是記者作家。他們犯下的,其實就是以獨立的思想和做人的尊嚴,挑戰黨要控制一切的法西斯意識形態。

另一方面,習總書記親自選中的作家繼續為網友們製造新聞。著名的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習總書記的最愛之一,網絡作家花某「應邀」出席,會後一句「中國引領信息時代的決心,已經是司馬昭之心了」,引來網友議論紛紛。花作家還不明白,網上報道說,花作家「認為網友沒有弄懂他的意思。他說,他並沒有使用錯誤的歇後語。他強調的是『司馬昭之心』的結果。」看來他連補考都沒及格。不過,報道還說,花作家的代表作《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已經聯繫好了出版社,將由「作家出版社」出版。中國的作家們,別臉上拉不下,你們也有機會的。

伊力哈木、浦志強和高瑜三案,最高當局要傳達的信息是,你們即使是人才,也不允許找我的茬,朕即國家,即使你們找茬找得有道理,那也是不可接受的,越是有道理越得罰。毛主席教導我們,要團結那些批評過我們而且批評錯了的人,這是毛主席的大氣魄,如此「團結」過來的人最好用。毛主席沒明說但是用實踐教導過我們的還有,凡是批評我們而批評得正確的人,是一定要往死裏整,非整死不可的。伊力哈木、浦志強和高瑜三案之所以凶險,恰恰就是因為擺到台面上,三位的批評是正確的。

在三案之後,中國有獨立人格和獨立思考能力的人只有兩個選擇,要麼在監獄外面保持沉默,要麼到監獄裏面去保持沉默。

他們保持了沉默,「作家出版社」就可以出花作家的代表作了。司馬昭之心,典故確實沒有用錯,習總書記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沒文化不要緊,一樣可以「受邀」登上大雅之堂的,只要你好用,中央要的是示範作用,榜樣的力量。

榜樣的力量很明顯,文藝座談會後,大牌人物紛紛跟上,作詩的作詩,演講的演講,可惜效果都不怎麼樣。除了這兩根幼苗繼續受到特殊保護培養外,其他人都還沒能進得了樣板團。這是為什麼呢?

我給那些想跟上的人一點小小的提示。

習總書記接下了誰的班?你回答胡溫,那就錯了。習總書記接下的是毛主席的班,胡溫是老一代革命家的警衞員通信員小鬼,在習總書記還在吃奶沒長大成人的時候,讓警衞員通信員暫時代理管一下祖傳家產是可以的。現在,紅色江山的真正接班人來了。

回想一下毛主席的時代,你就能更好地理解習總書記了。

有人想不通,為什麼習總書記選了這兩位網絡新作家,而不選顯然更有才氣的司馬南、孔慶東等人。道理很簡單,這些人雖然能干,卻原來是有主子的。換主不是不可以,卻須得置之死地而換的人,才能忠心耿耿。輕易換主的人能靠得住嗎?

為什麼不大大地提拔胡錫進呢?我可以大膽地預言,胡錫進沒戲,因為他兩張嘴皮子太能翻了,黑的能說成白的,而且能說得相當地漂亮。這樣的人能用,但不能重用,不是因為無能,而是因為太能。再說,這樣的人提拔了也起不到樣板作用。

搶著作詩的大畫家,做幾個小時報告談學習心得的二人轉演員,獻忠心猶如司馬昭之心。他們不僅不會得到重用,而且還有一點危險。不知他們是不是已經看出來了,習總書記和毛主席一樣,不喜歡出生貧寒而如今巨富的人。富可敵國的人要小心了,除非你是紅二代。

於是,習總書記選的就是兩位網絡作家這樣的人,不怕他們蠢,只要他們是真正的奴才。現在還只是兩個,以後將陸續拉起一支隊伍來。

今後一段時間裏,中國的政治生態就是這樣,人才進了監獄,奴才上了殿堂,紅太陽就會升起來了。當年毛主席不就是這樣的嗎?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