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22日星期六

夏明:習大大、習澤東和習特勒

习近平网络图片


機會主義者的習近平,關心的是自己和他代表的党的權力,而非国家的整體利益和歷史發展,他會雜糅人類歷史上最黑暗和殘暴的權力術:不僅毛和鄧的前后三十年可以打通,馬列斯毛鄧、希特勒的納粹主義、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義、東條英機的軍國主義都可以雜交生良種。這是習最大的破壞力所在……


習近平的執政,或者說中共的治理遭遇的最大挑戰是無所不在卻又無影無踪的互聯網和社交媒體。在這個多中心、開放的網絡平台,共產黨傳統的一元垂直控制變得乏力,單向性的洗腦進入邊際效應遞減的階段。中共官方也不得不承認,共產黨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遭到挑戰。為此,中共開展了整治網絡、淨化網絡、打壓大V、充實"五毛"、升級"防火牆"等各種措施來弘揚"正能量",消減"負能量"。網絡上流行的習近平眾多綽號,從一個角度反映出所謂"正、負能量"的碰撞,成為中國官方打造合法性和民間解構它的合法性的政治博弈。

"習大大"和"彭媽媽"
綽號可以有褒貶。習近平身邊似乎有專業形象設計團隊為他打造一個親民、有魅力和有魄力的領袖形象。當然也不否認,民間、甚至知識分子中也出現了對習近平的期望。所以出現了"平平"、"第一球迷"、"習總"等暱稱。官方也接受了它們。但最走紅的還是"習大大"。據說在陝西方言裡,人們尊稱自己的父親或父輩的男性為"大大",對"大大"的妻子也稱為"媽媽"。所以,中國網絡上流行著"習大大"和"彭媽媽"的暱稱。
"習大大"從何而來?2012年11月21日,在中共十八大習近平升任總書記不久,在新浪網微博上出現了一個"學習粉絲團",開始發布有關習近平出訪和家庭生活的圖片和消息。因為這些消息準確、及時,圖片罕見,顯示出該微博不同一般的信息渠道。例如,習近平"南巡"時,"學習粉絲團"發布消息,稱此行既未通知央視和《人民日報》,以致央視的官方微博也感嘆,"學習粉絲團"發布的消息"比我們快,比我們近"。
國內、外媒體(例如《南方周末》和《華盛頓郵報》等)有解讀說,"學習粉絲團" 沒有官方背景,是來自草根的運作。根據註冊信息,該微博是由陝西一位女性創立。又有說一位來自四川巴中的名叫"張洪銘"的"打工仔"在江蘇註冊的賬號。但據大陸媒體專家分析,這個微博"來頭不小,背景很大",微博寫作"比較專業","像是一位新聞記者的水平",博主"絕非等閒之輩",甚至是"通天人物"。一位精通北京官場生態環境的政治分析家告訴筆者,他認為"學習粉絲團"最有可能是由習近平的女兒習澤明或他的侄甥輩所為。

"慶豐帝"、"毛進平"

由於網絡的開放性,更多的綽號來自民間,有時就不是那麼親暱了。因為有習近平提出的"鞋子合不合腳只有自己知道,所以外國對中國不要指手畫腳",有人赠給他"鞋哥"的綽號。因為有了習近平到北京的慶豐包子店去吃平民套餐,所以有"慶豐帝"、"習包子"的叫法。針對習近平到底是要走回頭路擁抱毛澤東,還是堅持改革開放追隨鄧小平,又出現了"習近平"對"習進東"的爭論和分歧。當然,人們不要以為"習近平"就少些危險,畢竟鄧小平的最大政治遺產是1989年在拉薩和北京的屠城。
顯而易見,"習進東"、"毛進平"和"習澤東"的綽號來自中國意識形態光譜偏右翼的政治力量。習近平提出"兩個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倡導所謂"延安精神",到古田去朝拜,發布毛版的論文藝工作的講話等等,暴露出習近平的政治思維在毛時代成長定型而不得突破。無論他怎麼掩飾,無論他的團隊如何設計,習近平下意識的反應,例如在墨西哥的"吃飽飯沒事幹"的即興講話,和他對普金的真心溢美,都顯示他逃不出毛的窠臼。朝野內外的改革力量、自由知識分子群體有理由擔心毛澤東返魂。余杰在《中國教父習近平》一書中一針見血地指出,習近平"在肉身上是習仲勳的兒子,在精神上是毛澤東的兒子"。
具有創意、同時又可以被左右接受的綽號是"習特勒"(Xitler)。它反映了網絡上中西文化的完美結合。在希臘文裡,希特勒的拼法就是Xitler。據作者考證,最早在2010年海外"萬維讀者"的"天下論壇"由名為"回眸一笑"的提交者首創。在2012年3月15日,"和訊"發表一個帖子:"魔獸世界,習特勒上台"。到了2013年和2014年,這一綽號開始風行,尤其在推特上,幾個著名的流亡海外和監視居住在京的異議人士使用的頻率特別高。中英兩個版本同時在網絡上傳播。

在法西斯的思想垃圾堆裡找靈感

習、希相通,一脈相承。在中共打造的核心價值觀裡,我們都可以看到,習近平和他的所謂的智囊病急亂投醫,試圖在法西斯的思想垃圾堆裡找到靈感。最明顯的例證是法西斯思想家卡爾ˑ施密特在京城走紅,用來論證元首體制、獨裁論、敵人意識、緊急狀態法、緊急權力的合法性,同時詆毀自由民主、憲政民主、民主議會制的價值。其實,施密特的法西斯思想早已被歷史所證偽。二戰中民主國家應運而生的領導人羅斯福、丘吉爾和戴高樂並非如施密特所說,沒有決斷、決策能力。施密特鍾情的所謂的"有決斷能力的領袖"希特勒、墨索里尼之流無不最終被摧毀,走上斷頭台。二戰後德國、法國和日本的制憲,都在制度上矯正了"魏瑪憲法"的制度病,亦即"議會制"加上"多黨制"造成的議會多數難出、政府不穩、政策乏力的弊端。戰後德、法、日三國經歷的經濟奇蹟歷史已經證明,施密特的詛咒已被成熟民主國家破除。但習近平這位具有清華法學博士頭銜的元首和輔佐他的曾是復旦國際政治教授的王滬寧卻都枉然不知。
總結起來,習近平的一大堆綽號意味著什麼?首先,"習大大"這一暱稱反映出,習近平本人、他的家人和身邊的人,包括太子黨這個群體想要的是一個清宮戲中的皇阿爸。讓人值得深思的是,今年教師節習近平來到北京師範大學與教師座談,一位教師請求是否可以稱習為"習大大"。習的回答是"Yes"。這讓人們聯想,留學哈佛的千金習澤明呼喊爹爹時得到的爽快回應。在所謂的"民意分量背後",其實揭示的是中國人深層次的家族政治和家天下。《時代》周刊把他定位為"習皇帝"不是沒有道理。其次,習近平作為一個沒有理論根基、沒有意識形態完整體系的機會主義者,關心的是自己和他代表的党的權力,而不是中華民族的整體利益和歷史發展,因此他會雜糅人類歷史上最黑暗和殘暴的權力術。對他來說,不僅毛和鄧的三十年可以打通,毛主義、鄧學說、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斯大林主義、希特勒的納粹主義、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義、東條英機的軍國主義都可以雜交生良種。這是習近平最大的破壞力所在,值得人們警惕。


——《动向》杂志2014年11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