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26日星期三

梁京:颟顸"五毛党"催生理性新中国


上周重大新闻事件不少,从央行减息,到乌克兰危机的最新发展,以至普京的困境,都很值得一评。不过在我看来,相比之下,没有一个新闻事件比《辽宁日报》致信全国高校教师引起的反弹意义更重大、更深远。因为此次事态的发展对判断中国未来的走势,提供了非常重要的信息。

一段时间以来,不少严肃思考的人对中国的未来深感迷茫。中国究竟会向何处去,会不会走向黑暗,形成一种比较稳定的奴役制度,成为一个令人忧虑的问题。一些人认为一党专制难以为继的主要原因是经济增长难以为继。这个假设面临两个挑战,第一,中国经济减速,中共是否就一定混不下去?第二,若中国经济崩盘,宪政民主是否就一定能走上轨道?要令人信服地讲清楚这两个问题,并不容易。

中国经济高度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中共政权在很大程度上绑架了世界经济。也就是说,世界经济对中国的依赖,能给中国失衡的经济增长带来某种惯性支持。最近各国央行先后再度放松银根,以及中国大量倾销钢铁,推动海外基础设施投资,都是这种惯性存在的表现。当然,这并不等于中国经济完全没有崩盘的可能。问题在于,由于中共对社会自治的系统压制,由于中国社会的长期溃败,经济崩盘必然伴随著政治和社会危机同时爆发。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社会的自组织力量不可能在一夜间成长起来,这就会大大增加实施宪政民主的难度。因为宪政民主的重要条件,就是各种利益,包括地方、阶级,以及产业和职业有一定能力实现利益表达的组织化和利益博弈的理性化。

正因如此,习近平大力反腐带来了一种期待,那就是面对合法性危机的中共当权者会选择理性的变革之路,创造一种有利于对话和协商的政治氛围,让文明的政治游戏得到发展机会。但无情的现实,一次又一次粉碎了这种期待。尽管如此,中国知识精英中选择支持习近平的还是大有人在。这一方面反映了中国知识人迷恋"明君"的顽固传统,同时也反映了这样一种政治现实,那就是很多人看不到自下而上改革的力量和可能。
习近平不仅也看到了这一点,从而激发了他的"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和制度自信",而且,出乎许多人意料,他选择了明显具有"毛式"风格的政治路线和政治策略。习近平的想像力之所以令人大吃一惊,是因为人们以为这样的选择无异于政治自杀。从去年初的"南周事件",到后来的"七不讲",直到系统打压公知,围剿南方报系,习近平不断升级意识形态反击战。此次《辽宁日报》事件,是最新的一次升级,也是打击面最宽的一次,矛头指向了所有敢于在课堂上批评中共的高校教师。

这次升级,遭到了知识人的有力反击,也引发了"五毛党"更加疯狂的攻击。有迹像表明,"五毛党"正在把这场斗争继续升级为一场"砸饭碗"的迫害运动。一些直言批评当局的人士,已经遭到解职的惩罚。那么,"五毛党"的疯狂,是否意味著习近平政治路线的成功和胜利呢?我并不这样看。除了自由派知识分子面对高压表现出来的坚定和冷静,我认为更有决定性意义的是,没有多少青年人支持习近平发动的这场意识形态斗争。这与当年毛泽东发动的文革形成了鲜明对比。你可以说,这是因为青年一代政治冷淡,我认为这至少证明青年一代对习近平的这一套话语游戏不感兴趣。

这种情况让我想到文革中出现大批逍遥派的那一段历史,对今天或许有参考意义。经历过文革的人都知道,没有文革,难有后来的改革,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文革迫使中国人进行了一次规模空前的集体反思。没有这样的集体反思,改革是不可想像的。今天疯狂的五毛党,就如同当年掌了权的群众组织头头一样,以他们反智和反理性的言行,迫使每一个正常人去思考,这样荒唐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这种集体反思对于推动历史进步的作用,其实是非常巨大的。因为在一般情况下,这样大规模的反思是不会发生的。

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经历了一段言论相对宽松的年代,习近平似乎下决心要终结这个环境。不论他能否做到这一点,他都无法阻止人们独立思考,也无法阻止人们私下自由交流和交往。因此,中国人进行反思的信息环境是文革不能比的。如果说,文革的反思催生了改革,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今天"五毛党"的疯狂,将有助于催生一个理性的新中国。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