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23日星期日

吴祚来:西單民主牆是一面鏡子

1979,西单民主墙(李英杰摄)


遼寧日報這樣的黨媒不去分析,為什麼會有如此多的人對黨國不滿,在哪些方面有不滿,黨和政府應該如何進行改進。也許中共高層已有共識,認為根本的制度無法改革,政治上一搞憲政,「就上了西方人的當」,體制內的當權者就沒有了特權。
人們都感受到,一場針對知識界的整肅風暴又已來臨,有人說這是習近平內部講話引發的,習走的就是一條沒有薄熙來的薄氏文革路線;有人說這是保守派刻意發起的,並非習的本意。體制內有無不同政見,我們現在無法核實,我們看到的事實是,習當政二年來,有關部門對網路與紙媒、知識界、律師們的打壓,遠超過江、胡時代。
現在打壓民運人士與知識界,最使人聯想到的是七十年代末的西單牆事件。
許多人對文革結束後的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感覺是百廢俱興、意氣風發、自由開明,耳熟能詳的一句話是:(中共)尊重知識尊重人才。但鄧小平與毛澤東一樣,尊重的知識與人才,其所指是科學技術方面的工具化人才,1977年5月,鄧小平在要求恢復高考時說「同發達國家相比,我們的科學技術和教育整整落後了20年。科研人員美國有120萬,蘇聯90萬,我們只有20多萬,還包括老弱病殘。」所以要大力發展教育與培養科技人才,而鄧小平樹立的標誌性人物,是陳景潤,我們沒有看到有人文社會學科的學者入了鄧小平的法眼。
鄧小平是天安門四五運動的受益者,當時人們紀念周恩來、支持鄧小平,四五天安門事件平反後,人民日報開始思考如何總結天安門的歷史教訓,避免這樣粗暴踐踏民意的罪惡重演,黨應該如何正確對待草根民主運動,這就有了1978年12月21日「本報特約評論員」文章《人民萬歲》,此篇評論員文章與光明日報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雄文,都是當時的標誌性文章。它們的出現不僅使這個時代有了理論高度或理論轉捩點,也使人們看到,國家政治轉型的希望。
在西單牆民運之初,鄧小平寬待大字報、小字報,1978年11月26日、27日和12月初,鄧小平利用接見日本、美國和法國外賓的機會多次表示,尊重人民利用大字報表達自己不滿的權利。但西單牆延伸到大學(如北京大學三角地)、西單牆運動與工人維權運動開始結合,西單牆成為民主運動的代名詞,並開始提升理論追求,要求中國實施政改,進入第五個現代化(政治文明現代化即憲政民主),西單牆運動開始成為國際新聞熱點,一位署名江春澤(曾任國家體改委國外司副司長、發改委司長)的文章,寫鄧小平封殺西單牆背後的隱情,鄧基於憲法賦予公民的自由權,一度公開支持西單民主牆,而當西單民主牆前聚集的人數從一天七千人增加到二萬人時,當多地省委被申冤的民眾包圍時,鄧小平無法忍受了,這個時候,他沒有激流勇進,而是迅速退回到專政時代,以極權專政方式來求政治穩定。
1979年3月22日,《北京日報》發表《人權不是無產階級的口號》一文。3月25日,魏京生在西單民主牆貼出大字報《要民主還是要新的獨裁》指名道姓批評鄧小平「走的是獨裁路線」,3月29日魏京生被捕。
中共內部從來就不是鐵板一塊,葉劍英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上說「西單民主牆是人民民主的典範」,胡耀邦認為西單民主牆是「人民新的覺醒」,鄧小平從支持西單民主牆,到打壓民主運動,有一個過程,根本原因是鄧小平對民主運動是工具性地利用,四五運動被他利用,知識界提出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也被他利用來打擊政治對手,保守派提出的二個凡是,無非是更為堅定地守護毛澤東的思想與決策,但鄧小平的四個堅持呢,一直是政治改革不可逾越的高牆。
但胡耀邦卻一如既往地支持民主運動,據胡績偉回憶,1979年6月,胡耀邦在五屆人大二次會議發言,公開表示了不同意見:「我始終支持任何人在社會主義制度下行使自己的民主權利。希望大家都在憲法的保護下享有最大的自由。儘管在中央工作會議上,以及在這次人大會議上,不少同志點名也好或不點名也好,批評我背著中央、支持違反『四項基本原則』的所謂民主化運動,助長無政府主義,但我仍要保持我自己的看法。我奉勸同志們不要抓人來鬥,更不要抓人來關。敢於大膽提出這些問題的人,恐怕也不在乎坐監牢。魏京生抓了三個多月,至今沒有作過檢討。聽說他現在還在絕食。他一死就會在群眾中成為烈士,是人們心中的烈士。」
胡耀邦的這番講話完全是預言,魏京生確實被塑造成了民運英雄,中共在打壓民主運動過程中,一直在製造敵人,塑造英雄,而像劉曉波這樣的英雄,已然摘取了諾貝爾和平獎。不幸的是,中共一直以製造敵人為自己的神聖使命,把好好的和平年代,做成了烽煙四起的戰鬥狀態。
比較一下西單民主牆事件與當前對公民運動與知識界的打壓,會發現歷史驚人的相似,甚至是其克隆版。
前面鄧小平剛剛說過,寬待大字報小字報,這是人民表達言論的自由,不到一年的時間裏,就有北京日報搶佔理論制高點,將人權拱手讓給西方,中國無產階級不講人權(現在呢,中國也開始講人權了,而且有官員說比西方國家還好過五倍),這使人想到什麼呢?高瑜因為在專欄文章中或接受外媒採訪時,涉及到批評中央領導人,公開中共的內部通知「七不許」,所以以洩密罪被拘捕,與當年魏京生待遇一樣,而將憲政與普世價值,說成是西方的東西,這與當年北京日報提出的「人權不屬於無產階級」一致,鄧小平公開表態寬待言論自由,而習近平也講過,中共要容得下尖銳的批評,中共要依憲治國。
接著呢,就是警方對民運人士的掃蕩。當時還有北京市革命委員會,通告凡是違反四項基本原則的大小字報及所有宣傳品,一律禁止公開,中共中央則轉發公安部黨組請示報告,對違反四項基本原則的民間組織進行打擊,打擊的理由與現在所謂的尋釁滋事一樣,就是禁止「妨礙交通的集會、遊行」;「衝擊黨、政、軍機關和企業、事業單位」;「造謠惑眾,煽動鬧事」;「攔截車輛,無票乘車」;「任意張貼和塗寫標語、海報、大小字報」等活動,等等,當年叫六項罪,現在警方概括能力強了,統稱之為「尋釁滋事罪」。
再後來就是群眾運動式地清除各牆面大小字報,當時的淨牆活動,現在呢,是淨網運動,是封殺博客與微博客,拘捕異議人士的手法,使用口袋罪的方式,與當年幾無二致。
西單牆觸及到了鄧小平的底線,就是點明了鄧是獨裁者,這令鄧無法容忍,所以四項基本原則大帽子就飛了過來,北京日報的聲音就覆蓋了過來,警方的棍子也就打了過來。那麼,現在的網路與大學教授們觸及到了習近平的底線嗎?習剛一上台,知識界甚至是持積極樂觀的心態對待習新政的,因為習的家庭背景,因為習從政過程並沒有激烈的反民主憲政言論與行為,那麼問題出在哪裏?
面對龐大封閉的中共政治體制,任何個體都是卑微的,強人習近平也不例外,他像一塊小鮮肉,被包進了體制裏。他必然完成體制化生存,首先要保住的是這條大船不翻,就必須依賴專政手段,舉著毛的旗幟,用著鄧小平的手法,在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上狂奔。
難道這是中共領導人的宿命?出了紅牆,就遭遇西單民主牆。最有趣的事情莫過於這些黨媒,一點不長記性,北京日報完全忘了自己說過的:人權不屬於無產階級,現在又在炮製憲政、普世價值不屬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過不了多久,還會這樣說:中國的憲政與普世價值好過西方國家五倍。
西單民主牆是一面鏡子,習近平在鏡子裏看到了鄧小平的影子,還是毛澤東的幽靈在向自己招手?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