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19日星期三

格丘山: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林彪
近代中国人中死于重泰山者,无出于林彪:
他用他的死结束了毛泽东的神话;
他用他的死结束了共产党的理论制高点;;
他用他的死降低了中国人民的愚昧水平,使凶残的中国人失去了做政治运动帮凶的兴趣;
他用他的死使在水深火热中挣扎的5%地富反坏右的日子好过多了。


而其中对共产党打击最大者,不是毛泽东的神话结束,不是中国人民不再热衷共产党的政治运动,不是5%地富反坏右的日子好过了一些,而是共产党失去理论制高 点。因为从这一天起,这个雄心勃勃,踌躇满志扬言要救人类的政党,一下落成了一个以维持生命为主旨的过一天算一天的偷盗集团。而所谓大政治家邓小平的功绩 就是干脆将那块已经没有人再相信的救人类的遮羞布扔掉,让共产党可以公开抢劫和偷盗。


可以说林彪如果不死,还做共产党的副主席, 或者他将毛泽东杀了,自己做主席,都没有他这样的死对于中国的贡献大。林彪的死亡,而且必须是这样的暴亡,才是他对中国政治和人民的最大贡献,这也是他在他的位置上能为中国人民做的最大贡献。当然林彪自己是不愿死的,也是不愿去做这样类型的贡献的,是毛泽东和周恩来将他逼上了这个神台,让他成了仁。


正是:


有心插花花不活
无心载柳柳成荫

林彪就这样成了中国历史上的大英雄。


有两个人对于这个道理理解得最透彻,一是周恩来,听到林彪死,周恩来嚎啕大哭。纪登奎说: "总理,总理,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应该说是最好的结局了,您该高兴?",周恩来摇着头,声音嘶哑地反复说:"你不懂,你不懂!"。 周恩来这个铁石心肠,帮助毛泽东将一个个政治对手送到阎王殿的大政治家,是在为林彪哭吗? 当然不是,周恩来是在为共产党哭,他清楚的知道,从这一天起,共产党是人民救星的神话结束了。


二是毛泽东,林彪死后毛泽东马上衰老了几十岁,身体迅速恶化,变成一个病魔缠身的老人。林彪的死使这个扬言要活一百四十岁的强人至少折了十年寿,因为毛泽东再能辩善言,也无法解释自己一手树起来的最亲密的战友和付统帅被自己逼死了。因为他知道,从此他再也当不成人民的红太阳了。


所以,我们今天纪念林彪的祭日,九月十三日,不是纪念一个共产党军事首领的暴亡。我们今天纪念这个日子,因为它是中国命运,人民命运,尤其是5%地富反坏右(七千五百万)的命运转折 点,也是毛泽东个人命运的转折点。从这个事情后。中国共产党失去了灵魂,失去了威信,失去了霸道的气势,这个影响,直使至今共产党已经成了世界级的大富翁 了,还是活在提心挑胆的过一天算一天的恐惧之中,与毛泽东时期那种活在人民中,威风,趾高气扬,自称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人的共产党的自信有如天壤之别。

林彪的这个贡献到底有多大,为什么这个贡献这么大,我们进一步来更深刻的阐述这个主题。

研究中国历史的学者,常常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中国政治特点,就是正统性,或者说正道。中国历史上的造反,不管是陈勝吴广,还是李自成洪秀全,都要借天命来争夺 正统,只有在正统的慑力和压力下,他们的造反才能将所有的人都卷进来,形成全国的规模。其实这些造反的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中国人民这个庞然大物,一旦被 他们的正统控制在手里,他们就变得十分强大和危险,他们就有可能与掌握着国家机器和军队的统治者一决高低。

共产党也不例外,他们 正因为掌握了正道,才得了天下。今天人回顾毛泽东开国的历史时候,不承认这点,认为过去的中国人太愚蠢了,怎么能相信这种鬼话,换成他们活在毛泽东时代, 毛泽东早被他们看透了。这种对于历史缺乏身处其间的客观理解的思想方法或者个人品质,是中国人普遍的特点。对于祖宗的刻薄,对于历史简单和全面否定,是五 四以来最时髦的理论研究模式。

这种思想方法的特点是将毛泽东的思想和语言魅力全部涂黑,在他们的笔下,毛泽东是一个胡作非为,痴人说梦的 暴君,而跟在他走的是一群智力低下的愚民和乌合之众。他们为了要表现自己对共产党的仇恨,要表现自己的智力远远超过自己的祖先,表现自己的民主立场坚定, 不屑用极端方法去抹杀或者故意贬低当年共产党的正统性,将对共产党的批判,变成畅心和任意的辱骂比赛,这样的批判愈多,共产党就愈逍遥法外,真正的共产党就无法定位,因此也就无法真正的剥开共产党的画皮,更就无法真正的将它晾在光天化日下示众。

像中国历史所有的雄才大略的开国君主 一样,毛泽东不但用打天下,救穷人的口号号治了天下,开创了他特有的组织系统(单位),语言系统( 党八股语言), 而且创造了他自己的一套自圆其说的思想系统,这个系统不但迷倒了智力不太特出的中国老百姓,也迷倒了很多国内有抱负的知识分子,甚至征服了很多在海外受到 民主教育和西洋教育的高级知识分子。

最近我与美国X市的一个教堂牧师有个一次颇得教益的谈话。林牧师生于1931年, 今年八十三岁,他出生于东北哈尔滨。年轻时就读于沈阳的一个有名的中学,抗战时学校迁到云南,日本投降后回到沈阳,1947年在听一位美国牧师传道后受洗 变成基督教徒,后学校迁到北京。他说当时学校的大部分学生都要求进步(这个词是林牧师用的)向往延安。1949年1月31日北京和平解放(林牧师清清楚楚 记得这个日子),成立了革命大学,很多中学的学生都去报名,林牧师也报了名。这时林牧师在黑龙江的祖父出了问题,林牧师祖父原来是河北农民,因为穷闯关 东,在黑龙江垦荒囤地,被定成地主打死了。林牧师父亲义愤填膺,借了二两黄金,决计去台湾。林牧师不肯走,要考革命大学,被他父亲强制拖走了。他们到了青 岛,坐上了去台湾的最后轮船,那是1949年3月的事情,不几天,青岛就解放了。

林牧师讲的时候非常平静,后来的共产党名誉愈来愈坏 ,但是当时没有坏,他们给中国和中国人曾经带来了希望,林牧师说的就是这么一个事实。

我们这里强调人不是天才,当一个政党专门将好的事情和好话传到人们的耳朵里时,人们没有理由不相信他。以后等见到足够坏的证据了再不相信他,也不是说这个人以前是个蠢货。共产党曾经掌握了正道,控制了人心,这是实实在在的它获得政权之前和得到政权之初的情形。

一个政党获得人心,一个人民相信政党,这有错吗? 没有错,共产党的历史错在这两个东西结合在一起,产生了一个东西,一个非常可怕的东西,一个使中国后来政治非常可怕的东西, 它就是共产党加上中国人民。

说得更清楚些,毛泽东时期的政治可怕,不是毛泽东,不是人民,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人民。但是中国人民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己成了魔鬼,以为自己活在伟大的毛泽东时代无比幸福,是在做前人未曾做的伟大事业(以上两句话是中国人民的,非作者杜攒,是中国人民在当魔鬼时经常讲的,尽管他们现在大部分人不承认 讲过了)。

一个掌握了人心和正道的中国政党什么事情都不需要出面了,而只要在后面指手划脚就可以了,从此由这个用正道武装起来的群众站在第一线,什么坏事都由政治觉悟非常高的群众自愿和积极去做了。

这 个无处不在, 无时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至的革命群众使毛泽东时期的中国成了真正的人间地狱。其中,革命群众中有一部分动机是为了要求进步(升官), 一部分动机是为了保护自己(尤其对于出身不好的人),但是最主要的动机是他们相信共产党是伟大的,光荣的和正确的政党,他们在进行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 正因为这个伟大的事业,他们去打小报告,去陷害,去拳打脚踢,去酷刑自己的同学,同事,老师,朋友,亲人都不算什么,都不觉得良心责备和惭愧, 而是觉得理直气壮,无比自豪,因为他们打的虐待的摧残的不是人,是党的敌人,是牛鬼蛇神,是动物。反倒是共产党在这些革命群众义愤填膺,革命热情上来的时 候,出来做好人,肯定他们的革命热情是好的,但是要注意党的政策。由此可见,这些革命群众一旦觉悟高起来的时候比共产党还共产党,还可怕。


十年代后期至七十年代初的中国真是一个可怕的大地狱,那时候一个犯人从监狱逃出来,是无处安身的,因为到处都有革命群众的雪亮的眼睛,一个形迹可疑没有介 绍信的人,随时会被居委会老太太正气凛然的查问和侮辱。事实上那时候的犯人释放了也不愿出去,因为外面比监狱还可怕。这是我在劳改时常常听到难友讲的话。

可以说,共产党那时的政权固若金汤,因为他们根本不用军队,也不用警察,自己甚至不用出面,这全国的十多亿革命群众像看家犬一样衷心地在为他们看望政权。

可能有人不禁要问,解放后,共产党做了不少坏事,例如反右,三年灾害等等, 这些恶行难道不在十多亿革命群众的心理引起怀疑动摇吗?

怀 疑也许有,当有也只在夜深人静时,像细细的思绪一闪而过,等到白天共产党的宣传机构,报纸,杂志,电视,电影,小说,歌曲开着全部马力歌颂伟光正,个人的 怀疑怎么能与天天听,天天喊,天天教育的全国力量匹敌?即使有,也马上被它的气势吞没了。万一有哪个人没有被吞没,那么这个倒霉鬼立即就会被抓起来,被以 反革命的名义专政了,有多少人敢和愿意以自身之肉躯去试无产阶级专政之铁拳?

皇帝没有穿衣服那个故事中的小孩将真理喊出来之所以奏效,是 因为他的那个叫声在广场上马上让全国人听到了,如果立即将这个小孩拖出去杀了,那么这个叫声就等于没有叫,因为大部分人没有听到。 既然听不到,那么个别立场动摇的革命群众还是认为是自己的眼睛有问题,别人都能看到皇帝的衣服,就我看不到,肯定是自己的问题,所以还是跟着叫衣服漂亮 好。


林彪的死的意义,就是他一下子让全国的革命群众心中同时升起了怀疑和动摇?怎么毛泽东连他最亲密的战友也不放过,也要杀,看 来不是我的眼睛有问题?这里面的混水太深太脏了,以后这些事咱们搞不清楚,还是离远些好。林彪的死就这样使革命群众失去当看家狗的热情,共产党的政治运动 从此再无威力。失去了群众行凶的政治运动就像一个合唱团只剩下了指挥,没有了歌手。所以共产党后来慢慢自己指挥着也觉得没有意思,不再搞政治运动了,因为搞也没有用处。


失去群众的共产党,也就失去了人心中的正道。这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来说无论如何是一种幸运和好事情。


可是失去了正道的共产党统治中国就很辛苦了,因为革命群众再也不为他们卖命了,什么事情都得自己上第一线,亲自出面。挨骂挨嘲笑受气是家常便饭了,所以共产党虽然现在有了钱,还是气短,他们多么怀念那些掌握正道,掌握 人心,那种一呼百应的日子啊!


共 产党一直在绞尽脑汁找到新的正道, 能够收拾人心,将林彪在天上捅开的大窟窿填死,可怜是落花流水去也,故国凋零月明中,只剩小楼昨夜又东风,所有的方法都白费力气。什么孔子,佛家,五讲四 美,唱红歌,甚至重新采用毛的方法都试过,革命群众都找不到感觉,毫无反应。 要不索性采用西方的民主吧,那不等于共产党自动下台了,所以愈想愈生气,就是死也不给民主。


共产党的日子现在是难,但是也不是完 全没有办法重新找到正道,毕竟天下思维万万千千条,条条通罗马。问题是中国豢养着的御用文人,拍马屁行,勾心斗角行,升官发财行,就是正经脑筋动不来,提 不出一个理论来。而被他们排挤出去的虎视眈眈垂涎三尺他们政权的民主人士,又属于近亲繁殖,基因太相像,搞不出新花样来,除了将共产主义改成民主外,其逻 缉思维都与共产党属于一个体系,没有多大参考价值。

如果共产党能够像当年周文公请姜子牙那么礼重,来亲自请教,说不定我倒是能给一个方法。不是我要搭架子,要你们上门请教,因为这份礼太重,人轻了,与这份礼不称,我人被轻视不要紧,但是这份礼被冒渎被轻亵, 以后就不显灵了。


想想看,如果这份礼能够堵上林彪捅开的窟窿,让共产党在老百姓眼中重新有个尊严,它是不是应该比航空母舰更值钱呢?当然更值钱,应该说它是钱买不来的, 应该说它是无价之宝。我这里用钱来解释,不是表示我喜欢钱, 而是现代中国人,唯钱为尊,不用钱来比喻,恐怕不太好懂。


是不是我在胡说八道, 狂妄自吹呢? 姑且信之就有,不信就无, 就像宗教信仰一个道理。(:)

否则,就当我在痴人妄语,俺已是七十古来稀的年龄,除了有点好吃以外,对其它人生的嗜好,诸如升官发财,美女金钱已没有多大兴趣,犯不着用什么诱饵来吊你们上钩,所以不信的话,你我都没有什么遗憾, 我就带着我的这份礼品进坟墓去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