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20日星期四

李兆富:买卖之间不是恩赐关系

网络图片:沪港股市联通获批利好作用仅限于短期,对股指走势不会出现根本性影响,甚至会构成投资陷阱



中共的对外喉舌报章《环球时报》早几天的社评形容「沪港通」是送到港人口边的饭,反映了今天北京的政权,仍然不明白,在市场关系当中,买和卖,双方的关系是对等的。

只有穷得太久的暴发户,才会认为自己手上的钞票是身份象徵,用钞票去侮辱别人。跟这种暴发户打交道,也是很易令人感到厌恶。对不起,要是我卖的货真价实,没有你这个买家,地球还有许多千千万万的买家,你钞票多,但穷得只剩下钱。

中国今天的纸上富贵,究竟是怎样练成的?在深究这个问题之前,必须要搞清楚一个立场上的问题:我不是说中国所有人都是财大气粗的暴发户,而暴发户的嘴脸,也不是中国独有。只不过,在过去几十年来,中国的确到处都是这种没有内涵但物质过份充裕的人、社会、文化和国家。越是对这个民族有感情的人,就越应该对这个现象感到痛心和忧心。

说到底,要拆解问题的根源,第一个问题就是:究竟这些人、企业和国家,是如何致富?

在大陆,要累积财富,靠生产创造,不是没有可能,但靠投机炒卖每每赚得更快更多。凭生产创造而成功由小康走向大富大贵的人,心底总存有一份对群众的谦卑,明白到产品要是得不到市场认同,只要一子错,满盘皆落索。

投机炒卖者,虽然都是每天在面对市场的无常,但由于见到失败者众,自己的成功,似乎肯定自己的眼光独到,与别不同;很少人会虚心地反省,更大的可能只是自己的运气比别人好。事实上,从或然率计算,成千上万个投机者当中,总有少数人能够在混沌中,单凭运气赢走资本市场彩池中的大奖。

在大陆,生产创造者和投机炒卖者,还多了一个独特的因素,扭曲了他们的价值观。生产创造者,除了可以用更好更优质的产品来竞争,还可以靠政府有形之手将产品服务的市场围封起来。要动用政府有形之手,就要有关系。结果,生产者的谦卑渐渐消失,取而代之就是对政府权力的敬畏矛盾。

站在当权者的角度,这种关系无疑是维持专政的理想状态,与此同时,政治阶层可以不同直接劳心劳力参与生产,像古代封建贵族般,坐享别人的劳力成果。至于投机者,在大陆这个政策主导一切的社会,资产价格预测,一样是靠消息多于分析,结果殊途同归,所有人都成为了国家机器汲取社会资源的工具。

至于中国政府,今天好像坐拥大笔钞票,可是,这些钞票都是来由权力主导的,由上而下的传导模式。难怪在北京眼中,每项对香港的经济政策,都是种恩赐。可是,对不起,在真正的自由竞争当中,有钞票但没有真正的生财意念,钞票只不过是呆在抽屉中的一堆废纸。今天的中共,就是只知道屯积钞票,却不明白生财是为何物,就更显得香港曾经拥有的真正资本主义精神,难能可贵。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