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26日星期三

黎智英:敢走漫長的路



"To whom much is given, much is required." Luke12:48



■雨傘運動向國際展示了港人和平爭普選的決心,亦對北京政府造成了一定壓力。資料圖片
雨傘運動到了現在陷入了僵局。留守的氣氛下沉,在場的人心忐忑,瀰漫着無形的壓力。壓力愈大,留守的人愈想突破,要將運動升級。到了這疲憊的狀態,誰都知道要升級我們沒有鬥志沒有魄力再衝刺多一次,而留守的前路卻一片茫茫。
這幾天金鐘醞釀着的話題總是行動升級抑或暫時撤退?說升級的人也知道,那天衝擊立法會打爛了玻璃窗有一人衝入裡面,揮手激昂地叫其他人也跟着衝入去,卻沒有人響應。那些都是走在衝擊最前、最激進的抗爭者了,在最緊迫的時刻,也沒想過要進一步挑戰法律,而我們又不能用暴力,升級何處找去路?
誓死留守嗎?最少要等四五月立法會否決了人大8.31方案,再給政府幾個月時間工作到八九月才會有答案,而答案多數是無結果的。我們可以留守到多久?而且政府放軟手腳在死拖,我們不就自投羅網?正如我們帳篷亞Pat說,三十歲以上的人都知道,我們不可能在這裡繼續留守而得到成果。我們就是留守到潰不成軍,北京也不會讓步。再這樣守下去,到手停口停的留守者要回去上班,要上學的學生再也不能缺課了,加上冬天來時單薄的帳篷會很冷,尤其晚上留守更辛苦,潰散的局面不難想像。

我們獲得了許多


他們也知道一個戰役不是一場戰爭。這場抗爭運動假若是一場戰爭,必須有不同的戰役。我們應將這場運動分成不同的戰役階段來進行。這一次我們完成了第一階段,我們挖出了香港人的正義感,尤其年輕人進取、勇敢、堅毅不屈、和平和自愛自律的高貴品質。我們足以自豪,也讓只顧搵錢的香港人重拾自信;我們建立了一群學生領袖,我們以後有了聚焦群眾運動的領導人;同時我們建立了群眾自發、自律、和平的大型運動機制。下次大台一有號召,透過社交網絡,我們幾小時內互相安排,一擁而上,又是另一個運動;到了緊要關頭,我們隨時會有二十多萬學生和市民眾志成城即時參與佔領運動。這是多強大的群眾抗爭運動!這對世界輿論是震撼,對渴望普選的香港人是激勵,對北京的世界形象是損耗,北大人多少也有壓力。我們這運動全世界傳媒報導,令世人關注我們被專橫無理擄掠了《基本法》賦予我們普選的權利,同情和支持我們爭取真普選。這是多強大的影響力!我們的和平自律讓我們站在道德高地上,「佔中」成為了我們強大的道德武器。
如果我們相信道德力量衝擊下,正義一定勝利,我們便一定勝利。這次雨傘運動賦予我們的最大的勝利是我們的抗爭使我們對爭取真普選有了希望。希望是無價寶,我們得到了!我們這一戰役已完成了巨大的成就!我們足以自豪。要是現在雙學三子攜手帶領我們集合有佔領的廣場,昂然闊步暫時撤退,這身影多麼漂亮!

保存實力 捲土重來


現在要是撤退,我們要為下階段的運動設備機會。我們要求政府在立法會否決後到某個時間要給我們答覆,如果沒答覆或這答覆是不能接受的,我們再發起佔領行動。我們現在保留實力,待必要時捲土重來。如果我們死守到最後潰敗的不只是我們的人,還有我們爭取真普選的道德力量。這力量我們萬萬不能消耗。
很多留守的人都明白這個道理,他們也實在疲倦了,都想回去過正常的生活,就是過不了這一關:我們不可能斗零都拿不到就撤退。
我們沒有從政府手裡拿到什麼,但是我們自己卻完成了許多,獲得了許多,更有了個很輝煌的開始,以及使我們對將來有了希望,這不就夠了嗎?

羅馬非一天建造


我們要真普選,但我們不可能將真普選斬件分段,一個斗零一個斗零賺回來。根本沒有斗零的民主。我們只可能將我們的運動分成不同階段。每一次我們的權利被踐踏,我們衝擊政府,引發世人同情,輿論支持,對政府和北京多少有壓力。我們逐步增加壓力,逐步向前,直至最後爭取到真普選為止。他們明白這道理,但是,他們就是過不了條氣唔順這一關。
堅持不撤退的人仍堅持同樣的原則,但我發覺這幾天他們的語調和氣氛有了微妙的變化,而且談這話題的人也愈來愈多,這是凝聚共識的好時機。今天,連沒有香港人懷疑他的智慧和忠誠的彭定康也勸我們考慮撤退了,這不值得我們三思嗎?
現在有人看到運動陷入低潮,想乘機混水摸魚。他們以激進派混進來,以突破僵局的藉口來煽動熱血人士以暴力衝擊政府。這些別有用心的人,是不想我們有個完美的收場,是要為我們的運動製造爛尾。爛尾了,我們的鬥志和道德力量也被消耗了,我們就再沒有捲土重來的力量。這些人的邏輯很簡單,如果你是壞人你都會這樣想。
政府一定知道,我們不斷的運動衝擊,對他們是極大的困擾:這樣的香港是無法管治的。這問題他們要解決,就只好給我們真普選。但是,我們不能期望一蹴而就,一擊而中,連續不斷的衝擊加起來才是最大的衝擊!我們不能一次就將自己用到盡。這不是一場比武,這是一場長期的鬥爭,比武一場定輸贏,鬥爭是長期的努力。

謙卑無敵


但是,學生不是三十歲,他們年輕,他們有更大的理想,也是這樣使他們比我們有更大的力量。然而在這僵局模稜兩可的情況下,他們也更迷茫,更不知所措,因此他們不知進退。直到他們不再迷茫,找着了這運動將來的方向,他們才有可能知道自己該怎樣做。
然後,突然你聽到學生和年輕的留守者談論黃之鋒、周永康和岑敖暉這些學生領袖愈來愈多。噢,你發覺,他們是在為這運動找出路。他們是被學生領袖感召而來「佔中」,現在局面模糊膠着中,他們迷茫,他們需要感召帶領前面的去路。這時刻他們向學生領袖仰望,希望前面找到點光芒。這是運動士氣低落的時刻,因此是最需要領導者挺身而出的時候。這運動到了現時的僵局,正好是學生領袖發揮領導和承擔的時候了。黃之鋒、周永康和岑敖暉等學生領袖,你們最大謙卑是接受歷史選擇了你們,你們應該勇於承擔歷史責任,帶領我們走上漫長的路!

黎智英 
——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