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23日星期日

苏星河:“网络安全”就是网络戒严

网络图片
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11月19日在浙江烏鎮開幕,來自近100個國家和地區的1000多位參會嘉賓中,原3721公司創始人、「流氓軟件之父」周鴻禕沐猴而冠赫然在座,堂而皇之地為「網絡安全」獻計獻策。當然這只是一個小插曲。周鴻禕已經完成了360度的轉身,搖身一變成為著名網絡安全軟件公司奇虎的老闆,正在為黨的網絡安全事業殫精竭慮。
但是黨要的「網絡安全」並不是這個。與普通用戶對網絡安全的認知不同,當局眼中的網絡安全問題,是給互聯網大會的賀電中提到的:「互聯網發展對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提出了新的挑戰。」確如其所言,互聯網的發展就是國家的不安全,互聯網傳播的信息就是黨最大的敵人,形勢已經到了必須採取「斷然措施」的程度。
這個「斷然措施」就是網絡戒嚴,把當局的網絡治理合法化和常態化。一直以來,當局普遍採用網絡屏蔽、「有害信息」清除、用戶信息竊取等「網絡安全」手段,雖然在極權統治之下暢行無阻,但也承擔著來自國內外巨大的壓力。網警、五毛被看作傷天害理的職業,百度、新浪等的舉報、刪除和屏蔽,也被當成毫無疑問的流氓無恥行為。把這些治理手段上升為全世界人民的願望和意志、全世界通行的規則,是這次互聯網大會重要的政治任務。
傷天害理、流氓無恥這兩個詞,似乎還不足以概括「網絡安全」的全部。言論自由、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是人權的重要範疇;而當局對此的踐踏,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對於互聯網用戶發布的言論,作出先於司法的判決,進而對發布者實施迫害和打擊,在這個奇葩國家司空見慣。對於網絡用戶的對話、通信,當局的監控也是無所不至、無所不用其極。
在具體的執法過程中,則表現為赤裸裸的犯罪。通常,警方先針對一個用戶發表的「有害言論」展開調查,在沒有任何許可的情況下肆意竊取用戶信息;定位用戶之後,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限制其人身自由,未經任何合法程序搜查和扣押其電腦、手機以及其他物品,展開審訊和調查取證;最後,依據從這些物品中發現的「罪證」,決定對用戶的進一步打擊方式,「取保候審」或刑拘、逮捕、判刑。這已經成為基本的執法流程,也有眾多的異議者、抗爭者因此被迫害。任何一個有著基本認知的人都能判斷並得出結論:這是典型的先定罪、後取證。在民主法治國家,不僅這樣的證據在法庭上無效,而且實施這種行為的警察,將面臨妨礙司法公正、濫用職權等指控和民事賠償訴訟,身敗名裂。
網絡用戶的安全,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就成為一句空話。當局聲稱的「網絡安全」,也絕不是互聯網用戶的權利和信息安全,而是通過制訂各種侵犯人權的規則,將「辦案」過程中的犯罪行為合法化。這樣,當局的暴力機器,就能更加肆無忌憚地迫害網絡用戶,同時避免法律上的風險,扭轉國內外道義上的不利,也為自己的行為在極權崩潰後開啟了一個脫罪的後門。
「首屆」、「世界」的名頭聽起來儘管響亮,其實只不過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對罪惡熟視無睹的訂單婊或無恥政客,集中到一起研究犯罪行為合法化的群魔蜂會。在為極權背書的同時,它們想要出賣的不僅是自己的靈魂,還有互聯網的未來。只可惜,互聯網並不掌控在若干小醜的手中;而且的確,它就是極權最大的敵人。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