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23日星期日

李直:對知識界的嚴厲整肅還在後面

毛泽东在1957年发动的反右派斗争,是一场整肃知识分子的运动


最近一个月来的大陆知识界可谓风声鹤唳。从《红旗文稿》的"国内阶级斗争绝不会熄灭"、"不能用法治代替专政"等文章的发表,到反西方、反"公知"的周小平、花千芳被奉为文艺座谈会的上宾,直至《辽宁日报》发表致中国大学教师的公开信——《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中国知识界面临着越来越逼仄的困境。

实际上,从中共执政的历史看,即使是在最近30余年的改革开放过程中,中共赖以执政的阶级斗争和专政又何曾放松过?腐败深入脊髓而政权牢握手中的现实,再好不过地说明了阶级斗争的强度和专政的烈度。因此,上述系列"亮剑"之举,其剑指"沛公"正是知识界无误。

与江泽民、胡锦涛时代对知识界实行以"喂枣"为主的收买策略不同,习近平治下实行的是对知识界"亮剑"的政策。从习近平上台伊始便露出剑柄的"七不讲",到现今显露剑锋的公开信,整肃知识界的理由与根据都已齐备,只等一声号令。

当然,中共党内文革派的继钵者早就按捺不住,先开杀戒了。15日周六晚,浙江嘉兴日报评论员王垚烽在网络上不逊一个反对香港"占中"的"大V",以"这叫地方自治"而表达了支持"占中"的立场,遂遭到网络围攻,最终迫使嘉兴日报表态"本报已对王垚烽开展相关调查,将依规处理"。网络之上,经审查而显现的网帖,对王垚烽这种所谓"端共产党碗,砸共产党锅"之举,几达人皆曰斩的程度。而在此之前,中国公安大学教授王守田因同样言论已被处以治安拘留……由此看来,"吃饭砸锅"者起码饭碗不保。

如果把《辽宁日报》的公开信类比上世纪50年代反右开始时的《〈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应当批判》、60年代文革开始时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似不为过。这些文章,都是一个信号,都是向大陆知识界开刀问斩的明确标志。有了这种信号,任何有政治经验的"端共产党碗"者,就必须按照共产党的政治正确原则,砸掉那些胆敢"砸共产党锅"者的饭碗。有了这种明确的信号,"端共产党碗"的为官者,就不能首鼠两端、息事宁人,而必须以砸掉"砸共产党锅"者饭碗的举动,来表明自己与党一致的立场;以牺牲政治不正确者的代价,来保住自己的官位。

如此,则阶级斗争、专政、公开信类的抽象文章,就成了问罪且问斩"砸共产党锅"者的具体刻度,成了"端共产党碗"之为官者的行动指南及其号令。而《辽宁日报》公开信之于知识界所以尤为凶险,就在其不仅归纳了当斩者的具体言论,而且还把不闻不问当斩者的作为同列为当斩之标准。这就无异号召"端共产党碗"者必须向其所定当斩者开刀。

其实,现今大陆知识界,虽经长时间改革开放,但在"六四"后的收缩景况下,言行犬儒化已日益蔓延,批评性言论早为稀缺资源,知识界本已不堪如反右或文革似的一击。不过,经网络放大了的知识界少数敢言者的言论,还是因其常识性与客观性而引发了广泛的社会共鸣。也正是这种共鸣,让那些自认发放饭碗者感到了某种威胁,因而在管紧网络的同时又采斩草除根之策。

知识界息声,粉饰盛世者就成了稀缺物。周小平、花千芳类不学无术者被抬上台面就毫不奇怪了。这也正像文革后期,中共党内文革派为显示文化革命的成果,不得不抬出天津周边农村小靳庄的农民诗作来充数文革伟业,比肩唐宋诗词。文革是历史闹剧一场,这一次呢?(作者是中国政治观察人士)

原载《世界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