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17日星期一

郑恩宠: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图:中国大陆"国家司法考试"



按中国大陆实际情况,每年才有三万人左右能通过司法考试。要建立一百五十万公职律师的队伍,至少还需五十年,届时能否供养这批法律精英还是个问题,习近平的"法治梦",或许是张美丽的"白条"。

    十月二十三日,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一万七千字的《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并提出一百八十多项举措,其中要构建社会律师、公职律师和公司律师队伍。按全球中等国家的平均水准,中国至少需公职律师一百五十万,按目前及今后的实际情况,至少还需五十年。
                    
大陆三种律师和公职律师的构成

    《依法治国决定》公开后,"公职律师"、"公司律师"的概念受到各界关注。中国大陆目前的二十五万律师绝大部份是社会律师,专职的公职律师和公司律师不到五百人。
    公职律师是通过司法考试被政府聘用并由政府供养的律师,不仅包括为政府服务的律师,还包括由政府全资供养的法律援助律师,他们的薪酬、福利、办公条件和办案成本支出,全列入政府预算。现代法律援助制度是各国政府收税后,拿出一部份建立法律援助的律师队伍,为请不起社会律师的公民提供法援;其中也包括政府拿出一部份钱购买服务,聘一部份社会律师从事法援。
    说白了,公职律师像保障房,社会律师像商品房,而商品房并不是人人能购买得起。
     何为公职律师?中国各级政府及部门的法制局、办中从事法律工作的人员,可遗憾的是从国务院法制办及各部、委、办的法律服务人员,到省、地、县和乡镇的政府法律人员,几乎很少通过国家司法考试。目前只有从事社会律师、法官、检察官、公证员才需通过司法考试。中国大陆的全国律师资格统一考试是从一九八六年起,二00一年起才举行统一的司法考试,新任律师、法官、检察官、公证员必须通过考试。实行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二00一年前,已任法官、检察官、公证员无需通过考试。中国大陆至今有近三百个县中无人通过律考,在二百六十多个县法院和检察院中无一人通过司法考试。但每年的司法考试只有参考人员中的百分之八才过关,人数约三万。
                                             
政府的法律援助制度是虚设的

    二0一二年十月,《中国的司法改革白皮书》介绍了公职律师和公司律师的试点情况。当年,司法部下发了两份关于公职律师和公司律师的试点文件,但人大于二00六年新修订的《律师法》,还不包括公职律师和公司律师。
    目前的试点中,还未将法援律师列入公职律师的建制。中共改革后,律师业恢复了三十四年,以往的法援工作,几乎都由社会律师承担。社会律师没有任何政府的资助,实际是从事法援服务的个体户,律师事务所实际是个体户的集合体。在二00三年六月入狱前,当地物价局对本人的非诉讼法律服务的价格核定是:每小时人民币四百至三千元,包括咨询,起草法律文书、调查取证等。在十年律师生涯中,为当事人提供服务的"法援"奉献,不是以几百万元能计算的。而近十年来,中国各级政府法援的预算,若按十三点四亿人算,平均每人每年只有一角钱,还不够政府法援机构人员的工资、房租、水电等支出。中共政府的法律援助制度是虚设的,公民从未得到政府真正的法律援助,而大量的法援是律师们自掏腰包,国人还以为中共已为民做了大量的法援。
     二0一一年,中国大陆设立了第一家公职律师机构——广州公职律师事务所,其中专职律师十一名。据官方统计,全国每年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刑事被告未获律师的辩护。
据一些专为副部长以上官员辩护的律师透露,有的高官本不想请律师辩护,但中共为了的面子,专为他们请律师,从知名的社会律师中寻找。许兰亭律师说,对副部级以上官员的法援,能领到二千元的补租,车旅费都不够。有一定名望又受中共喜欢的律师,不在乎这些亏本,律师必须看中中共所倡导的"政治效益和社会效益"。这些高官得到了政府和律师的双重法援,而又有多少真正的困难群体能得到这种法援?
                                            
中国培养150万公职律师需50年

    香港有七百万人口,但律师有七千,而目前中国大陆十三点四亿人,律师只有二十五万。要达到香港法的水准,中国大陆最低需一百八十万律师。香港的人口密度是上海的一倍,中国大陆还有八亿农民生活在乡村,其中还有二点三亿的流动人口,今后一百年都无可能达到香港人口居住的集中度、交通、通讯的便捷度,按此实际情况,中国大陆至少需律师三百六十万。
今年八月,国务院取消企业法律顾问职业资格的认定,意味着长达三十年未取得律师资格的人员任公司律师将成历史。
     有专家认为,按全球中等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准,中国大陆需各类公职律师一百五十万,其中政府律师七十万,法律援助律师三十万,法官和检察官分别为二十五万。政府律师七十万是很保守的估计,按中共体制,中共各级纪委、政法委和纪检监察人员也应具备律师资格。目前,中国大陆有大学本科学历的人员可参加司法考试,而全球大多数国家大学的法学院只招非法律专业毕业的学生,例如财经类的毕业生,在读法学院后,经司法考试合格可从事保险律师,十五年后才可任法官。
     按中国大陆实际情况,每年才有三万人左右能通过司法考试。要建立一百五十万公职律师的队伍,至少还需五十年,届时能否供养这批法律精英还是个问题,习近平的"法治梦",或许是张美丽的"白条"。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11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