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11日星期二

《争鸣》杂志社论:党大还是法大——评十八届四中全会公报

《争鸣》杂志2014年11月号封面
  堅持一黨專政的中共,從來不把法治放在眼裡,黨的領導高於一切,「法」不過是櫥窗裡陳列的一個玩具而已。如今居然把「法治」作為四中全會的主題,好像真要實行「法治」了,這倒是個新鮮事,怎不令人興奮呢?

  如今從四中全會的《公報》上看,果然連篇累牘都是「法」字。這種玩弄詞藻,堆砌文字,本是中共幕僚的拿手好戲,這篇《公報》尤其令人眼花撩亂,可惜是「下筆千言,離題萬里」,反倒越走越遠了。為什麼這樣說呢?

  中國之所以至今沒有法治,唯一的關鍵是「黨」比「法」大,「黨」在「法」之上。共產黨是領導一切的。黨中央下面有個「政法委」,「政法委」下面是「公、檢、法」。按輩份「排座次」,「法」是黨的孫子。在共產黨「領導一切」的這個「大家庭」裡,孫子怎能有權力治理整個「家庭」呢?也正是因為「輩份」不同,所以在「反腐」中,凡有大官,都得先由中紀委執行黨的「家法」,把這個大官予以「雙規」;「雙規」完畢之後,再移送給「公檢法」去走一次「偵察」、「起訴」、「審判」的過場。如果不是中紀委先施「家法」,當「孫子」的「公、檢、法」是無權對「父輩」或「祖輩」的貪官實行法治的。這不就是「黨比法大」嗎?

  什麼叫「法治」?「法治」就是憲法和法律具有至高無上的地位。在法治國家,一個公民都可把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告上法庭。這種事情在當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能行得通嗎?恐怕連做夢都做不出這樣的「中國夢」來。

  一個國家,只要有一個人站在法律之外,就不能叫作「法治」,而只能屬於「人治」。所以中國歷朝不論多麼嚴刑峻法,都不是「法治」,因為皇帝是站在法律之上的。他「一言而為天下法」,只能算是「人治」。中國雖然叫作「人民共和國」,但是「人民」恰恰缺乏人權,「共和」也根本談不到。

  應該說,現在中南海也的確想改變一下目前這種綱紀敗壞的亂象,也想在世界面前挽回一點大小官員無法無天的可恥形象。所以從《公報》的文字看,他們在法律這個界面上,也真是下了些功夫。這些舉措,大概會在「公檢法」的具體業務上有些改進,果能如此,當然也是一種進步。但是從「人治」到「法治」這個過程看,應該很客觀地說,不但沒有進步,而且還退步了。

  為什麼呢?証據如下: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總綱第五條規定:

  「一切國家機關和武裝力量、各政黨和各社會團體、各企業事業組織都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一切違反憲法和法律的行為,必須予以追究。

  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

  中國共產黨章程總綱:

  「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

  上述兩條,其實就是「法」在「黨」之上,「法」比「黨」大。這是國家根本大法,是中共黨的「家規」。這些文字當然都是寫給世人看的,中共從來也沒有遵守過。毛澤東自稱「無法無天」,其實他的接班人也都把毛的遺訓當作傳家寶,同樣是無法無天。但這些白紙黑字畢竟都是中共自己寫的。令人注意的是這次十八屆四中全會是專門為「依法治國」而召開的,居然連早已成文的國法家規都拋到九霄雲外,哪怕作為櫥窗的陳列品都不肯擺放一下,這就說明這次全會在歷史進程中沒有前進,反而後退了一步,連過去承認的東西都丟開了。整個《公報》幾乎通篇都是「黨的領導」,像小和尚誦念「阿彌陀佛」一般,唯恐人們忘了「黨比法大」。本文起草時,我們還沒有看到四中全會的其他文件。即使其他文件尚未忘記上述兩條國法家規,也不過是原地踏步而已。實際上四中全會所強調的「法治」,無非是為了加強一黨專政,而決不會真正把「法」的地位提到「黨」之上,因為《公報》已經說得明明白白:

  「社會主義法治必須堅持黨的領導,黨的領導必須依靠社會主義法治」。原來他們的「法治」不過是黨手中的一根拐棍,是在黨的指揮下去「治理」老百姓而已。

  中共關於香港的《白皮書》和全國人大關於香港普選的決定,激起香港人民極大的憤怒,也使國際社會為之目瞪口呆。因為「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中共在中英談判中為香港回歸所作的莊嚴承諾,是中英達成協議的條件。這是中共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必須承擔的國際義務,同時也是它對香港人民的政治承諾。為什麼北京當局竟出此下策,置信義於不顧,連起碼的政治底線和道德底線都任意踐踏呢?

  有的輿論認為,這是江澤民塞進十八屆常委的代理人幹的。他們策劃此事的目的是把習近平推進陷阱,促使港人憤怒,把事情鬧大,這就可以促使習近平用武力鎮壓,使他陷入第二個「六四泥潭」不能自拔,然後由他們來收拾殘局,奪取中南海的主導權。

  但是習近平並沒有讓他們牽著鼻子走,而是斷然拒絕了重演「六四」。不過他的對手並未罷手,而是一方面動用黑社會向「雨傘運動」挑釁,同時又讓黑社會和警察來演雙簧,以便釀成流血事件,從而更有藉口實施武力鎮壓;另一方面,他們又拿出故伎,大肆宣傳「外國勢力介入」,把他們一手逼出來的民眾抗議嫁禍於外國人,特別是嫁禍於他們的假想敵美國人。

  鑒於十八屆班子的複雜性,我們對所說的「習江鬥」姑且不作進一步的探究。不過我們現在要說的是:今日香港的政治風潮,從深層的根源看,乃是共產黨的本質造成的。它正是毛澤東給中共留下的傳家寶(一黨專政)的又一個惡果。

  什麼是一黨專政?就是共產黨要壟斷一切。香港這顆亞洲明珠,共產黨怎能容它在自己的魔掌之外自由選舉呢?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既是共產黨政治策略的最高準則,也是這個黨的最高道德準則。暴力和欺騙,就是他們最得意的兩手。為使香港民眾「愛國」「愛黨」,以便減少阻力,早日把香港置於自己一手控制之下,他們在和英國談判時作出「一國兩制」的許諾,等香港回歸之後,便翻臉不認賬:這種食言而肥的卑劣行為,正是共產黨骨子裡就固有的政治基因,其實沒有什麼值得奇怪的,他們是歷來如此。

  笑蜀先生曾把中共奪權以前關於民主自由的花言巧語滙集成書,題名《歷史的先聲》。此書剛剛出版,氣急敗壞的中共立刻予以嚴厲封殺。查禁自己的言論,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然而誰也笑不起來,因為這是中國人民的悲劇。全中國的人,包括海外的華人,都被共產黨騙了!

  共產黨用暴力查禁自己昔日的言論,這是在打自己的耳光,說明他們已經完全背叛了自己原來信誓旦旦的諾言。如果他們不承認背叛,那就表明他們昔日的諾言本來就是騙人的謊言。總之,二者必居其一,無論是哪種情況,都說明共產黨的本質:或者是在權力的腐蝕下,已經蛻變為一個自私自利嗜權如命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政治集團;或者原來就是一群沒有人格,沒有底線,毫無誠信的政治騙子。

  因此,一切善良的人們必須看透共產黨!這是我們從這次香港風潮中應該得到的經驗教訓。

  既然這個統治集團的本質如此醜陋,還能寄希望於它會改邪歸正嗎?

  回答還是我們一貫強調的:從現實出發,力爭和平轉型,避免社會付出更大代價。什麼是現實?共產黨是中國現實的統治者,而現在還沒有一個能夠和他抗衡的政治力量可以取而代之。所以,雖然在世界範圍內民主大潮浩浩蕩蕩,但中共依然頑固堅持獨裁,敢於我行我素。

  但是,共產黨的日子已經不能照舊過下去了,因為鄧小平路線已經到頭,不改不行,假改也不行了。如果繼續沿著他們的「中國特色道路」走下去(也就昰拖下去),早晚要出大亂,不是被暴力推翻,就是自己亂套(這個可能性更大,例如軍事政變、內戰,等等)。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客觀條件使然。這個結局是任何人都不願意見到的,因為社會將為之付出極大代價。那時,最倒霉的當然還是老百姓,但統治者也同樣吃不到好果子。高壓秩序一旦崩潰,積憤已久的群眾首先會用最兇猛的手段報復他們最痛恨的統治者。這種可怕的下場,統治者是應該知道的。所以,如果和平轉型,將是朝野都能接受的一種出路。而且中共內部絕非鐵板一塊,總有明白人,不會聽任中國這艘巨輪像「泰坦尼克」號那樣向著冰山撞上去,只要不是傻瓜,即使為了自救,也會通過適當的步驟把舵輪奪過來,使它平穩地轉向人類文明共同大道,不要再沿著那條所謂「有中國特色」的絕路上行駛了。

  但是共產黨的積習已經太深,特別是一些既得利益的老奸巨猾,雖然幹好事他不在行,但是縱橫捭闔,玩弄陰謀詭計,卻是他們的看家本事。而且「利令智昏」,這種人常常喪失理智,即使「作法自斃」的蠢事都能做得出來,所以,要中共改弦更張談何容易!在這種情況下,即使有明白人,在時機未到的時候,也必須力求避免「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也不能不學學「大智若愚」,等到該出手時再出手。

  我們說力爭和平轉型,不是阿Q自我解嘲,也不是對中共心存幻想,而是從歷史和現實中作出的客觀判斷,就是說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至於現在的領導班子當中有沒有這種人,我們從不在局外預測,對於這種和平轉型能否實現,也不盲目樂觀,只是指出有這種可能性而已。

  所以,現在的「現實」是中國已經來到一個歷史轉折點,或者說三叉路口:一條是通往人類文明共同大道的改革之路,這是一條真正能使中華民族復興之路;一條是繼續堅持一黨專政的獨裁之路,這是一條必然使矛盾激化,引發革命或政變之路。

  不管上述這兩種可能哪種能夠成為現實,其結果都是使中國從中共那條「社會主義道路」轉上人類文明共同大道,也就是香港所走的這條「資本主義道路」。共產黨或是被推翻(前一種可能),或是通過自身改革成為民主政黨(主動放棄一黨專政,轉而服從人民的選票),其實際結果都是:壟斷一切、靠暴力和欺騙統治全社會的那個共產黨不復存在了。

  我們所說的「看透」是:對原教旨主義的共產黨,一定要看透,不能抱任何幻想。但是「看透」也包括看透這個黨只能是一個「其興也勃,其亡也忽」的過客。它或是被推翻,或是因內鬥而解體,或是被民主力量和平取代,或是識時務而主動放權,蛻變爲現代民主政黨。總而言之,這個黨絕不可能「千秋萬代」!

  上期本刊的特約時評的題目叫作《香港有希望》,就是從香港民眾維護「一國兩制」的鬥爭中,看到了中國的希望,因爲這種民主大潮就是在看透共産黨的前提下發生的。所以參與者既不爲強權暴力所屈,也不爲花言巧語所騙,實在令人感動和尊敬!這場大潮不但是保護香港的自由民主不被吞沒的決定性力量,而且也是推動大陸實行真正的改革,促進大陸更快地通過和平轉型走向民主的強大力量!

  目前雙方仍在僵持,這是一場鬥智鬥勇的政治較量。「雨傘」下面爭取真普選的群衆始終堅持和平理性的抗爭,但是他們的對手是沒有底線的。因此,群衆要有充分的精神準備,知道怎樣在曲折險惡的征途上,始終保持清醒的頭腦和敏銳的目光,既要識破對手的陰謀詭計,也要走好自己的每一步棋,以便最後能和平地實現真普選的願望。至於具體的行動策略,局外人無權置喙。我們相信,何時何地,行止進退,這支始終堅持和平理性的民主大軍,自己一定會作出最恰當的決策。

——《争鸣》杂志2014年11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