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11日星期二

喻智官: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後退的中國柏林牆



  過去的十幾天裡,我的視線無法離開香港。為了爭取真普選,香港幾萬學生和市民「和平佔中」,警察用胡椒噴霧和催淚彈施暴,非但沒有嚇退示威者,反而激發了更多民眾上街,「佔中」變成了「佔港」,金鐘、銅鑼灣、旺角、尖沙咀聚起更多抗議者。電視畫面上五顏六色的雨傘海洋濕潤了我的眼睛,我禁不住讚歎,勇敢無畏的學生!勇敢無畏的市民!香港人好樣的!你們繼承八九「六四」的精神,譜寫著爭取中國民主的新篇章。

  那一刻,我一遍遍向遙遠的香港呼喊:香港挺住!因為你是我心中別樣的地方。

  香港,你是沒有監督勞動的地方

  那是我五、六歲時候的事。我每天看見一位婦人掃大街,她掃到我家門口時,母親總對她說,我家門口掃過了,你不用掃了,如果我在邊上,母親還讓我叫她「好婆!」但好婆卑歉又惶恐的連連擺手說,「不作興,不作興!」我不懂事地問母親,「好婆是掃馬路的?」母親說,「好婆是四類分子,是監督勞動!」我追問,「什麼是四類分子?什麼叫監督勞動?」母親說,「說了你也不懂,我自己也沒弄懂。」有一次,好婆跟我母親正在搭訕,看見一個里委幹部從遠處走來,慌張得趕緊大刷刷地揮動竹掃把……

  一天,好婆掃完地,來到我家,從兜裡拿出一包糖果,對我母親說給我吃,母親客氣地退讓,好婆說,難得他一直叫我「好婆」,以後我沒福消受了。

  翌日,不見好婆來掃大街,又過了幾日還是沒出來,街坊們交頭接耳紛紛議論,過了一個多月傳來消息「好婆逃去香港投靠親戚了!」我問母親,「香港在哪裡?好婆為啥逃那裡去?」母親說,「香港是中國的又不是中國的地方,好婆去那裡就不用掃大街了!阿彌陀佛!」

  當時,我還不辨東南西北,卻知道有一個地方叫「香港」,那裡不用「好婆」掃大街。

  香港,你是不搞抄家批鬥的地方

  文革來了,我的一位表伯被抄家批鬥,有高血壓的表伯一下子病倒了。表伯不是地富反壞右,怎麼也成了專政對象?父親懷著疑惑帶我去看望表伯。

  表伯躺在床上唉聲歎氣地對父親說,「哪裡料到會有今天?你知道我那點事。解放前,我不過有一艘小火輪運貨,忙時僱個幫手,靠勞動自食其力,解放後的成分是『小業主』,算不上五類分子。搞文革了,我們里委勞動人民居多,只有幾個逃亡富農和壞分子,專政隊覺得運動搞得太冷清,就提升火力擴大鬥爭對象。因你大表哥是右派,我這個小業主加上右派家屬就夠批鬥資格了!這是無法無天的世界!我到哪裡去說理?……

  「我真後悔啊!四九年春天,眼看解放軍打進上海,在洋行的朋友隨公司遷往香港,勸我和他一同去。當時我運輸跑得順當不想動,就對他說,『我又不搞政治,國民黨也好,共產黨也好,總得讓人吃飯,我做小生意糊口,有什麼可怕的!你先去,過幾年這裡不行了我再去也不遲』。不成想,五五年公私合營,小火輪交了公,我再想去香港哪裡還有門?出不去只好在這裡遭罪!……」

  跟一臉無奈的父親回家的路上,我又知道香港是不搞抄家批鬥的地方。

  香港,你是大陸人捨命尋求的地方

  六八年開始搞「上山下鄉」,鄰居有位高中生,父親是大學老師,按父親的指點去廣東老家插隊。兩年後,他被押送回上海,罪名是「偷渡香港」,他從深圳河泅水時被逮捕,最後被判七年。他父親有教唆兒子的嫌疑,被單位隔離審查。

  我的一位小學同學比較「幸運」。三年自然災害時,他母親去香港探望他外公後一去不回,他從此靠母親在香港打工生活。中學畢業時,他裝病什麼單位都不去,堅持申請去香港看望母親,整整等了十年得不到批准,直到他母親遇車禍身亡,當局才放他去奔喪。母親的一條命換得他的自由和新生,他終於從羅湖口岸過了深圳河。

  幾年後,文革結束大陸開放,這位同學穿著一身「香港行頭」回滬,他送同學好友一些大陸少見的小禮物,知道我關心時事,給我兩本雜誌,內容都是大陸不敢公開的「秘聞」。如果說得到小禮物的人見識了香港的富庶,我卻看到了香港言論出版的自由。香港從此成了我們嚮往的地方,做自由的香港人成了我們的夢想。

  香港,你是不能後退的中國柏林牆

  托英國人無為而治的福,當大陸在毛時代沒完沒了搞政治運動時,香港的經濟飛速發展,八十年代躋身名揚世界的四小龍。但傲慢的大陸文化人一度認為,香港缺乏深厚的中華文化底蘊,是「文化沙漠」,香港人是不問政治只知揾錢的「經濟動物」。

  然而,八九年天安門事件爆發時,香港人展示了他們的不同凡響,百萬人上街聲援,市民們踴躍捐款支持北京學生。「六四」大屠殺發生後,每年的紀念日,香港成千上萬人手擎蠟燭追悼,整整二十五年,香港的「六四」燭光照亮了灰暗的中國人心,是中國民運不熄的火炬,引燃著中國爭取民主的希望。

  香港九七大限來臨時,基於對中共本性的了解,我擔心中共會耍盡手段讓「一國兩制」變質,憂慮弱小的香港不能抵禦中共的侵襲。雖然不出所料,香港的自由被不斷蠶食,一年不如一年,但香港人從沒停止抗爭。二○○三年七月一日,五十萬港人上街反對制定《香港基本法》二十三條;二○一二年七月二十九日,近十萬港人示威反對中小學設立愛國主義教育課程,迫使當局擱置上述議案。

  今次為爭取真普選,不僅「佔中三人」為首的香港市民站出來,更多香港大中學生湧上街頭,成為公民抗命的主力,向中共和世人宣示爭取民主的決心。

  香港挺住!這是一場退無可退的決戰。

  如果說深圳河是一道天然的中國柏林牆,河邊嚴防大陸人偷渡的圍網就是中國這座大監獄的籬笆。六十多年來,無數大陸人為投奔自由,像我鄰人那樣冒著生命危險渡河破籬!香港一旦失守,這道籬笆就會拆除,深圳河就成為大陸的內河,香港將難逃被圈進中國柏林牆的命運!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後退的中國柏林牆!

——《争鸣》杂志2014年11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