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20日星期四

王丹:北京上演的还是宫廷旧戏

网络图片:新皇帝习近平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自从鸦片战争以来,据说,中国就打开了国门,开始了现代化的进程。到了1978年中国开始改革开放以后,现代化已经成了无可争议的评价中国社会发展的指标,似乎中国这真的已经全面的走上了建设现代化民族国家的道路,似乎中国已经完全消除了几千年封建社会的传统和特点。这是对中国现状的误解。

我认为,在中国社会发展的某些方面,尤其是政治方面,其封建性的特色仍然十分鲜明;换句话说,中国封建皇权制度下的政治运作模式,在今天的中国,依旧在发挥作用,习近平上台以后,尤其如此。为甚么这么说呢?

我们都知道,古代的皇权,并不是官僚阶级的利益代表,各级官僚只不过是依附在皇权下牟取私利的利益集团;同时,皇权本身,也更不可能是民众利益的代表,民众只不过是皇室的奴隶,而官僚阶级对于皇权的作用,就是代表皇权去管理民众。那么,皇权代表的,究竟是哪个集团的利益呢?就是皇族,或者说世袭的贵族集团的利益。

因此,在封建时代的中国,政治发展基本上是三个集团的博弈:皇权集团,官僚集团,民众。当官僚集团横征暴敛,贪腐横行的时候,民众就会反抗, 这就是历朝历代的农民起义;这样的动荡当然不是皇族乐见的;另一方面,官僚集团与皇族之间,也会有利益的冲突和争夺。因此,皇权与官僚集团之间,也存在矛盾。

在农民起义后形成的新的王朝中,就会出现所谓的新的贵族集团,他们的代表,就是新的皇帝;这样的新的贵族集团,至少在名义上也要表示自己代表上天照顾民众的利益,所以,他们往往会以打击贪腐的官僚集团的名义造反,夺取政权,从而得到民众的支持。其实,也是剥夺官僚集团的财产为自己所用的一次财富再分配过程。但是当他们的江山坐稳之后,毕竟还是需要官僚集团协助他们稳定政权,管理民众,于是皇权与官僚就会重修旧好,共同压制民众,一直到有一天再次激起民变,再次改朝换代。一部中国封建王朝更替发展的历史,大抵就是如此。

今天的中国政局,也大抵如此:习近平作为红二代,行使的就是共产党统治的皇权,他和太子党们就是所谓的世袭贵族利益集团;而各级地方官员,就是典型的官僚集团,维系他们对于皇权的忠诚度的,当然不可能是是对真命天子的心悦诚服,而是皇权庇护下他们可以获取财富的特权地位,也就是腐败。问题是,与封建王朝一样,官僚集团的腐败过于严重,就会激起民变,而民变,直接威胁到的,不仅是官僚集团的生命安全,也是皇权的统治基础。因此,新一代的皇权代表,也就是习近平,自然要对官僚集团开刀以安抚民众,如上所述,这样的对官僚集团的打击,既可以得到民心,又可以剥夺官僚集团的利益归为己有,可谓一举两得。这与其说是廉政反贪,不如说是新的权利和财富的再分配。

问题在于,如果这样的统治手段真的有效,中国历史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政权更替了;这样的三方博弈一再发生,说明这样的机制本身一定存在问题,是不可能持久的。例如,皇权与官僚集团之间的矛盾,早晚就会爆发出来,从而给民众制造反抗的机会。这样的事情,在中国的封建时代一再重演,今后也不会例外。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