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17日星期一

吴闻:從模仿秀到砸鍋論——习近平的二婚与发昏

图:习远平、张澜澜夫妇与母亲齐心(中)



习近平在政治上刻意模仿毛泽东,充分表现出对枪杆子、笔杆子的痴迷,在半个月内连着召开了两次树立个人专制权威的大会(即新文艺座谈会和新古田会议),内中透出的"画虎不成反类犬"式的浅薄无知与弄巧成拙……
   
二婚成为习家的传统

十月十五日,正值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诞辰一〇一周年之际,虽是在野之身却能屡屡享受在中共各家党报上发表文章的习近平之弟习远平,又一次在《深圳特区报》撰述回忆其父的文章《梢林美丽》。文章一出来,不少人就看出这篇文章的弦外之音了,原来这位"皇弟"在文章中话题一转,特别用了一千五百多字叙述了自己与二婚妻子张澜澜的爱情故事。纪念老父是假,洗白娇妻是真。

出生于一九八〇年、小习远平二十四岁的张澜澜原名张晓雪,是大陆军方著名女歌手、演员、主持人,有"军中第一美女"、大陆的"玛丽莲-梦露"之称。奇怪的是,正当张澜澜事业如日中天、声名鹊起之际,却于六年前突然人间神隐不知去向了。到了今年六月底,北京当局通告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被开除党籍后,坊间开始流传"军中第一美女"张澜澜被徐才厚父子包养,后又被周永康看上的一连串绯闻。而这篇名为怀念其父却是为其妻洗白的文章一经发表,大陆不少网友不禁感慨:中南海真是你死我活,你查了徐才厚,我就说你弟媳妇是被徐父子包养。习大大虽说权势炙手可热,却连弟妹的名誉都没保护好啊。更有网友慨叹,这哥俩不但长得像,品味也一样,二婚娶得都是歌星,如西谚所讲"顶尖的美女和骏马都是属于皇家的啊!"

不过,由此可以证明,习家父子三人均是二婚已成事实。据知情人讲,一九四四年,三十一岁的习仲勋与十八岁的齐心结婚,女方面貌只是中人,后来习到延安开会,一看美女多多,曾一度悔婚,但被齐心拒绝,加上习仲勋人又老实,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换上别人,恐怕就是三婚了。八十年代初,习近平的前妻曾提出与丈夫一同出国留学的要求,也是被齐心严厉拒绝的,认为儿子的远大前程应该是在国内。也许正是因为有了这个女人的两次拒绝,才成就了中共第六代领导人习近平的今天事业。

其实,人的一生无论几次婚姻,都是个人私德,不应成为政治问题,中共第一代人物毛泽东、刘少奇都是四婚、六婚的,照样被奉为伟大领袖。上月,中共隆重发行习近平的论著,内中有一篇面对中共高官私生活糜烂的讲话,说以后部级以上官员的婚姻变故,是要上报中央的。只是不知道,这习家昆仲的二婚,又向谁报告过?如果不是这皇弟的洗白文章,至今这张大美女还犹如人间蒸发一样,不知所踪呢!十月三十日,《福建日报》又发表长篇马屁文章,说当年习近平与彭丽媛结婚时,心系人民,一切从简,公正廉洁,从自身做起,只办了一桌酒席。看到这里,不少知情人又禁不住莞尔,一九八五年,习近平因在河北发展无望,被其老父的挚友、福建省委书记第一书记项南调去当厦门市副市长。不久, "晋江假药案"事发,项南因承受不住巨大压力,从省委第一书记位置上下台。因为习近平是项南调去的人,于是被福建政坛和地方势力视为是同一山头而被冷落的人,当年是"鬼都不上门的人"。所以,习、彭结婚之际,又有哪个敢来贺喜?这与第五代领导人胡锦涛在人生低微之时到江苏泰州为其父办事,好心请了一桌酒席却无一人赴宴的情形是一样的。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中共政坛尤甚,这与以身作则、廉洁奉公是套不上一点关系的。中共媒体不顾历史真相的阿谀逢迎、惺惺作态,真是令人作呕。

                两次会议透出的"模仿秀"

习家父子个个二婚,虽一脉相承,并无可厚非。但习近平在政治上刻意模仿毛泽东,充分表现出对"二杆子(枪杆子、笔杆子)"的痴迷,在半个月内连着召开了两次树立个人专制权威的大会(即新文艺座谈会和新古田会议),内中透出的"画虎不成反类犬"式的浅薄无知与弄巧成拙,就难免教人大跌眼镜了!

十月十五日,中共召开了如中国作协女主席铁凝所奉承的"想起了七十二年前的延安座谈会",据说,连七十二个参会人员的数字,也是为了迎合七十二年前的延安座谈会而定的,还有一说,是因为习近平尊孔、而孔子的弟子也是七十二人。习家智囊人物的低俗无聊,可见一斑。会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学养、连法学博士的头衔都遭人质疑的习近平却在那里故作高深,随意挥洒,结果引来大陆网友的一片奚落与嘲笑!一个原来籍籍无名,从河北到福建浙江上海都无一政绩,现在突然成了无所不通、无所不能的伟大人物。如习近平自称在知青年代要跑三十里路去借《浮士德》来读,有网友说,当年《浮士德》属于封资修读物,按现在"正能量"说法,属于当时的"负能量",读《浮士德》属于与当局对着干,这个故事是叫我们如何理解? 还有人讽刺说,受过如此名著熏陶的人,怎么会看上一个不入流的网络写手周小平的文章?并要树为青年人榜样,太让人难以置信了!还有人针对中共控制舆论的网络防火墙,幽默地回应说,当年知青想读《浮士德》,需跑三十里路,而今天想读外国的东西,却要翻墙跑到外国去。

无可讳言,中共的宣传机器虽然耗资无数、貌似强大,无孔不入,但由于充满谎言,自欺欺人,早已临近穷途末路,难以服人。如果说第一代领导人还有陈伯达、胡乔木、张春桥、姚文元这些文化人为其摇旗呐喊的话,到了今天,只剩下如习近平所赞许的末流写手周小平为其站台。尽管七十二年过去了,但中共要严控知识分子的手法一点没变。所以,习近平钦点周小平,民间知识界舆论为之大哗,就连中间偏左的方舟子,也因为揭了周小平的老底,被官方封掉了微博与博客。中共第六代整治知识分子的气度偏狭与出手毒辣,赫然可见。

至于十月三十一日的"新古田会议",更显得不伦不类,完全是一个军方重新洗牌、集体效忠、突出个人威权的政治化会议,与八十五年前毛泽东召开的古田会议,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码事,只不过被习近平借来显示自己的红色基因、掌控军方的一个政治把戏而已。看到荧屏上习近平身著军装、议论横生、一副"小毛泽东"的形象,颇有些沐猴而冠、强不能以为能的味道。当年毛邓掌控军队,完全是凭恃自己的实力与资历;江泽民之所以能后来居上,是借着抗洪救灾的东风、自诩"比淮海战役指挥的部队还多"。习近平虽也懂得"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道理,但历史还没有给他一个机会,于是便突发奇想、迫不及待地玩起了对军方"又打又拉"的手段,而徐才厚这个死老虎也顺理成章成为他强化个人专权的政治牺牲品。
                   
                      头脑发昏的"砸锅论"

金秋十月,成为习近平头脑发胀、屡屡发昏的日子,最强硬的"昏话",莫过于他的"砸锅论"。据京城消息称,十月初,习近平在对关于大陆意识形态工作的一个批示中称,对于内地网络上那些反对共产党的声音,要采取断然措施,"绝不允许这类人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此后,新华网刊发谴责香港网评时称:"杜汶泽们,休想吃我们的饭,还砸我们的锅。"吃饭砸锅,一时间成为大陆指人忘恩负义的新名词,之后,连中共官方都觉得此话粗俗不堪,从网络上撤了下来,成为无法搜索的一个名词。

共产党通过暴力革命,把中国置身于它的独裁专制之下,全国的财富由少数既得利益集团掌控挥霍。吃共产党的饭?共产党本身高高在上,骄奢淫逸,它的饭从何而来?还不是十三亿大陆老百姓民脂民膏。这"砸锅论"的荒谬不堪,还在于发明人忘记了自己的老祖宗都是吃谁家的饭就砸谁家锅的逆臣孽子。孙中山身为医师,日子过得十分安逸,就不甘现状,一生都在筹谋去砸大清国的锅;而李大钊、毛泽东等中共第一代人物,有不少还是拿着国家俸禄的,到后来却纷纷起而去砸国民政府的锅。到了今天,一些有识之士对中共体制下的贪污腐败和贫富悬殊提出批评,却被视为犯上作乱的"砸锅"。习近平的这等昏话,完全是一副奴隶主对奴隶、皇帝对臣民、老子对待儿子的蛮横口吻,依旧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封建专制思维那一套!

就连刚刚结束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也是如此,号称要"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实质上是党主立法,一党独大,如有人偏偏在习近平论著上所发现的一段话那样,"要善于通过法定程序使党的主张成为国家意志、形成法律,通过法律保障党的政策有效实施,确保党发挥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党的政策成为国家法律后,实施法律就是贯彻党的意志,依法办事就是执行党的政策。"也就是说,党的意志就是法律,党的政策天下第一。说白了,还是党天下的专制独裁那一套,距离真正的依法治国依旧遥遥无期。

对说惯昏话的习近平来说,两年来任意胡来、说了不算的昏话还少了吗?刚一上台,信誓旦旦,几项规定,绝不扰民。等屁股坐稳后,不仅恢复了为国宾开道的摩托车队,还让久已废止的毛时代的小学生欢迎队伍重新回到天安门广场。以眼下的北京来说吧,如今到了APEC会议期间,只见车辆禁行,物流禁止,暖气禁开,连老百姓平常日子喝的牛奶,都被严令停送了。偌大的首都,风声鹤唳,一片肃杀,成了一个百万军警严密戒备的死城。无怪乎京城老百姓有言道:在学问能力上,真是一蟹不如一蟹;而对付老百姓,却是一代狠过一代!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