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4日星期二

白非:「黨的領導」與「朕即國家」


在過去的10月份,從15日的新版文藝座談會,到30日的新版古田會議,加上中間20日到23日的十八屆四中全會……「黨的領導」這一詞彙一次次被提及。之所以說是「新版」,是因為當年毛澤東曾召開過古田會議和延安文藝座談會。習近平選擇這種「新版」模式,並且在古田還特意向毛澤東塑像敬獻花籃,無疑是在宣示自身的紅色基因和歷史傳承。
85年前的古田會議,核心內容就是確立了黨指揮槍原則,強調黨對軍隊實行絕對領導。習近平親自提議在古田召開全軍政治工作會議,將中央軍委班子及全軍各大單位將領匯集一堂,是用實際行動來重申這種絕對領導。習近平還首次明確就徐才厚案表態,指出要「深刻反思教訓,徹底肅清影響」。在當前改革、反腐局面異常嚴峻複雜的情況下,加強對軍隊的掌控,具有重大現實意義。
另外,召開文藝工作座談會、全軍政治工作會議、首次專題研究依法治國的中央全會等等,都是前任領導人所沒有做過的。十八大之後成立的中央深改小組、中央國安委、中央網安小組等黨中央機構,更是習近平的首創。
習近平的首創還不止於此。今年6月,他一改前任領導人的低調沉默,首度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身份亮相,改變了外界有關總理主持財經小組的誤解,凸顯黨對經濟工作的領導。此次十八屆四中全會公報創紀錄地13處提及「黨的領導」,把「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列為依法治國首要原則、最根本的保證、最本質的特徵。
總而言之,黨管改革、黨管軍隊、黨管法治、黨管文藝、黨管安全、黨管經濟、黨管網絡、黨管外事,黨管一切。人民日報3日發表了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的文章,內裏就明確提出:「在我們國家,東西南北中,工農商學兵政黨,黨是領導一切的。」這是複制了毛澤東當年所說的:「工農兵學商,黨是領導一切的。」而將「黨的領導」發揮到極致的無疑就是毛澤東。
但全國上下,部委廳局辦、省市區縣鄉,主要幹部幾乎清一色是中共黨員。為什麼還要處處強調黨管一切呢?
玄機就在於黨組織規模雖大,總要有個代表。八千多萬黨員中也不乏草芥百姓、升斗小民,他們是沒有任何領導資格的。毛澤東所言:「政治局是管全部的,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作為黨中央最高機構的政治局來管,才算是黨的領導。而政治局是一個集體,同樣還需要一個代表,那就是作為領導核心的總書記,才能真正代表黨,成為黨的化身。其他的人大、政府、政協雖然也都是黨的人,但並不能代表黨。黨管一切,就是黨的總書記管一切。
這樣來看,在大小會議上不厭其煩地強調「黨的領導」就順理成章了。這樣來看,一人身兼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國安委主席、深改小組組長、財經小組組長、網安小組組長、對台小組組長、外事小組組長、網安小組組長、軍改小組組長,親自擔任三中、四中全會文件起草組組長,也就很好理解了。
人民日報4日又發表了中央軍委副主席許其亮的文章,文中指出:「軍委主席負責制,是憲法明確規定的我國軍事制度的重要內容,是黨對軍隊絕對領導根本制度的最高實現形式。要圍繞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確保全軍一切行動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指揮。」這就更直截了當地點明了:黨管軍隊,就是黨的最高領導人管軍隊;軍委指揮,就是軍委主席指揮。
昔日法王路易十四親政後不設首相,集中王權,事事親為,並且也曾大刀闊斧地進行了多項改革。他聞名於世的名言就是「朕即國家」。這與「黨的領導」實在有異曲同工之妙。這種機制可能會極大提高政治運行效率,但令人擔憂的就在於缺乏有效的糾錯機制,其效率有無、正義是否,都取決於領導人的自律。套用投資術語,高收益也就意味著高風險。譬如,雖然強調黨要依法執政、依憲執政,但是如果違法、違憲,又有誰能、又有誰敢去指正呢?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